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76章 最后一个问题
    噗咚!

    当听到赵玉说到另有帮凶之后,保姆梅芳一个没有站稳,跪倒在了地上。

    不光冯琳大吃一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赵玉震撼住了,甚至连兰书平一家三口也都转回头来,大为好奇。

    “唉……”赵玉整了整自己额前的短发,叹一口气道,“大家不要这么意外,我会骄傲的!其实……我刚才不过是瞎说而已,藏匿人质的那间房子,房主的名字并不是梅芳,而是……嗯……”说着,赵玉低头看了看手机,这才念出了一个名字,“张海波!”

    张海波!?

    众人已经被赵玉搞得凌乱了,全然听不明白他在讲什么。

    容阳分局的探员们亦是面面相觑,感觉这个名字十分陌生。

    然而,在冯琳和梅芳听来,这个名字却明显使她俩蓦然惊诧,眼神中倏地没有了之前的希冀之光。

    “关于冯阔的越狱……”赵玉收起笑容,严肃的对冯琳说道,“你还是太低估我们做刑警的韧劲儿了!在调查这件案子之前,我们调取了冯阔的所有探监记录,并且详细调查了每一个人!

    “10年来,到监狱看望冯阔的人的确不少,我们的工作量可想而知,”赵玉摇头而道,“但是,为了查到真相,再大的工作量也难不住我们!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最终从众多的探监人员之中,找到了这个张海波!”

    “哦……”探员们不由听得入神,发出一声附和。

    “虽然,这个张海波只在探监记录上出现过两次,但是……”赵玉沉声说道,“这两次,却是在最近的两个月内出现的,尤其是最后一次,距离冯阔越狱的时间非常接近!

    “资料上显示,这个张海波是做家具批发的,从理论上来讲,冯阔在省监狱以木工见长,似乎和做家具批发的人能说得上话!

    “但是,如果深入研究一下的话,却会发现,这两个人在工作上根本毫无交叉可言!直到……我们查了一下张海波的户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还有个老婆叫做梅芳!”

    啊!?

    众人惊诧之中,全都瞅向了保姆。

    “冯老师,”赵玉摇头说道,“您的魅力真是不减当年,竟然一下找来一对夫妻为你帮忙!看来,为了冯阔,你也是拼了!”

    “你……你……”冯琳激动得浑身乱颤,已然说不出话。

    赵玉却岿然说道:“我猜,所有的计划肯定是出自你的手上,梅芳和张海波不过是按照你的计划行事而已!

    “冯阔有过敏症,你就利用这一点让他过敏发作,然后被狱警送往医院!”赵玉继续说道,“而你已经算好了他将要入住的医院和科室,然后,你让张海波提前很多天去到医院,把病房的防盗窗提前做好了手脚。

    “而等到冯阔当晚住进医院的时候,又是张海波通过某种手段接触到了冯阔,把准备好的麻醉喷雾剂与手铐钥匙递到了他的手里,这才促使冯阔越狱成功!对不对?”

    “你……”冯琳的眼睛已经瞪出血丝。

    “然而,冯阔的越狱不过是个幌子!”赵玉又道,“你真正的目的,却是绑架兰书平的女儿,用来逼迫兰书平,让他承认他才是当年的杀人凶手!这样一来,只要兰书平认罪,你的计划就成功了,而冯阔就会无罪释放!

    “可是……就算你成功了,越狱的罪名可以洗脱,可是你的绑架又怎么办呢?”赵玉摇头叹道,“你为了儿子,不惜把自己送进监狱吗?”

    听到此话,冯琳默默地低下了头。

    “可……可是……”这时,毛伟忽然挠头问道,“小赵儿啊,故事的脉络已经清晰了,可是……我还是搞不懂,冯阔人呢?他到底……在哪儿啊?”

    “是啊?”探员们全都十分好奇。

    “呵呵……”赵玉微微一笑,说道,“在关押妞妞的房子之上,冯老师已经犯了一次错误,那么……在藏匿冯阔的问题上,会不会重蹈覆辙呢?”

    “嗯……你……你的意思……是……”毛伟还在挠头。

    “我已经让李贝妮仔细查了一下这两口子的财产状况,”赵玉郑重说道,“秦山这栋新房登记的是张海波的名字,梅芳是共有人。而在云州市,他们夫妻同样拥有一套房产,而且,这套房产还是年内刚刚购置的!位置嘛,我刚才已经给了省队的哥们儿了……”

    “哇!不会吧?”张耀辉等人全都张大嘴巴看着赵玉,赞道,“居然是这个样子!这似乎……有点儿过于简单了吧?可是……却又不好想到!”

    “是啊!”梁欢摆手说道,“咱们还都以为冯阔回到秦山了呢!哪成想,他居然一直呆在云州……啧啧……”

    “你……你……”此时此刻,冯琳的看向赵玉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她一脸惊诧地看着赵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冯老师啊,知道棉岭案不?”兰博显摆一般地指着赵玉介绍道,“我们容阳分局的一号神探赵玉赵组长这是!棉岭大案都能破掉,你这点儿雕虫小技,岂能逃过他的法眼啊?”

    “棉……棉岭案么?”冯琳的身体还在剧烈地颤抖着,但是眼睛已经黯淡了下去。

    “老天!原来……棉岭大案就是你破的啊?果……果然……名不虚传……”抹阳分局的探员,还有省队的刑警全都对赵玉刮目相看,大加赞赏。

    “过奖,过奖!”赵玉拱手抱拳,洋洋得意。

    “警官,”谁知,冯琳忽然抬起头来,对众人说道,“冯阔的越狱,还有绑架妞妞的事情,全都是我一人所为,跟梅芳和张海波没有任何关系!我认罪,但你们一定要放了他们!”

    “冯老师……”梅芳颤抖着跪在轮椅边,泪如泉涌。

    “冯老师啊,”毛伟为难地说道,“他们有没有罪,您说了不算,我们也是说了不算的!还是得让事实来说话啊……”

    言罢,毛伟再度冲张耀辉摆了摆手,张耀辉这才和兰博一起,把冯琳和梅芳全都押走了!

    “不!不!”冯琳激动地拍着轮椅扶手说道,“我家阔儿是无辜的!他是冤枉的,冤枉的……”

    萧震担心母亲的病情,赶紧跟着警车走了。

    由于兰书平一家三口还要到警局录口供,所以也跟着警方一起离开了别墅。

    “冯琳……唉!”这时候,萧国峰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一脸惆怅苦怨地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阔儿,你……唉……”

    萧国峰正自哀叹,梁欢却快步从楼上走来。

    “小赵儿,瞧!”但见梁欢手里拎着一条黄色的长丝巾,兴奋地说道,“向日葵丝巾,就在冯老师屋里放着呢!要不是这条丝巾,这件案子还真不好破呢!这可是重要证物啊!哎?怎么了,小赵儿?”

    原来,梁欢说得兴奋,却发现赵玉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似乎还在琢磨着什么事情。

    “老梁啊!”赵玉喘了一口粗气,说道,“案情的主线,我已经捋清了,可是……还有一件事情,我却想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