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90章 认识刘娇吗?
    “你个奶奶个熊……”赵玉冲着审讯椅上的冯阔虚空比划了一拳头,怒骂道,“我特么真是多余趟这趟浑水,你特么就是活该!”

    “警官,警官,对不起,对不起……”身穿囚服的冯阔忙不迭地道歉,但见他胡子拉渣,一脸颓废,早没了当年的帅哥风范。

    原来,赵玉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他刚刚问到冯阔那个神秘女人的事情。

    谁知,冯阔却瞪大眼睛来了这么一句:“警官,您说的是哪一个女人啊?”

    一句话,便已经暴露了冯阔本性。看来,当初在他和刘娇处对象的时候,这家伙没少沾腥。

    “那你有多少个,就说多少个吧!”赵玉干脆八卦一回,说道,“把你从秦山拍戏,一直到刘娇遇害期间的全都说出来!”

    “就……就两个!”冯阔挠头回忆道,“对,应该只有两个,嗯……上过床的就两个!”

    “我去,”赵玉汗颜,“这么说,还有不少亲过嘴的?你这还没成大明星呢!要真成了大明星,你这不成了种*马了吗?”

    “逢场作戏,逢场作戏,我那时候年轻,好奇心重……”冯阔辩解道,“警官,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我知道的,我一定都说!那时候,除了刘娇以外,我还跟剧组里面的一个女演员发生过一夜*情……”

    “不是剧组的,”赵玉说道,“说另外的……”

    “另一个……另一个是邻家女孩应该,还是……是个学生好像……”冯阔仔细回忆道,“她说她叫……叫……叫……”

    “喂,你别告诉我,你都跟她滚床单了,却连名字都不知道吧?”赵玉不免一阵唏嘘,这个冯阔的糜烂生活,怎么跟我穿越之前那么像呢?

    “姓艾……不是艾丽丽就是艾丽,嗯……要不就是艾美丽,不对,艾美丽是演电影的,那……就是艾丽!”冯阔说道,“那一天,我从片场回家,从家门口碰到了这个女孩儿,然后聊了几句挺合拍,然后……我家没人……”

    “我去,10年前就有这么开放的女孩了?”赵玉喟然长叹之后,又问,“那以后呢?”

    “以后,又玩儿过几回,她还偷偷地到片场看过我,”冯阔说道,“不过,那女的一看就是为了寻刺激来的,除了身体,我们之间基本没有什么交流!警官……”冯阔不确定地问道,“难道……这个女的跟刘娇遇害有关吗?”

    赵玉在本子上记下了有关艾丽的信息,并没有理会冯阔的疑惑,又问:“知道她家住在哪里吗?”

    “不知道!”冯阔回答,“当时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存在我当时的手机上了,不敢写真名,怕被刘娇看到,就写了……写了……反正写了个男人的名字!”

    “我去!”赵玉汗颜。

    “警官,不可能的!”冯阔摇头说道,“我没跟她说过任何刘娇的事情,她根本不认识刘娇的!当初,就是因为我觉得她不重要,所以也没有对警方说……”

    “你特么真是活该啊!”赵玉没好气地打断他道,“你哪是因为重不重要?你根本就是怕说出去自己丢人罢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要脸吗?我说,你要是还想让我救你,那就别再对我有任何隐瞒,有什么说什么,懂不?”

    “懂!懂,懂了!”冯阔忙不迭地点头。

    “关于那把凶器,在案发之前,你有印象没有?”赵玉又开始询问另一个问题,“你认为,上面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

    “没有啊!绝对没有,从来没见过!”冯阔肯定地说道,“我不会做饭,平时就爱刻个木雕之类的,那样的刀子,雕刻根本用不着的!”

    “哦……”赵玉认真地做着笔记,又问,“你学过木工,你觉得,那把凶器的刀柄,好拆换吗?”

    “啊?”冯阔大感意外,琢磨一下说道,“如果打了胶就不好换了!得给它加温融化才行,很费劲!难……难道……您认为,兰书平换过刀柄?这……也太绝了吧?”

    “怎么,你认为兰书平有能力换刀柄吗?在你身边,会不会有更顺手的人呢?”

    赵玉稍稍提示了一下,冯阔顿时惊诧地回了一句:

    “警……警官,你不会怀疑……是萧震做的吧?这……”冯阔干咽了口唾沫,惊疑地摇头说道,“不……不太可能吧?那家伙……为什么呢?”

    “你老实告诉我,你和你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到底关系怎么样?”赵玉催问。

    “我……我们……挺好的啊?”冯阔震颤着说道,“我那个弟弟,特别内向,脾气也挺好的!平时就对自己的作品感兴趣,对钱什么的也没什么概念,不可能是为了遗产什么的吧?我……我真的想不通……”

    “那……你认为,他对你有没有什么好感?”赵玉又问,“你妈说,萧震的性格像个女孩子,你觉得……”

    “不不不……”冯阔登时领悟了赵玉的意思,忙不迭地说道,“我弟弟的取向绝对正常,他绝对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的!

    “警官,虽然我没办法证明,但是你相信我,我对别人看我的目光特别敏感,如果我弟弟对我有意思,我不可能不知道的!那小子就是发闷而已,但是看见漂亮女孩儿,也是眼睛放光的!

    “哦……对了!我还从他房间发现过成人杂志呢!上面都是大美女!”

    “可是……据我所知……”赵玉边记录边说,“萧震可是到现在也没有结婚呢!而且,连个女朋友也没有!”

    “嗯……我弟弟今年不过29而已,眼光挑剔呗?”冯阔辩解道,“虽然我坐了牢,我妈生了病,但就我家的条件,也是可以挑挑拣拣的呢!有时候,我弟弟他太腼腆了些,不主动……”

    “哎!?”

    就在赵玉往笔记本上做记录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弟弟……

    弟弟……

    冯阔一直在说这两个字,赵玉也一直在写。

    可写着写着,赵玉却忽然意识到,弟弟的“弟”字,可也是两点水呢!!!

    刹那间,赵玉感觉后脊梁冷气直冒,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难……难道……刘娇临死之前写下的那两点水,根本不是指一个人的姓氏?不是兰,也不是关,更不是冯,而是……而是弟弟的“弟”!?

    弟!

    弟弟!

    也就是说,杀害了刘娇的真凶就是冯阔的弟弟萧震!?

    “你……”赵玉霍地站了起来,激动地问冯阔道,“快说!你弟弟……他认识刘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