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85章 我承认
    “你说你……”老板小丁冲他媳妇吼道,“你知道我爸记性不好,你怎么不提醒一下呢?杀……杀人啊那可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能怨我吗?”老板娘也急了,“就你爸那倔脾气,我敢说吗我?再者说,你跟你老爸闹别扭离家出走,把我一个人扔在饭店算什么啊?我那儿还一肚子气呢!”

    “那……那你悄悄地跟警察说也行啊?”老板更加急眼,“这倒好,看见了吗?警察都找上门来了!”

    “我……我敢说吗我?”老板娘气鼓鼓地辩解道,“你不知道,我哥以前蹲过大牢吗?我晕警察的!”

    晕警察?

    赵玉汗颜,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词。而且,这老板娘说的话貌似好没逻辑。

    “蹬鼻子上脸了还?反了天了了你?”老板小丁挽袖子就要跟老板娘撕扯。

    “行了,行了!”赵玉赶紧将二人拉开,然后指着手机上的兰书平照片问那老板娘,“我问你,那个人中途离开了多长时间?”

    “顶多六七分钟的样子,绝对超不过十分钟,特别快就回来了!”老板娘清晰地回答道。

    “那……”赵玉又打开关军的照片问道,“另一个过来喝酒的是不是这个人?”

    “没错!别看过了10年,我一眼就能认出来!”老板娘点头。

    “我靠,你刚才还说你一肚子气呢!”老板横了一句,“你这个败家娘们,记男人倒是记得挺清楚的!”

    “喂,你特么的给老子闭嘴!”赵玉一声怒吼,吓得小丁直缩脖子,赶紧闭上了嘴。

    “我问你”赵玉又冲老板娘问道,“当这个男的来了之后,你能确定他俩中途没有再离开过吗?”

    “对!”老板娘也是被赵玉的暴怒吓坏了,赶紧嗫喏着回答,“那时候,厕所就是一个砖垒的小棚子,就在视线之内,虽然他们上过厕所,但是很快就回来了!”

    “我靠!疯了,疯了!”谁知,小丁又忍不住插了一句,“你居然连人家上厕所都盯着……啊……”

    赵玉一脚踢出,小丁已然倒飞了出去,咚地撞在了门板上。

    啊!?

    看着小丁痛苦地捂着肚子卷缩下去,别说老板娘,连赵子岳也是吓得不轻。

    “奶奶个熊!你丫闭个嘴就那么难吗?”说着,赵玉再度举起手机,冲着老板娘问,“你能确定,他们两个是真在喝酒吗?真的喝醉了?”

    “绝……绝对喝醉了!”老板娘又道,“喝了那么多酒呢!我好歹也干餐馆这么多年,谁是真喝醉了假喝醉了,我还是能看出来的!警官啊,我……我知道错了,你看……你们能不能宽大处理,别让我坐牢好不好……”

    哎呦我去!

    赵玉简直无语了,待认真琢磨一番之后,又问了她一个问题:

    “老板娘,案发的时候是在晚上9点半到10点之间,这里是二部家属院的大门口,”赵玉指着大门口问,“而那两个人一直喝到半夜12点,那么……当警车经过这里的时候,你留意到他们的反应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老板娘忙不迭地说道,“警车根本就没从这里经过,都是走的后门!而且,那天我们这边客人不多,又都是外边的,我们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是半夜收摊回家的时候听邻居说的呢!”

    “哦……”赵玉又不死心地问了最后一句,“那,你觉得……那俩人喝酒时的反应……正常吗?”

    “还……还算正常吧?”老板娘为难地回答,“我觉得,这俩人应该都是有文化的人,虽然喝多了,但说话客客气气的。也不骂街,也不撒泼之类,不像别的酒鬼那样没有素质!”

    哦……

    赵玉不由得认真思索起来,此时此刻,他的脑中充满矛盾。

    还是不对啊!

    虽然兰书平离开的那段时间,正好是刘娇遇害之时,可是……这还是不能解释,那把匕首是怎么回事?

    如果兰书平或关军真的杀了人,那么他们又如何把匕首放回冯阔家里的呢?而且,如果这俩人是合谋杀人的话,他们应该有更合理的选择,为什么偏要淡定地在这里喝酒喝到半夜呢?这一切,不但说不通,而且根本不符合一个杀人者的常理。

    想当年,他们不过都是20刚出头的小伙子,如果真的杀了人,恐怕早就慌了神,就算喝酒是为了掩人耳目,也必然会非常紧张!

    难道……

    刘娇的死,根本和兰书平和关军无关?自己的调查方向被冯琳误导了?

    可是,兰书平离开餐馆的那几分钟,又是为了什么呢?在那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到底做了什么?

    哎?

    等等……

    蓦然间,赵玉想起了一件事情。前几天,当兰书平被迫到警局自首的时候,他曾经说过那么一段话,说自己去找刘娇表白,却被刘娇奚落了一番,因为恼羞成怒才失手杀死的刘娇!

    啧啧……

    赵玉仔细的咂摸着其中的滋味,少顷,他眉头之间这才豁然开朗。

    哦……

    看来,兰书平的那句话,并不是胡编乱造的,这里面……还有隐情……

    ……

    十分钟后。

    赵玉把车子开到了秦山一品小区大门口外,然后便给兰书平打去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兰书平便快步从小区走出,来到了赵玉的车上。

    “赵警官……你找我?”兰书平看到赵玉深夜到访,感到非常奇怪,忙问,“您有什么事吗?要不……到我家楼上坐坐吧!我们一家,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您呢!嗯……”

    谁知,赵玉竟然半点儿没有理他,而是一直将视线对着窗外。

    “嗯……赵警官?您这是……”说话间,兰书平的底气又降低了几分。

    然而,赵玉还是没有理他。

    “嗯……”这一下,兰书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妙,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僵硬。

    其实,赵玉之所以不理他,乃是采用了一种攻心战术。他越是不说话,兰书平就越心虚。

    终于,在又沉默了十多秒之后,赵玉这才转过头,冷冰冰地说道:

    “兰老师!在刘娇遇害之前,你曾经到过她的家里!说吧,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什么……”闻听此言,兰书平吓得浑身一颤,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兰老师,你是聪明人,”赵玉古井不波地说道,“要是没有十足把握,我也没心思跟你开什么玩笑!我只想告诉你,跟我交代,要比去警局交代得好!”

    “这……”兰书平紧张地嘴角发颤,“赵警官,这是从何说起啊?”

    赵玉瞥了他一眼:“老兰,我今天已经仁至义尽了!棉岭案我都能破,难道……你还想抱有什么侥幸心理吗?”

    “……”兰书平眉头紧蹙,五官扭曲,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然而,赵玉显然不想再给他机会,直接越过兰书平推开车门,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想说就算了,下车吧!再见!”

    “别……别别别……好吧,好吧……”兰书平急促地呼吸着,干咽了好几口唾沫之后,这才一脸颓然地说道,“是,我承认,刘娇临死之前,我的确去找过她!可是……赵警官,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