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82章 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下午4点,容阳分局看守所内。

    因为疾病缠身,冯琳显得越发清瘦,精神萎靡。但是,当她看到眼前之人乃是赵玉之后,竟然激动地从轮椅上跑下来,然后拉拽着赵玉的胳膊说道:

    “警官,你就是那个神探赵玉吗?我求求你,求求你……我家阔儿是无辜的,他已经坐了10年冤狱了,不能再让他做一辈子啊!警官,你帮我……帮帮我……”

    两名狱警立即上前,将冯琳拉拽到了审讯椅上。

    “冯老师,你先别太激动……”赵玉皱眉说道,“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的。但是,翻案的话……”

    因为有狱警在,后面的话,赵玉不知道该怎么说。

    “赵玉警官,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容阳分局的神探,你连棉岭案和剁手案都能破掉,那你办我儿子的案子,应该很容易的!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我……”说到痛处,冯琳的眼泪止不住地喷涌而出,“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害了阔儿,我错了……啊……”

    冯琳情绪激动,哭得凶猛,濒临失控。

    “冯老师,”赵玉为难的劝道,“我知道你的情况,但是,如果你还这样激动的话,那我想帮你也帮不上了!”

    “呜……呜……”听到赵玉的劝慰,冯琳这才降低了哭声,但还是啜泣不止。

    “我想问问,你为什么非要认定,兰书平一定就是真凶呢?”赵玉问道,“难道,只是因为他嫉妒冯阔,暗恋刘娇吗?难道……你不认为,如果情况属实的话,那兰书平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儿子,非要杀自己的心上人刘娇呢?”

    “凶……凶器!”冯琳说道,“因为关系好,兰书平以前经常上我家来玩儿,对于我家的情况非常熟悉。只有他,才有可能潜入我家,把匕首准确地放到阔儿的卧室!

    “还有,我后来看过警方的报告,刘娇死前,在地上画了两点水。警方以为她写的是‘冯’字,但是,‘冯’字的两点水,底下的是一提,而不是一点,有明显的分叉的。

    “所以,那两点水应该是某个字的字头而已,而兰书平呢?那不就是‘兰’字的开头吗?还有,我家阔儿在现场待了那么久,一直等到警车和救护车来,那时候,刘娇已经死了!如果他是凶手,他干嘛不把那两点水抹掉呢?”

    “嗯?那……你问过他吗?”赵玉问。

    “问过啊!唉!”冯琳叹道,“阔儿说,他当时都懵了,什么都没有注意,只以为刘娇还能救活呢,还在不停地跟她说话,呼唤着她……唉!这孩子特别老实的!”

    “那……”赵玉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本,问道,“你认识刘娇吗?冯阔和刘娇的关系,还有你们家和刘娇的关系又怎么样?”

    “我见过几次,基本都是在片场,”冯琳说道,“那个女孩儿笑起来很甜,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那孩子也挺有礼貌的,我给她指出了一些演技上的问题,她都虚心接受了,还不停的称谢。

    “我差不多能看出来,阔儿是跟她在拍拖的,但是不知为什么,阔儿始终没有跟我们说!可能是,怕我们反对吧?”冯琳回忆着说道,“要不然,我们家有那么大的房子,阔儿干嘛还让刘娇去住什么公寓呢?直接住我们家不就可以了?”

    “那……如果冯阔说明的话,你们会反对吗?”赵玉又问。

    “反不反对,我还真不好说,我的希望,是他们能更慎重一些才好!”冯琳说道,“做我们这行的,结婚太早会对将来的发展不利,尤其像阔儿那种需要靠脸蛋吃饭的!”

    “那……你丈夫呢?”

    “毕竟是继父,”冯琳说道,“老萧是个明白人,阔儿长这么大,老萧从来都是依着他的!我知道老萧在外面有很多女人,但是……”

    说到这里,冯琳没再说下去。

    赵玉知道,说下去的话也无非是些与案情无关的感情纠葛。

    “冯老师,”赵玉想了想,又问,“那……你怀疑过萧震吗?”

    “嗯?”冯琳一愣,说道,“萧震?为什么?不会的!”

    “凶器既然在冯阔的房里出现,”赵玉说道,“也说不定是你们家里人做的,萧震可是完全有条件的!”

    “警官,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冯琳瞪大眼睛说道,“萧震他……不会的!我们虽然是重组家庭,但我们关系都挺好的!萧震他……他根本不认识刘娇,没有动机啊?”

    “怎么会没有动机呢?”赵玉说道,“突然冒出一个不同父又异母的哥哥,还要分走将来属于自己的家产,这动机不够大吗?”

    “不……不……不会的!”冯琳摇头,“警官,我是看着萧震长大的,这孩子别看长得粗壮,但是内向文静,跟个女孩子似的,他和冯阔的关系一直处得很好。

    “有一次冯阔过生日,他甚至用自己做木雕攒下的钱,给冯阔买了个笔记本呢!这哥俩……感情挺好的啊?

    “再说……”冯琳皱眉说道,“就算萧震有心杀人,那杀刘娇干什么?干嘛不直接针对阔儿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警官,我看人很准的,绝对就是兰书平!这么多年来,我只是苦无证据而已,这个人做事特别谨慎,真凶肯定就是他!”

    “可是,他有不在场证明啊?”赵玉说道,“案发的时候,他正在餐馆喝酒呢!”

    “那个餐馆就在刘娇楼下,机会多得是啊!”冯琳说道。

    “那凶器呢?他在酒馆喝醉,是同学送他回的家,那怎么把凶器放到你们家去?”

    “所以说,这就是兰书平最厉害的地方!”冯琳说道,“他肯定是使用了什么办法,他肯定都提前设计好了,瞒过了警方,瞒过了所有人!

    “赵玉警官,我求求你,帮我把他的完美不在场证明,给破解了吧!还我儿子一个清白!”说着,冯琳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

    从看守所回到车上,赵玉一直在思考着冯琳的话。

    在他看来,冯琳对于兰书平的怀疑,似乎更多的是来自于一种执念。纵然兰书平有不在场证明,她也毫不动摇。

    啧啧……

    其实,对于这个兰书平,赵玉对他的怀疑也从来没有减弱过。因为,兰书平当天在豆豆餐馆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他早不喝酒晚不喝酒,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选择喝酒呢?

    这好像,有着故意设计的痕迹!

    难道,冯琳的怀疑,是真的?兰书平的不在场证明,都是他精心设计的?可是……怎样设计才能做呢?

    嗯……

    对了!

    赵玉忽然想到,虽然豆豆餐馆的证人已经去世了,但是那个送兰书平回家的同学,应该还在吧?不如找这个人去谈一谈。

    想到此,赵玉便给李贝妮打去了电话,要她把这位证人的详细资料调出来。

    不一会儿,该证人的资料就被发送到了赵玉的手机上。

    谁知,赵玉打开资料仅仅看了一眼,眼睛就亮了。

    刹那间,他甚至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的个奶奶熊!

    这件案子……怎么越来越有意思了?

    刘娇啊,刘娇,你这是在跟我们玩儿什么文字游戏吗?

    随着赵玉将手机屏幕托平,但见资料上清楚地写着,那位送兰书平回家的同学,名字叫做关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