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68章 真的是她吗?
    由于二人刚刚还在关注丝巾,所以在翻到这张照片之后,二人便全都不由自主地低呼了一声。

    但见照片上的冯琳,脖子上也系着一条长长的丝巾,虽然丝巾并不是什么向日葵,可是那丝巾的打结方法,却和视频中的女人如出一辙!

    刹那间,赵玉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老天!

    难道……视频中的那个女人……是……是冯琳!!?

    李贝妮看了看赵玉,急忙把照片放大,然后又打开原图比对。结果,当两张照片并排而列之后,赵玉和李贝妮禁不住大吃一惊!

    像!

    真是……太像了!

    那身材,那神韵,那动作,简直就是同一个人嘛!

    “可是……”赵玉皱紧眉头说道,“脑溢血啊可是?我亲眼看到了,冯琳生活都已经不能自理了!而且,这年纪,是不是也不符合啊?我看到的冯琳,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奶奶!”

    “等会儿啊师兄,让我捋一捋……”李贝妮晃动着双手说道,“如果……如果……冯琳还有个女儿呢?那可就是冯阔的亲妹妹或姐姐了,会不会是这么一个人?”

    “不会吧?冯琳要是有女儿,那能瞒得住吗?”赵玉一面摇头,一面冲前边喊了一嗓子,“喂,老张,张景峰,赶紧过来!”

    “嗯?什么?”张景峰睡得稀里糊涂的,忽然被赵玉叫醒,顿时有点找不着北,半天才摇晃着走了过来。

    结果,当他听明白了赵玉和李贝妮的推测之后,登时醒了盹,连忙拍着胸口说道:“好!好!这个我在行,交给我吧!我这就去查冯琳的诊断书和医疗记录,如果她要是装病,绝对逃不过我的法眼!”

    说完,张景峰便踉踉跄跄地跑回座位,开始调查去了。

    经过他这一阵折腾,别的探员也都醒了,待得知情况之后,同样是惊诧得不行,全都围了过来。

    “师兄啊!”李贝妮指着视频中的女人说道,“你真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冯琳做的吗?她是在装病?”

    “装不装病我不敢肯定,但是……”赵玉肯定地说道,“如果这世界上有一个人希望冯阔能够洗脱冤屈,那么这个人并不是冯阔自己!”

    “而是……冯琳!?”探员们全都瞪大了眼睛。

    “对!冯琳爱子心切,为了洗脱儿子的清白,所以才干下了这么一桩大事!”赵玉说道,“这一切,都是她精心策划的!”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李贝妮反驳道,“又越狱又绑架的,还需要买车,踩点,哄骗小女孩……我觉得,这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得来的!这里面,或许还有帮凶呢!”

    “是啊!”小白说道,“汽车上这个女人看上去如此年轻,而冯琳都已经快60岁了,可能吗?”

    “也……也没准儿啊!”这时,梁欢忽然说话了,“你们都是小孩子不知道,但我可是看过冯琳老师演戏的,她是电影学院的科班出身,那演技老厉害了!而且,当时媒体上还刊登过一片报道,说冯琳的智商很高,就像……好莱坞的那个什么私*通似的!”

    “什么私*通啊?”李贝妮撅嘴道,“莎朗斯通好不好?我知道,影史上智商最高的女演员,智商都赶上爱因斯坦了!”

    “对!就是这个斯通,”梁欢拍手说道,“冯琳老师有可能做得到的!她以前演过那么多电影,随便化个妆扮年轻,还不是小菜一碟?”

    听到梁欢的话,探员们忽然安静了下来,都在认真地考虑着这个匪夷所思的推测的可能性。

    “查到了!查到了!”安静中,张景峰的声音忽然响起,“确实是脑溢血!这是中心医院脑外科的诊断记录:冯琳主因脑溢血致全身瘫痪,语言功能障碍……这个是做不了假的!所以,视频中的女人,没可能是冯琳!”

    “也不见得!”梁欢琢磨道,“脑溢血并不是绝症,如果治疗得当,是有恢复的可能的!要是万一,她已经好了呢?这样一来,不就正好能创造完美的犯罪条件了吗?谁还会怀疑她?”

    “老梁,这个你和我都是说了不算的!”张景峰看看手表,说,“这样吧,天马上就亮了,待会儿我亲自去找冯琳的主治医生谈一谈,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了!我跟医疗机构打了那么多年交道,如果她真的好了,那肯定是瞒不住的!”

    “等等……”这时,李贝妮忽然咂嘴说道,“大家听我说一下啊!其实……如果咱们能站在一个病人的角度看问题的话,那是不是……就不会再怀疑冯琳了!”

    “为什么?”

    “喏,咱们打个比方啊!”李贝妮撅嘴说道,“你现在要假装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然后还要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逃到外面做这做那,还得伪装自己,你们好好想想……可能吗?

    “你都生活不能自理了,身边怎么离得了人?那还怎么偷着出去?你腿刚抬起来,岂不马上就被人发现了?”

    哦……

    李贝妮这么一说,众人终于有些想通,全都一副恍然大悟。

    赵玉亦是不得不深深地点了点头,别说,从李贝妮所说的这个角度来看问题,的确非常符合逻辑。所以……冯琳是绑架犯的嫌疑应该也被排除掉了吧?

    可是……

    赵玉紧皱眉头,苦苦思忖,可是……那丝巾又怎么解释呢?

    不知为什么,赵玉始终不愿放弃这条思路,总感觉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关键的线索没有想到。

    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真像李贝妮所说的那样,在冯琳和冯阔之间,还存在着另一个重要的人物?冯琳还有一个私生子?

    想到此,赵玉再一次来到白板面前仔细观察,脑中则在不断地过滤着那些线索和人物,试图从这些混乱不堪之中,找出一个方向。

    这时,探员们又围绕着冯琳的话题议论了一会儿,待到天亮之后,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张景峰则拿起自己的外套来到赵玉面前问道:“小赵儿,既然这样,医院我还去不去?”

    “去!”赵玉收回自己的思路,肯定地说道,“就算买个心安理得吧!哦对了……”赵玉又道,“你去之前受累再去趟失踪科,让专家们把视频中的嫌犯与冯琳做个比对吧!”

    “好,听你的!”说完,张景峰便使用手机拷贝了图片,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张景峰走后,刘学山等人陆续来到办公室交接班,探员们有的回家休息,有的洗把脸继续工作,还有的则去买早点了。

    赵玉看看表,差不多已经到了发生副本奇遇的时间。于是,他也洗了把脸,然后就到公共信息科门口等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