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72章 消失的越狱犯
    半个月前的一个清晨,朝阳艺术学校门前人影攒动,来往的都是前来学校上课的学生,以及送孩子的家长。

    一辆白色的尼桑轿车从路口驶来,缓缓停在了路边画着白线的停车位上。

    随着车门打开,从驾驶座上走下一个打扮时尚,身材窈窕的女人来。女人系着黄色丝巾,脸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墨镜,让人看不出她的容貌,也揣测不出她的年纪。

    下车之后,女人从后车座拿出一卷画纸,还有一盒彩笔,然后来到车前,将画纸铺开在前车盖上。

    画纸上画着一副未完工的彩笔画,女人拿着彩笔假装端详着,似乎想要将画作完成。

    这时,兰书平的女儿妞妞正背着画板从车前走过,那女人立即回头,求助般地对她说道:“小朋友,请问你是学美术的吗?你能不能帮我看一眼啊……”

    说着,女人用手指了指铺在车盖上的彩笔画。

    小女孩本来不想搭茬,但是看到那副彩笔画之后,还是萌生了好奇。

    “这幅画,我画了很久……”女人摇头说道,“但是关于最后这一部分,我不知道涂什么颜色才好!你能帮我看看吗?要是画不好,老师又要批评我了!”

    “哦?老师?”小女孩好奇地问道,“阿姨,您也是学生啊?”

    “是啊,”女人说道,“你不知道学校里有成人绘画班吗?这可是老师留给我的作业呢!我要是学好了,将来就能去学校教美术课了!”

    “哦……”妞妞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那幅画认真地说道,“阿姨,你剩下的这一部分,随便涂一些深颜色就好,这样就会更漂亮一些!不过……千万不要使用黑色和棕色,那样就不好看了,嗯……要是我画的话,我会使用紫色的!”

    “哦……真是……真是太谢谢你了!”女儿如释重负般地说道,“那你赶紧上学去吧,别迟到了!”

    “嗯,阿姨再见!”小女孩摆了摆手,却盯着女人的丝巾,情不自禁地说道,“阿姨,你这条围巾真漂亮!”

    “哦?”女人微微一愣,然后笑道,“谢谢,谢谢了!”

    “阿姨再见!”说完,小女孩转回头,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学校走去。

    两天之后的同一时间,戴着黄色丝巾的女人和她的白色轿车又出现在了那个位置,手里面则有着一副同样未完工的画作。

    这一次,当妞妞上学经过那里的时候,却是主动迎了上去,给女人的画作提出了指导。

    就这样,没过一个星期,二人便逐渐熟识起来。小女孩处世未深,渐渐对这个亲切和蔼的女人产生了好感,甚至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一个大朋友。

    除了指导绘画之外,二人还聊起了家常,有时候,女人还会带一些好吃且精美的小蛋糕给她。而且,女人还提醒妞妞,说关于她们两个人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否则的话,一旦被老师知道了,会影响她的成绩的。

    小女孩答应了女人,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画下了她的向日葵丝巾……

    ……

    时光转回眼前,在一间经过精心装修的儿童房里面,兰书平的女儿妞妞正在绘制着一副新的作品。在这幅新作品上,向日葵丝巾再次出现,可是在丝巾的旁边却画着小女孩的父母……

    妞妞一边画,一边掉眼泪,眼泪滴落在了画纸之上,将一小片颜色浸染。

    这时,随着门锁发出轻微声响,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但见提着一大兜零食的梅芳,从门口赫然出现。

    “妞妞啊!”梅芳和蔼地说道,“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全都是你最喜欢吃的东西!还有啊,我今天买了些鸡肉,待会儿给你做可乐鸡块好不好?”

    “呜呜……”小女孩放下彩笔,快速跑到梅芳的跟前,拉着她的衣服哭喊道,“阿姨,我要……我要回家,我想妈妈……呜呜……”

    “哎呀!妞妞啊,不是跟你说了吗?”梅芳劝道,“你爸妈有事,要出去几天,你听我的,再过两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我不听,我不听……你们都是骗人的!我要找我妈妈,呜呜……”说着,小女孩甩开梅芳,从门缝中挤了出去。

    “哎?”

    梅芳赶紧丢下塑料袋,转身去追,然而,等她刚一走出卧室,却蓦地看到了一个人高马大,满脸杀气的男人站在那里!

    而刚才跑出去的小女孩,却早已被这个男人抱在了怀中!

    “啊!?”

    梅芳吓了一跳,刚想大叫,那男子却轻轻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眼神邪异慑人。

    不知道是这个男人天生气势逼人,还梅芳被彻底吓懵了,她将后背顶到墙上,再也不敢做声,而兰书平的女儿妞妞亦是吓得止住了哭泣。

    这个杀气爆棚的男人正是赵玉!

    这时,随着房间客厅又闪过一个人影,三人同时扭头朝那边看去。但见梁欢拿着手枪,已经朝另外的两间卧室搜索过去。

    待看到梁欢的手枪之后,梅芳和妞妞更是吓得浑身战栗。

    “嘘……”赵玉又嘘了一声,而且还冲怀里的小女孩眨了眨眼。

    一分钟不到,梁欢便从另外两间卧室摸索了出来,口中念道:“我去,这边儿的卧室竟然都还没有装修呢!”

    “什么?”赵玉大为意外,立刻转回身冲梅芳吼道,“说!冯阔呢?”

    “啊?”梅芳吓得浑身哆嗦,面无血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是警察!”赵玉又吼了一句,“赶紧的,说话啊!冯阔到底藏哪儿了?”

    “呜呜呜……”

    谁知,赵玉这么一吼,小女孩竟然吓哭了。

    “喂,闺女,别别别……”赵玉登时着了慌,急忙降低声调说道,“叔叔是警察,我是来救你的,呵呵呵……”

    结果,看到赵玉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妞妞哭得更凶了。

    这时,梁欢待确定屋中确实没有他人之后,赶紧给梅芳戴上了手铐,同时喝道:“快说,冯阔人呢?”

    “我……我……”不知道是梅芳早有心理准备,还是已经冷静了下来,竟然支吾着说道,“我……我不明白……你们说什么……”

    “我去!还敢装傻充愣呢?”梁欢端着手枪喝道,“你们已经完了,看不出来吗?赶紧老实交代,或许还能从轻发落!要不然,你们罪过大了!”

    “我……我只是受人之托看孩子,别的……别的什么都不知道!”梅芳下定决心般地说道。

    “哎呦?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梁欢急了,刚想要发作,却被赵玉拦了下来。

    赵玉轻轻放下妞妞,然后认真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但见这里乃是位于17楼的一个把边的三室一厅,关押妞妞的那间房子位于客厅北侧,正好是个没有窗户的封闭房间。

    所以,就算妞妞从房间里哭闹,也不会被外面的人关注到。

    再看其他的房间,另外的两间卧室连同客厅都还没有经过装修,唯有厨房里面安装了炊具。看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了绑架兰书平的女儿而准备的。

    啧啧……

    不对劲儿啊?

    看着眼前的一切,赵玉越发觉得奇怪,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鞋帽以及别的东西,难道说,冯阔根本就不在这里?

    那这个越狱犯,到底跑哪儿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