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88章 又现合谋?
    赵玉打开了手机的放大镜功能,仔细观察那张照片上的凶器,越看就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没想到,在这场谋杀案的背后,果然存在着高技术含量的东西。虽然凶器只是一把小小的匕首,但是在这把匕首之上,有可能暗藏玄机。

    原来,赵玉在推测第三种可能的时候,又想起了凶器位置不合理的那件事来。

    之前,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带有冯阔指纹的凶器,会出现在冯阔的卧室,而不是案发现场或是附近的草丛和垃圾箱?

    现在看来,如果他的推测的第三种可能成立,那就可以解释这个原因了。

    这第三种可能就是:这把凶器,应该是被人更换过刀柄!!

    试想一下,当年的案情会不会是这样?

    为了杀人陷害冯阔,真凶提前准备了两把匕首,一把匕首放在冯阔常用的地方,使得上面留下了冯阔的指纹。

    而另一把则被他用来杀人。

    当天晚上,真凶了解到冯阔的行踪,便拿着第二把刀子将刘娇捅死,然后回到冯阔的房间,将两把刀子的刀柄更换。这样一来,就能使得凶器上既有死者的血液,又有冯阔的指纹了!

    完美!!

    当赵玉想到这里的时候,感觉浑身血液加速,异常兴奋,他觉得,这一次他才真正的想到了案子的关键点上!

    由于更换刀柄很费工夫,凶手没有办法从现场完成,所以才把它带回了冯阔的卧室,进行栽赃陷害。

    否则的话,把凶器直接丢在现场,会栽赃更加完美!

    嗯……

    赵玉赶紧上网查找刀柄资料,网上说,普通的刀具刀柄都是用目钉和强力胶双重固定的。而一旦胶水凝固,就算能够拆卸目钉,也不能轻易地取下刀柄了。

    此外,拆卸目钉也是需要技巧与专业工具的,没有经验的人很难做的来。

    既然这样……

    赵玉感觉心跳加速,兴奋异常。因为,如果这第三种推论成立的话,那么刘娇案的嫌疑人显然已经浮出了水面。

    利用更换刀柄而谋杀刘娇的嫌疑人,只有两个人可以做到萧国峰和萧震!

    没错!

    真凶,就在这对父子之中!

    试想一下,这俩人都是木工高手,家里又有的是工具,换个刀柄岂不是小菜一碟?想必,为了更好的更换刀柄,他们提前准备了两把没有打胶的匕首吧?

    而且,凶手又得熟悉冯阔的个人情况和家庭情况,这两个人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一次,赵玉没有陷入以前的思维掣肘,虽然萧国峰没有作案动机,但赵玉还是一上来就把他怀疑了进去。

    因为,案发之后,正是他的证词将萧震从警方的嫌疑目标上抹去的!

    萧国峰说,他们父子当天乃是去凌云送货了,11点多才回的家。可是,他们刚进门,就接到了警方的电话通知,然后便赶紧到警局去找冯阔了。

    所以说……就算凶手是萧震,那么这个萧国峰也必然知情!

    没想到,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居然又冒出一个同谋的组合来?

    啧啧……

    看着萧国峰和萧震的名字,赵玉只感觉天意弄人,自己风风火火地查了那么久,那么远,可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既然将目标重又转到了萧氏父子头上,赵玉便沿着这条思路推导了下去。

    可是,推导之下,一些不合常理的矛盾点又渐渐暴露了出来。

    首先来说,就是犯罪动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了刘娇,陷害冯阔?难道……是为了不想看到冯阔白白获得自己的家产吗?

    通过前面的调查,已经从多方面证实过,他们一家相处和睦,没有纠纷了。

    而且,冯琳当年嫁给萧国峰的时候,资产可比萧国峰大得多,当时萧国峰的木器厂还没有形成规模!

    婚后,冯琳也并没有息影,她的资产账户加起来,至少在500万以上,远超萧国峰。

    所以说,他们不太可能为财产而闹出什么矛盾。就算哥俩各分一半,也足够他们过上富人生活的了,何况哥俩都有自己的事业呢?

    此外,最让人无法理解的就是,如果这对父子真的想要陷害冯阔,那干嘛不直接针对冯阔?而偏要去找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来杀呢?

    而且,这毕竟是杀人的大事啊!哪怕搞个藏*毒之类的陷害,也比用人命来做赌注强吧?

    所以,动机不明,案情就仍然扑朔迷离。

    还有,在冯阔出事之后,萧国峰的反应,也完全与现在的猜测相悖。当初冯阔因为谋杀被捕,极有可能被判死刑!

    萧国峰为了救他一命,动用了无数关系,不惜卖掉了一部分工厂产权,还有两套房产,这才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改判缓期执行。

    后来,他更是投入了想象不到的巨资,又把冯阔办到了条件更好的省监狱,然后慢慢减刑到了19年。

    如果他想要陷害冯阔的话,那何必做这些事情呢?稍微使点儿伎俩,就能瞒过冯琳,置冯阔于死地的!

    而且,到了后期,冯琳因脑溢血住院,可萧国峰依然没有忘掉这个蹲监狱的儿子,还在不断地使用着各种办法帮他申请减刑。

    可以说,哪怕是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了!

    所以,从萧国峰的表现来看,他却又不太像是嫌疑人……

    难道……这一切,都是萧震所为?

    可是……证词方面又如何解决呢?萧震明明不在现场啊?

    另外,还有最后一点,不管是萧国峰还是萧震,“萧”子里面可是没有两点水的,笔迹专家们都已经证实了,刘娇留下的血迹,没有可能是草字头!

    这又怎么解释呢?

    滴滴……

    手机来了信息,赵玉还以为是苗英发来的,赶紧打开查看。结果,信息乃是梁欢发过来的。

    梁欢告诉赵玉,刘娇是云州人,而且是独生女,在她死后,她的父母因为触目伤情,已经离开了云州,到别的城市居住了,暂时没有联系上。

    呼……

    赵玉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在他看来,从刘娇的父母身上应该问不到什么更有价值的信息。但是本着不遗巨细的原则,还是要查的。

    因此,赵玉告诉梁欢,说这条线必须也得跟。如果人不好找,那就把张景峰喊来,让这个寻人专家来找。

    发完短信,赵玉又把思路转回到了眼前。

    现如今,虽然他又获得了非常重要的线索,但是要想把真相挖掘出来,显然还要费一番力气。

    好在冯阔已经被遣送回秦山了,或许,如果能跟这位当事人好好谈一谈的话,案情说不定就会变得明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