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78章难度在哪里?
    “来,弟兄们啊,喝酒,喝酒……”就在李贝妮说话之后,毛伟忽然举起杯子,对众人说道,“这案子咱们破得这么漂亮,怎么也得干一杯嘛!这可是庆功宴啊!栾局会为咱们买单的!”

    “是啊,是啊……”在众探员的附和声中,大家这才举杯相庆。但是,由于人们心里还在想着冯琳与冯阔的事情,场面多少显得有些尴尬。

    “唉!”放下酒杯,毛伟这才语重心长地对李贝妮说道,“贝妮啊!你可知道,要想调查10年前的公寓杀人案,可是没有咱们想象得那么简单呢!

    “首先来说,案子的调查权归抹阳分局所有,咱们没有权限。

    “其次,不要忘了,这件案子已经定罪,可并不是一桩未结悬案!也没有什么10年期一说!”毛伟将啤酒倒满之后,说道,“所以,烙饼得翻个儿啊!你们想想吧,如果别的警局想要来咱们这里调查一桩已经结案定罪的案子,咱们会是什么反应?”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小白挑眉毛应了一句。

    “比这还厉害!”毛伟摇头说道,“会不会,感觉他们是在骑着咱们的脖子拉‘什’呢?”

    毛伟的话,话糙理不糙,一下子就说明了重点。

    “要是放在往常,咱们还能寻求正规渠道,让领导们去解决,去申请,因为毕竟牵扯到一场冤狱嘛!领导或许会批准,让抹阳分局重查此案的!”毛伟继续道,“但是,不要忘了,抹阳分局刚刚出了什么事?

    “傅剑星如果不死,依照那个人的性格,他或许还有可能会为冯阔翻案!

    “不过可惜的是,这位抹阳神探已经不在了!他们警局刚刚遭遇了一场浩劫,所以,在这个时候,领导们怎么可能批准申请呢?”

    “啧啧……”张景峰砸了咂嘴,说道,“老毛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如果咱们递交了申请,所有人都会认为咱们不但狂妄自大,而且落井下石,这是在寒碜他们抹阳分局呢!那……那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秦山警界啊!”

    “没错!”毛伟叹道,“咱们容阳分局刚刚破了绑架案,而且还给省队提供线索,抓获了越狱犯!现在风头正盛,别的警局都看着咱们眼红呢!

    “如果咱们真的递出了这么一个申请出去,那岂不等于自讨苦吃?得罪领导,得罪同事,所有人都会以为咱们居功自大,不可一世!那些眼红的人,指不定会怎么说呢!”

    “不对!”谁知,毛伟说完,李贝妮忽然说话了,“毛组长,老张,亏你们还是重案组的元老,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我们当刑警的,不就是为了查找真相吗?

    “你们忘了?如果冯阔真是冤枉的,他已经蹲了10年大牢了,”李贝妮激动地说道,“现在这么一闹,他一辈子将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我们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为什么不查?”

    “也许……冯阔并不是冤枉的呢?”张景峰回了一句。

    “冯老师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如果冯阔不是被冤枉的,那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呢?”张景峰说道,“冯琳虽然是冯阔的母亲,但是,她不可能百分百确定,冯阔就是无辜的啊?要万一冯阔欺骗了冯琳呢?实际上,真凶就是他自己?”

    “我看不像……”谁知,听到张景峰的说话之后,梁欢忽然提出了否定意见,“冯阔不是小孩儿!都要越狱了,他必然提前了解了冯琳的计划,知道她要用兰书平的女儿来逼迫兰书平!

    “如果他是真凶,他怎么也得跟冯琳老实交代了吧?别忘了,他还有9年就能出狱了,何必再那么折腾呢?

    “因此,冯阔之所以选择同意母亲的计划,说明他非但是被冤枉的,而且他也相信,兰书平才是真凶!”

    “老梁,但事实是,兰书平不是啊!?”张景峰跟梁欢怼上了。“要是的话,空恐怕早就认罪了!”

    “那会不会……”小白说道,“在这两人之外,还有第三名凶手?”

    “这种可能很小的!”刘学山说道,“杀人要讲究动机!现场的财物没有遭到洗劫,死者也没有被侵犯的痕迹,这就说明不是杀人抢劫,也不是强x杀人!那就只能说明是仇杀!”

    “的确是,”大飞分析道,“死者胸前连中数刀,说明凶手下手又快又狠,分明是带着情绪的!很可能跟死者有什么感情纠葛!从明面上看,似乎只有冯阔和兰书平最为可疑!”

    “真相在于挖掘!”梁欢说道,“也许,在案子的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内情!比如……死者还得罪过别的什么人?”

    “对啊!”小白说道,“没准儿还有别的嫌疑人呢!想一想,一个杀人犯一直逃脱了那么多年,就在幕后偷偷地看着,想想就可怕!”

    “还有,”李贝妮又道,“冯琳老师得了绝症,她之所以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能亲眼看到冯阔洗清冤屈!难道,我们身为刑警的,没有责任和义务帮助她吗?”

    “幼稚!”张景峰说道,“别忘了,冯琳用一个小女孩当做筹码,这种犯罪也是不可原谅的!”

    “不是的,审讯的时候,冯老师都说了!”李贝妮辩解,“她是绝对不会伤害妞妞的!”

    “那也不行啊!她说不伤害,就……”

    “喂,我说!大家能不能听我再说一句啊?”赫然间,毛伟忽然大声说道,“其实,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件事,你们还不知道呢!”

    听到毛伟如此说话,探员们这才止住争论,安静了下来。

    “其实,我不同意为冯阔翻案的理由,还有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毛伟沉声说道,“如果咱们重新彻查此案,就必然会得罪当年主抓这件案子的刑警同事!那你们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嗯……是谁?”众人疑惑。

    “呵呵……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不敢相信!”毛伟摇头说道,“当年负责冯阔案的抹阳分局刑警队长,正是今天咱们秦山警界的一把手洪建荣洪局长!”

    “哇!不会吧?”听到此话,众人除了惊讶以外,全都不自觉地干咽了口唾沫。

    “现在……你们知道我到底在担心什么了吧?”毛伟意味深长地看着大家说道,“人世间,总有那么几个人是咱们开罪不起的!

    “真的翻案,案子破了,就会证明大领导的失误,揭他的短,影响他的仕途前程!如果破不了,亦或者,真凶就是冯阔,那咱们就会成为秦山警界内,人神共愤的终极标靶!”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安静。

    然而,仅仅安静了几秒,赵玉却忽然从椅子上站起了身,转身就走。

    “哎?师兄……”李贝妮忙问,“你……干嘛去?”

    “哦,没什么,我去跟老洪谈谈去!”

    赵玉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然后便朝雅间门口而去。

    不过,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住脚转回了头,待看到众探员们全都信以为真的大眼瞪小眼之后,他这才哈哈大笑:

    “嚯哈哈……开玩笑呢!上个厕所都特么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