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83章 合作杀人?
    “对,玉哥,这是让笔记专家给做的!”鉴证科的胡彬在电话里对赵玉说道,“已经充分考虑到了死者之前的位置、高度与力度等等,他们已经百分百确认,死者留下的遗迹就是两点水,不是两竖,也不是点横之类。

    “其中,是两点水字头的概率占到85%,是两点水偏旁的概率仅有14%,剩下的百分之一才是其他情况!”

    “好的,知道了!胡彬,我只是简单查查而已,你可不要跟别人乱说,让那个什么专家也把嘴闭紧点儿!”赵玉嘱咐道。

    “放心吧玉哥,都是哥们儿兄弟,没问题的!”胡彬保证。

    赵玉又说了几句客气话,这才挂掉了电话。

    此时此刻,天已经黑了下来,赵玉坐在路虎车里,把车灯打开,又在笔记本上做好了记录。

    这一次,真是越来越耐人寻味了。

    没想到,兰书平的这个同学居然姓关?而“关”字和“兰”字一样,全都有着两点水的字头,如此一来,不得不让赵玉把目光又转到了这位同学身上。

    既然“关”字头上也有两点水,那么……这会是一种巧合吗?会不会,这个关军才是那个一直躲在幕后的真凶呢?

    资料上显示着,这个关军和冯阔、兰书平、刘娇三人也是同班同学,虽然不在他们的组合之中,但是平日里的来往亦是不少。

    更重要的是,关军当初也参加了在秦山拍摄影片的摄制组,在组里担任剧务一职,偶尔还会客串一些小龙套。

    此外,关军也是秦山人,家住凤岭县。由于和兰书平私交甚好,当初在拍摄剧组的时候,关军就住在兰书平的家里,并没有住进公寓。

    虽然,赵玉现在还不了解这个人的具体情况,但是单从两点水的角度上来讲,此人便有很大嫌疑。

    唉!

    洪局长啊洪局长,赵玉在心里念叨道,也不知道,这位大局长当初是怎么断的案子?明摆着还有这么多线索可查,光是名字带两点水的人就有一大堆,可他却早早的结了案,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一开始,由于萧震的缘故,赵玉怀疑那两点水会不会代表着草字头的两竖?现在看来,是没有可能了!

    而且,从胡彬所说的情况来看,这两点水血迹,多半是代表着字头,而并非偏旁。也就是说,该血迹指向冯阔的嫌疑已经变得很小了!

    相反,“兰”字和“关”字的嫌疑却是越来越大。只是不知道,这两点水指的是兰书平,还是关军,亦或者,还有他人?

    嗯……

    赵玉又查看了一下当年兰书平的口供,口供上声称,他当天从7点多钟便开始从豆豆餐馆喝酒,喝到9点半左右的时候,关军来了,二人接着又喝到了12点才走。

    据说,走的时候,兰书平喝得太多了,几乎是关军把他扛回去的。

    在此之前,警方也问过兰书平理由,他为什么偏要跑到那家餐馆去喝酒?他自己的家,离那里相去甚远。而且,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喝酒?

    兰书平是这样回答的,他说那天自己情绪不好,一来是因为刘娇与冯阔的事情;二来则是在拍戏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不快,受到了其他演员的排挤。

    而他之所以选择那家小餐馆,完全是因为餐馆距离片场很近的缘故。而且,他当时囊中羞涩,也只能来这种廉价的小餐馆借酒浇愁。

    啧啧……

    赵玉看着笔记本上记下的资料,脑中开始琢磨着其中的某些可能。由于关军的出现,他首先想到,这个关军会不会是杀害了刘娇的真凶?

    是不是,他因为跟刘娇或是冯阔有什么仇恨,所以才动手杀人?

    回想一下,关军是9点半左右来到餐馆的,那时候,正好是刘娇遇害的时间。会不会是他杀完了人去找兰书平喝酒,以此来证明自己不在谋杀现场呢?

    可是……

    和兰书平一样,关军杀人还有可能,可是那把出现在冯阔卧室的凶器又怎么解释呢?

    那么短的时间内,他不可能赶到冯阔的家里,把匕首放好再回来。难道……他喝酒的时候,匕首就在自己的身上?

    等到半夜把喝醉的兰书平送回家之后,这才重新回到冯阔家里,栽赃陷害?

    可是……那个时候,萧国峰和萧震已经回家了,难道……他敢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哎?

    这时,赵玉脑中又闪过一股灵光。

    他在琢磨,这个兰书平和关军,会不会是合作杀人呢?

    就像冯琳寻找了梅芳夫妻作为帮手似的,兰书平会不会把关军拉下了水?亦或者,主谋就是关军?再或者,是二人合谋杀害了刘娇?

    试想一下,兰书平根本就没有喝醉,二人喝完酒也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冯阔家栽赃嫁祸了?

    啧啧……

    还是不对!

    赵玉摇头,因为,餐馆老板的口供上写着,兰书平和关军是喝到12点多才离开的,而那个时候,萧氏父子已经送完货回家了!要想偷偷溜进冯阔家,并且栽赃凶器,实在有些危险。

    而且,这种栽赃感觉特别别扭,既然刀子上有冯阔的指纹,那何不干脆把刀子丢在现场呢?哪怕是扔进草丛也行啊?那样被警方捡到的话,冯阔的嫌疑无疑会更大!栽赃效果会更好!

    啧啧……

    真是奇了怪了?

    这个凶器,到底是怎么跑到冯阔卧室去的?难道……冯阔有人格分裂?刚刚杀完了人,放完刀子,然后就忘了?

    兰书平和关军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单纯是因为嫉妒冯阔长得帅,就要杀人吗?

    不行!

    赵玉拍着笔记本琢磨道,现在看来,还是得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调查才行。所以,应该先从这个关军开始查起,哪怕他不是凶手,也说不定能从他那里打听到什么内情。

    不过……不巧的是,如今的关军已经是助理导演了,现在正在南方某影视城拍戏,并不在秦山。

    要不行……赵玉转而又想去找兰书平,先跟他扫听一下关军的情况再说。

    谁知,他刚刚准备发动车子,电话又响了。竟然又是那位逮蛐蛐的小伙子打过来的。

    “喂?警官大哥,”这一次,小伙子显得特别兴奋,“豆豆餐馆开门了!我这边刚刚看到的!你过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