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65章 向日葵丝巾
    “什么!?”

    听到赵玉的说话之后,探员们全都大吃一惊,感觉特也得不可思议。

    “师兄,糊涂了都,你说的都是什么啊?”李贝妮问道,“丝巾跟人质,还有……兰书平的家……有关系吗?”

    “不是!”赵玉亦是感觉有些头脑混乱,他掐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我……我真的记得,我在兰书平的家里看到过这条丝巾!见了鬼了!我今天去的可是,怎么……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小赵,你不会是想说……”张景峰看着投影屏幕说道,“绑架了小女孩的人,就是兰书平的媳妇吧?这是他们一家子上演的真人秀?”

    张景峰的猜测,让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不是!”赵玉摇头说道,“都特么别说话了,让我想想……想想……”

    赵玉抱着自己的脑袋,苦苦回忆着。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他明明记得,就是从兰书平家里见过这条丝巾,可是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具体情况了呢?

    探员们虽然万般好奇,却是谁也不敢造次,就那样屏息静气地等待着赵玉的回忆。

    “哦……”

    终于,在经过了数分钟的苦苦思索之后,赵玉终于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对了!对了,对了!”赵玉攥着拳头,激动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在兰书平女儿的卧室里,对!这条丝巾也并不是真的丝巾,而是一副画儿!”

    什么!

    画!?

    探员们再度凌乱,想不通赵玉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错……错不了!”赵玉肯定地说道,“在……嗯……兰书平的女儿不是喜欢画画嘛!在她卧室的墙上画着很多画,那些画都是她亲手画的,我当时还夸赞她来着!然后……其中的一幅画上,好像就有这条向日葵丝巾!”

    说到这里之后,办公室内顿时一片安静。

    过了五秒,李贝妮率先问道:“师兄,你确定吗?不过……是一条丝巾?”

    “等等……”蓦然间,赵玉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东西,在自己的道具栏里,可是有着一个叫做记忆闪回器的道具。

    使用这种道具之后,可以找回过去的一段记忆,并且将此段记忆呈现出来。反正自己现在有5个之多,不如用一个试试效果。

    于是,赵玉立刻点击该道具,将其使用。和以前的记忆剪辑器一样,使用之后,他必须输入想要拾取记忆的准确时间才行,而且只能拾取10分钟的记忆。

    还好,赵玉清楚地记得到达兰书平家的时间,输入之后,脑中赫然出现一个显示屏幕,将赵玉带回到了今天早间的记忆之中。

    在显示屏幕上,赵玉很快看到了自己当时在兰书平女儿卧室里看到的画面,视角还是以他自己为主的,那些东西,都是他之前亲眼看到过的。

    随着镜头的推移,他终于看到了墙上的那些绘画,果然……就在众多的作品之中,赵玉一眼便瞅到了那副画有向日葵丝巾的图画。

    兰书平的女儿真的很有绘画天赋,虽然这幅图画充满了儿童的稚气,可是画面形象生动,惟妙惟肖,赵玉一看就可以看出,此画上的向日葵丝巾,和微信小视频上那个女人携带的围巾,就是同一条!

    也就是说……

    “师兄……师兄……你没事儿吧?”

    听到李贝妮担心的询问,赵玉这才从自己的回忆模式里跳将出来。等他抬眼再那么一看,但见自己竟然像练蛤蟆功似的趴在了地上,如果右腿再翘起一点儿来的话,简直就是活脱脱地恶狗撒*尿……

    我去!

    赵玉急忙从地上爬起,然后拍拍身上灰尘说道:“没事,没事,想案情呢这是!咳咳……”

    赵玉干咳了几声,急忙给张耀辉打去了电话。

    此刻,张耀辉还在兰书平的家里蹲点呢。根据赵玉的指示,他很快把那副画有向日葵丝巾的画拍照发送了过来。

    众人看到这幅画之后,这才终于相信了赵玉的话。

    “我的天,这也太神奇了!”李贝妮咋舌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岂不是说……”

    “对!”赵玉喝了一声,再度用手指指向了屏幕上那个不起眼的女人,“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绑匪!”

    “哇!”

    众人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免不了一片哗然。

    “咱们之前已经设想过,”赵玉快速地说道,“能从那样的环境下轻松拐走一个明绑匪提前做好了功课,他们必然提前跟小女孩有过接触!小女孩儿已经对他们失去了戒心!”

    说着,赵玉又一指手机上的图画:“小女孩儿都能把女人的围巾画到自己的画上,足以说明,她不但和绑匪接触过很长的时间,而且还成为了好朋友!所以,她才会画下这幅画,所以,绑匪的绑架才会那么成功!”

    “那……”梁欢摇头说道,“既然这样,得赶紧通知张耀辉,要他跟兰书平的妻子好好问问这幅画的来历,看看过什么没有?那可都是线索啊?”

    “嗯……”赵玉点头,梁欢立刻打电话去了。

    “可是……”张景峰皱眉说道,“我想不明白,绑匪不就是冯阔吗?可……为什么又变成了一个女人了呢?这女人……从哪儿来的?”

    “难道……女扮男装?”大飞猜道。

    “别逗了!”张景峰说,“明摆着这个女人已经接触过小女孩不短的时间了,冯阔刚刚越狱才,哪儿有这个工夫?”

    女扮男装?

    赵玉琢磨了一下,心里想到一个可能,难道……是萧震吗?为了接近小女孩,萧震女扮男装?

    可是……他又仔细看了一眼屏幕,画面上女人的身体却是那么纤细苗条,怎么可能是大老爷们儿改扮的呢?

    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带着向日葵丝巾的女人,又会是谁呢?

    女人的出现,一下子把赵玉之前的推想全都打乱了。可是,既然发现了这个难得的线索,那就必须得紧追下去。

    于是,赵玉立刻下令,要探员们重新调看其他视频,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来的?她的庐山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结果,赵玉刚刚吩咐完毕,李贝妮那里却很快有了发现。她把屏幕上的画面再次放大数倍之后,指着画面对众人说道:

    “你们看,这个女人右手的姿势,像在做什么?”李贝妮指示道,“还有,地面上有一块影子,你们看这影子像什么?”

    “车!”赵玉看得十分仔细,当场就给出了答案,“汽车!她的这个姿势……是正要关车门呢!哦……奶奶个熊!竟然是这样把人绑走的!我敢说,兰书平的女儿当时就在她的车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