<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96章 买凶杀人
    “艾莉莉?”赵玉冲小张问道,“多大年纪,哪儿的人?”

    “啊?”小张一愣,一面示意同事将相关资料递给赵玉,一面说道,“赵警官,不用这么惊讶吧?现在案情其实已经很明朗了,如果陈炳光和他的两个女儿都死了,那么最大的受益人就是这个艾莉莉了!那可是十几亿的遗产啊,肯定是她买凶杀人嘛!”

    “艾莉莉?”赵玉没有理会小张,而是把资料拿在手里仔细查看。但见资料上写得非常清楚,艾莉莉今年27岁,也是秦山人。虽然家庭住址距离冯阔家稍远,但是在她的履历表上却明确地写着,她毕业于秦山水利专科学院。

    水利专科学院简称水专,这座学校几乎和冯阔家的别墅就是一墙之隔。

    既然名字、年龄和位置都很相似,难道……这个艾莉莉就是当年和冯阔打过友谊炮的那个邻家女孩?

    这……

    赵玉不住挠头,感觉有点儿绕。真是想不到,两件案子居然有了交叉,也不知道,是纯粹的巧合,还是系统故意安排?

    不管怎么说,既然得到了这个信息,赵玉自然不能放过,所以他赶紧把电话打给李贝妮,让李贝妮好好查查这个艾莉莉的老底,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跟冯阔有关的那名女子?

    “张队,”这时,一名探员从门外进入,对小张汇报道,“那个牙科医生醒了,他已经证实自己是被靳超用针剂迷晕的,以后的事情他就全都不记得了!我们查了一下的他的预约记录,陈思慧当天有预约,要做牙齿矫正,她妹妹陈思琪可能是陪着她去的!”

    原来,以前的小张,现在已经变成了张队。

    “那……监控视频呢?”张队一面接过报告,一面问道。

    “找到了,已经在推导之中,”探员回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天台上没有监控,但事实已经很明显了,就是靳超迷晕牙医,假扮医生,然后又迷晕了陈家姐妹,再将其拖上天台,将其坠楼致死的!”

    啧啧……

    听到这位探员的汇报,赵玉忍不住把念头从冯阔案上收了回来,用心倾听他们的汇报。

    “队长,验尸报告出来了一半,”另一名探员放下电话后对小张说道,“死者体内含有钠利多卡因成分,法医确认死者生前是中了药物麻醉剂的!这种麻醉药剂不是牙科常见药剂,应该是凶手提前准备好的!”

    “队长,队长!”这边话音刚落,从门口又跑进来一个异常兴奋的探员,他高举着手臂喊道,“查到了,查到了!靳超妻子的账户上在近期多了两笔汇款,总额为200万整!我们追查汇款信息,发现那200万乃是从一家叫做多利亚皮革的公司账户上划过来的!

    “你猜怎么着?那家公司,是百世利鞋业旗下的一家子公司,他们虽然使用了影子账号,但是怎么能挡得住咱们的技术?”探员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们已经查出来了,这家子公司全都在艾莉莉的名下,没有她的签字,钱不可能打出来的!”

    “哇……”

    此人话一说完,现场办公的探员们全都停住了手头工作。

    “好……好!”小张忙不迭地站起身来,抄过自己的外套对赵玉说道,“赵警官,你先在这里坐会儿,待会儿下来通知再走啊!我……我得干活儿去了!”

    说完之后,小张可能是怕礼数不周,忙伸手冲一位女警员比划道:“金妹,你照顾一下这位赵警官,我们抓人去了!”

    言罢,小张这才冲手下大手一挥,探员们便跟着他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眨眼之间,屋内便只剩下了赵玉和这位年轻的女警员。

    “警……警官……”女探员对赵玉的流氓警探身份略有耳闻,此刻显得异常紧张,“您……您需要点儿什么?要不,我给您冲杯咖啡?抽……抽烟吗?”

    然而,赵玉连眼皮都没抬,还在低头查看着小张带来的资料。

    原来,这个已经摔死的靳超,并不是什么职业杀手,而是一名云州警察。而且,记录上显示着,他以前获得过十多枚荣誉勋章,还是一名相当优秀的警察!

    但是,在四年前,因为他的一次失职,导致一名囚犯死亡,被停职查看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靳超又受到了革职处分,从此离开了警队。

    看来……

    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名叫金妹的女警员见赵玉没有理会自己,自讨无趣之后想要离开,然而,赵玉却忽然对她问道:“小师妹啊,你觉得,你们张队长抓对人了吗?”

    “啊?什么!?”女警员微微一愣,略显紧张地回过头来,问道,“您说什么?”

    “我是说,这个买凶杀人的人,真的是这个艾莉莉吗?”赵玉摇头说道,“要我看,这幕后的真凶,应该另有其人啊!”

    “啊?为……为什么?”金妹大为意外,忙说,“如果人都死了,艾莉莉就能得到鞋业大亨的遗产,不是她做的还能是谁?这个蛇蝎女人,心太狠了!”

    看到赵玉没有说话,金妹又嗫喏地咬着嘴唇说道:“我……从小道消息听说,陈炳光在没有生病之前,可是有过要改立医嘱的想法呢!我想,是不是艾莉莉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才下如此重手的呢?”

    “no,no,no……”赵玉摇头笑道,“档案上写着,艾莉莉家境一般,而且在中专毕业之后,在多个城市从事过多个行业,如果她混得很顺利,也就不会嫁给一个比自己26岁的老头子了!”

    “这……”金妹皱眉,“这根眼前的案子有关系吗?”

    “我了解那种为了力争上游,而不顾一切的女人,”赵玉叹道,“她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如果能从鞋业大亨那里分到十分之一的遗产,她便会很满足了!何况,不止十分之一呢?”

    “可是……”金妹皱眉。

    “可是……买凶杀人是死罪!”赵玉说道,“现实生活并不是电视剧,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冒这种风险吗?”

    “不……不会……”金妹肯定地说完,眉头皱得更紧了,“那……您认为,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