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86章 原地转圈
    赵玉没有猜错,兰书平果然在刘娇遇害之前到过她家。

    此刻,就在赵玉的车里,兰书平娓娓道出了当年的实情:

    “当天,剧组要临时加拍一场戏,”兰书平如是说,“本来按照剧本,那场戏里有我一个特别出彩的戏份。可是,剧组的男一号却生生把这段戏给挤掉了!男一号当时小有名气,后台又硬,导演也没有办法。所以,我连个面都没露便提前杀青了!

    “我的郁闷可想而知。所以,我就想找个地方喝点儿小酒!”兰书平点头说道,“我承认,我的确是故意去到那家小餐馆的,因为小餐馆离刘娇的公寓很近!

    “是,我的确还有些不死心,我深深地迷恋着刘娇,幻想着有一天她能回心转意!所以,喝到九点来钟,我就借着酒劲儿去找她了!”兰书平艰难地摇了摇头,仿佛要从自己的回忆之中找到一个,“我知道,那个时候,冯阔还在剧组,只有刘娇一个人在家,所以……我就去了!

    “其实……我之所以那么迫切地去找刘娇,除了酒借怂人胆跟她表白之外,我还想告诉她一件事情!希望能通过这件事情,让她离开冯阔,回心转意,我……真是个十足的傻瓜!”

    “什么事情?”赵玉问了一句。

    “冯阔……冯阔这小子不老实……”兰书平咬着嘴唇说道,“他一面跟刘娇搞着对象,私底下却还跟别的女人厮混乱来!”

    “哦?别的女人?谁?”赵玉大为好奇。

    “不认识,不是剧组的,也不是我们同学,看上去也比我们要小很多,没准儿还是高中生呢!但是长得挺漂亮的!”兰书平说道,“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的,冯阔骑电动车带着那个女孩子,很亲昵的样子。我还问过冯阔,但他却死活不承认!这小子!”

    说到这里,兰书平愤恨地攥了攥拳头:“他花心归花心,但是,欺骗刘娇,我……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所以,那天晚上,我去找刘娇,就是想要告诉她这件事情的!

    “可是……我没想到,当我敲开了刘娇宿舍的大门之后,还没来得及跟她说话,她却十分紧张地压低声音跟我说了一句,她说,冯阔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这句话,任何狠话都毒,它深深刺伤了我!”兰书平捂着胸口说道,“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终于意识到,无论我说什么,刘娇都是不可能喜欢我的!所以,我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了!

    “真的!警官!”兰书平如释重负般地说道,“我真的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下楼之后,我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所以就又回到了那家小酒馆,继续喝闷酒!

    “这个时候,我同学关军也在片场收了工回家,他暂住在我家的,因为没有钥匙开门所以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干脆把他也喊过来一起喝酒了!我们喝啊喝的,却根本不知道,就在我们喝酒的时候,刘娇她……”

    兰书平感慨唏嘘地摇了摇头,叹道:“有时候,我也挺后悔的,如果那一天,我能在刘娇那里多待些时候,是不是,她就不会出事了呢?”

    哦……赵玉认真地琢磨着兰书平的话,真想不到,在刘娇遇害的背后,还有这样的事情。

    其实,虽然兰书平曾经到过现场,嫌疑很大,但赵玉却并不认为他是凶手。否则的话,他今天也不会这么贸然来找兰书平直接切入主题。

    因为,通过案发现场显示,凶手杀害刘娇非但早有预谋,而且下手又快有狠。可是,兰书平对刘娇有着那么深刻的感情羁绊,如果换他下手的话,绝对不可能做得如此凶狠利落。

    “赵警官!”兰书平说道,“我当时只有21岁,我看到冯阔被逮起来了,我……我不敢说啊!我害怕,我一说出来,警察就会把我当成凶手啊!”

    “哦……”赵玉琢磨着问道,“那……如果凶手不是你,你认为会是谁呢?”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兰书平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就一直以为是冯阔干的了!我怀疑,是不是冯阔偷腥的事情让刘娇知道了,然后他们产生了矛盾,所以冯阔失手杀死了她!?

    “可是……现在看来,却是不像了!为了洗清嫌疑,冯阔都越狱了,还绑架我家妞妞,如果他真是凶手,不至于这么疯狂!所以,我的想法……已经动摇了!”

    “那……你认为,关军有嫌疑吗?”赵玉忽然问了一句。

    “关军?”兰书平一愣,忙说,“不可能!没有理由啊!我和关军的关系特别好,他跟刘娇虽然也是同学,但好像八竿子也打不着吧?再说,刘娇遇害的时候,关军跟我喝酒呢!之前,他是从片场赶过来的,片场的人都能证明的!”

    对!

    赵玉默默点头,虽然还没有见过这个关军,但是因为没有利害关系,除了两点水以外,关军的嫌疑并不大。

    这下可是有意思了……一瞬间,赵玉就感觉自己好像在不停转圈一般,查完了这个查那个的,可总是查不到关键点上!

    不过,就算赵玉已经有些晕头转向了,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那……冯阔那个姘*头……嗯……那个相好的女人呢?”

    “这……我真的不知道,我跟冯阔是打小一块长起来的,基本他认识的人,我全都认识,可就是没见过那个女的!”兰书平说道。

    “那……你帮我问问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说不定也有嫌疑呢!”赵玉皱眉吩咐了一句。

    “嗯……”兰书平怯怯地说,“赵警官啊,我……我想说个事!”

    “什么事?”

    “那个……冯阔不是没死吗?”兰书平说得小心翼翼,“那……你干嘛不亲自问问冯阔呢?”

    “嗯……这个……”刹那间,赵玉又听到了乌鸦的嘎嘎声。是啊!冯阔又没死,那个和他相好的女人是谁,问他自己不就成了?

    “好!我去问冯阔吧!”赵玉摇头说道,“老兰啊,你的事,我暂时可以帮你保守秘密!但是,有件事,我还想跟你谈一谈……”

    “我知道,我知道!”兰书平连忙点头说道,“赵警官,我已经知道冯阿姨得了癌症的事情了,我正在给我爱人做思想工作呢!我想,只要您能查明真相,证明冯阔是无辜的,而且还我一个清白,我们就会撤销对冯阿姨绑架妞妞的控诉。在法律界,我有不少朋友,我相信,只要我们撤销控诉,再找他们帮帮忙,冯阿姨和那个保姆的罪名一定会被从轻处理的!”

    “嗯……”其实,赵玉本来的意思,是想要问问兰书平妻子的情况,可没想到,兰书平居然说出这么一大堆话来,实在有些意外。

    不过,这番话倒是充满了人情味,如果真能撤销控诉,还能帮冯阔沉冤昭雪的话,那这个结局自然是人们都想看到的了。

    可是,这里面却是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得把刘娇案侦破才行?

    那么……这个杀人真凶,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