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84章 有心事的老板娘
    晚上7点,天刚擦黑。

    石油二部正门外,豆豆餐馆。

    “我说大哥,你这摊儿还打算继续干下去吗?”逮蛐蛐的小伙子面对一个正在切肉的中年男子问道。

    逮蛐蛐的小伙子名叫赵子岳,今年只有19岁。而正在切肉的中年男子则是豆豆餐馆现在的老板小丁,老丁的儿子。

    赵玉则长身站在赵子岳的后面,认真观察着这里的情况。

    “当然啦!难道要饭去吗?得仗着小店糊口啊!”中年男子一脸憨厚地笑道,“放心,我好歹也在这摊上干了十多年了,已经把老爷子的真传学到手了!呵呵呵……”

    “嗯……这一位是警官先生,他有点事情要找你问一下!”说着,赵子岳指了指赵玉。

    赵玉立刻把警员证掏出来给他看,同时问道:“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关于10年前,在二部公寓里发生的那件谋杀案的事情!”

    吧嗒……

    谁知,赵玉刚刚说了这么一句,从豆豆餐馆的屋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意外的声动。

    赵玉斜眼看去,但见有个穿着围裙的中年妇女,竟然将一把刚刚串好的羊肉串掉在了地上!

    “啧啧……”老板小丁登时板起了脸,喝道,“这败家娘们,你就不能小心着点儿?毛毛躁躁的,不像话!还不快去水管子洗一洗……”

    “哦……哦……”那女人赶紧捡起肉串,跑到后面的水管冲洗去了。

    干了这么长时间的刑警,赵玉的观察能力自是不言而喻。他之前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女人,刚才她一直气定神闲的,一边串串儿还一边哼着小曲呢!

    可是当自己刚一提到公寓杀人案,她居然一下子变得神色慌张起来,连肉串都掉在了地上。

    哎?

    难道……这个女人……知道些什么不成?

    “警官,不好意思,我媳妇!”老板却大大咧咧地说道,“您刚才问什么来着?什么杀人案?哦……”他想了想,很快说道,“是不是死了个女的那件事?咳!别提了,当时害得我们家一个月没怎么开张,可把我爸急坏了!怎么了?”

    “我看过记录,记录上有你家老爷子的一段证词,说当时这个人……”说着,赵玉把兰书平的照片递给他看,“这个人是嫌疑人,你老爷子说,这个人从你家餐馆喝酒,一直从7点多喝到了12点多,我现在就想问一问,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老板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不瞒你说啊警官,出杀人案的那个时候,我跟老爷子闹了点儿别扭,没在饭店!你说的这事儿,还真没人跟我提起来过!不过……你等一下啊,我媳妇当时在呢!她在摊上的时间,比我都长……媳妇,媳妇啊……”

    说着,老板扭回头冲屋里喊道:“媳妇啊,过来,警察问你事儿呢!”

    “哦……”女人把洗干净的羊肉串放在冰柜上,双手从围裙上抹了抹,这才神色慌张地走了出来,她头都不敢抬地问道,“什么……什么事啊?”

    “靠,看你那个怂样儿,怎么还哆嗦起来了你?”老板也发现了媳妇的不对劲儿,忙说,“没事儿,警官问你点儿事而已!”

    赵玉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女人赶紧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我……我不记得了!”

    “我去!”这时候,别说赵玉,甚至连赵子岳都看出了问题,忙问,“大姐啊?那可是杀人案啊!连我这么大点儿的小孩都记得清清楚楚,嫌疑人又出现在你家饭店,你怎么会忘了呢?”

    “是啊,你丫紧张个毛线啊?”老板喝道,“又不是你杀的人!赶紧的,待会儿还得包饺子呢!”

    “我……我真的记不得了!”老板娘支支吾吾地说道,“那时候,都是老爷子在说话,我怎么记得?”

    赵玉一面盯着老板娘仔细观瞧,一面在心里琢磨,这女人明显心里有事,而且八成跟杀人案有关,难道说……刘娇的遇害,还能跟这家餐馆还有什么联系吗?

    “唉!”想到此,赵玉长叹一声,又使出了自己的拿手把戏,急忙端着手机对老板娘说道,“大姐,我不妨跟你们解释一下!当年的那件案子,又出现了新的情况,现在警方怀疑我手机上的这个人才是真凶!所以,你们家当初给出的口供非常非常重要,我必须要跟你确认好了才行!

    “我可告诉你,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要是你知情不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如果这个人就是真凶,那你们一家子就是做假口供,这可是要坐牢的!”

    “啊!?”那老板娘本就一副惶恐不安的,被赵玉这么一吓,登时蔫了,赶紧攥着拳头冲赵玉作揖道,“警官啊,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啊!都是……都是我公公……我们家老爷子……”

    “什么!?”听到老板娘的话,赵玉心里咯噔一颤。我勒了个奶奶熊,这怎么闹得?难道……这是破案了吗?

    “啊!?”老板小丁惊得张目结舌,当啷一声放下了菜刀,大声问道,“我爸他……怎么了?”

    “哎呀!”老板娘哭丧着脸说道,“你爸他健忘,你们不知道吗?虽然那是10年前,但那时候就已经有症状了!炒菜的时候,他经常忘了搁着搁那的,要不是我提醒他,咱家这招牌早砸了你知道吗?”

    “媳……媳妇……”这一顿话把老板给说愣了,忙摇晃着脑袋问道,“媳妇啊,这儿说的是杀人案呢,你提我爸健忘干嘛?”

    “哎呀!”老板娘跳着脚对赵玉说道,“警察同志,你手机上的这个人,当晚的确在我家这里喝酒呢!点了一个小凉菜,烤了10个羊肉串,却喝了差不多一箱酒!太能喝了!”

    “这……大姐啊,咱们能说重点吗?”赵玉也急了。

    “死了人之后的第三天,有警察来问过我们,”老板娘又道,“就是问你手机上的那个人在没在我们这里喝酒?结果,我公公却告诉人家,说这个人一直在我们家喝酒,从7点到12点那样的话!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的啊!”

    “哦?”赵玉顿时眼睛放光,忙问,“那是哪样?”

    “照片上的这个人,从7点半来的,就他一个人!”老板娘回忆道,“可是,当他吃到9点多钟的时候,曾经结账走人了!19块钱一共,钱是我收的!”

    “啊?”赵玉再度吃了一惊。

    “可是,没过多久,他不知又从哪儿冒出来了,又重新坐在原来的桌子上,重新点了菜点了酒!又过了一会儿,还来了另一个男的,他们俩一块儿喝,然后一直喝到了半夜12点才走!走的时候,那俩人全都是画着s离开的,我甚至还担心他们回不了家呢!”

    “哎呀,这……这也不能怪我老爸啊!”老板小丁不无释然地说道,“我爸记性本来不好,然后那个人走了又回来的,我爸可不就记不清楚了?”

    “喂,话不能这么说吧?”赵子岳摇头说道,“记不清就说记不清嘛!你这样说的话,岂不是把警方给误导了?要万一,那个人就是杀人凶手呢?”

    “啊?”两口子登时吓得脸色刷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