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64章 就是东西!
    对于这个萧震,赵玉有着双重的怀疑,那就是:真凶or帮凶!?

    虽然今天在冯阔家调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这个萧震,但是赵玉却已经把目光转移到了这个人的身上来!

    萧震是冯阔同父异母的兄弟,比冯阔小两岁。

    冯阔不但人长得帅气,而且对于木雕还有着过人的天份,深得父亲的赏识。

    那么……对于这样一位大哥,萧震会不会因为嫉妒,而不惜以杀人的手段来陷害冯阔呢?

    试想一下,后妈是个漂亮的女演员,看到漂亮的后妈带着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大哥闯入自己的家,萧震能坦然接受吗?

    如果,他陷害冯阔成为杀人犯,那是不是就能保住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了呢?

    再仔细想一想,谁能把杀人的凶器轻松地放进冯阔的卧室?身为“一家人”的萧震是不是最能轻松搞定呢?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刘娇死前留下的两点水血字,会不会是想要写“萧”字呢?别忘了,萧字的草字头,也是需要先写两道竖的,如果稍稍写的草了一点,岂不就是两点水了?

    难道……

    杀害刘娇,嫁祸冯阔的真凶,真的是这个萧震!?

    赵玉盯着萧震的名字看了很久,开始苦苦思索这种推理的可能性。可是,结合着当年的卷宗资料,赵玉却很快把以上几点推测一一推翻了。

    首先来讲,根据萧国峰的供词所说,冯阔和萧震的关系其实一直都是不错的。当年重组家庭的时候,冯阔13,萧震11,两个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再加上年龄相仿,正好凑成了难得的玩伴,相处得非常融洽。

    据说,萧震自愿地把二楼的房间让给了冯阔,而冯阔也经常帮助萧震辅导功课。

    此外,二人在兴趣爱好上也非常一致,全都特别喜欢做木雕,一有空就去自家的木器厂做东西。

    虽然萧震的造诣比不上冯阔,却也是难得的好苗子。后来,萧震高中毕业之后,一直留在父亲的木器厂帮忙,现在已经是秦山木雕界相当有名的人物了!

    此外,萧震不但对冯阔关系融洽,跟继母冯琳亦是相处和睦,从来没有闹过什么矛盾。

    因此,如果从犯罪动机上来讲,萧震不太有杀害刘娇,嫁祸冯阔的可能。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萧震有着很清晰的不在场证明。就在刘娇遇害的当天,萧震与父亲萧国峰到凌云市送货去了,他们乃是半夜11点多的时候才回到的家。

    另外还有一点,根据卷宗上萧震的口供显示,萧震本人从来没有见过刘娇,他和刘娇根本就是不认识的。而刘娇的遇刺现场,却明显有熟人作案的痕迹!

    退一步讲,就算萧震真的和冯阔有矛盾,那么为什么不直接针对冯阔,却非要拐着弯儿地去杀死刘娇呢?

    所以,从以上几点来看,萧震是真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么……既然萧震不太可能是凶手,那他会不会是帮凶呢?

    想到此,赵玉忽然想起萧国峰说的那句话来,就算有人和冯阔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好到帮他越狱的地步吧?

    这句话的确提醒了赵玉!

    什么样的人,才会冒着坐牢的风险帮助冯阔越狱呢?

    根据赵玉自己的理解,能这样做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和自己有着生死交情的盟兄弟!另一种则是骨肉至亲!

    从冯阔的脾气秉性以及他所处的环境来看,他应该没有什么生死之交。所以,能帮助他越狱的那个人,只能是他的骨肉至亲!

    而再看萧震,虽然他和冯阔不是亲兄弟,但是二人一直以兄弟相称多年,早已交情匪浅。

    所以……冯阔的这个帮凶,会不会就是萧震呢?

    如果猜中的话,那岂不是说,萧震就是绑架了兰书平女儿的绑匪?而他也知道人质现在藏在哪里了?

    想到此,赵玉赶紧翻看了一下冯阔的探监名单,发现上面果然有不少萧震探监的记录。

    啧啧……

    看着名单,赵玉越发觉得,自己的推断有门儿,看来……接下来,自己必须好好关注一下这个萧震才好。

    谁知,就在赵玉刚刚想要让张景峰查一查萧震的时候,b组的小刘却忽然从门口走了进来。

    “赵组长,赵组长!”一进门,小刘便拿着一部手机朝赵玉走去,说道,“毛组长让我把这个东西给你看看!”

    “什么东西?”赵玉问了一句。

    “是这样的……我们已经把视频中,在艺术学校门口自拍的那位家长的手机照片获取到了!”小刘说道,“那位家长说,昨天她儿子第一天上艺术学校,所以她就在校门口自拍留念了,而且还照了小视频!不过……我们查看了半天,却并没有从上面发现兰书平的女儿!看来,时间还是不对,我们可能错过了!”

    “好!”赵玉把手机接过来,说道,“我们也一起看一下吧!手机先给我好了!”

    “好!”小刘把手机交给赵玉,转身走了。

    赵玉则回头把手机递给了李贝妮,让李贝妮将其与投影仪连接在一起,大家通过大屏幕一起来查看。

    果然如小刘说的那样,虽然那位家长的手机像素挺高,但无奈时机不对,照片上全都没有发现兰书平女儿的踪迹。

    根据兰书平所说,她女儿当天穿着一件白色上衣和小红裙,身后背着一块画板,可是,众人找遍了照片中的每一个地方,却始终没有找到符合特征的目标。

    当时,那位女家长为了发送朋友圈,还特意录制了一段小视频,小视频不但照到了学校门口,还将门口附近旋转着角度拍了一个遍。

    可是,在这段视频中却依然没有小女孩的踪影。

    由此看来,时间还真是不对!或许,女家长照相的时候,要么绑匪还未动手,要么已经绑票完毕了!

    “嗯,等一下啊……”李贝妮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飞快地敲击键盘。少顷,她抬起头对赵玉等人说道,“我对比了一下人质进入盲区的视频,如果按照人质步行的速度来计算的话……哎?没理由啊?”

    “怎么了?”赵玉忙问。

    “女人照相一共花去了3分钟,在她照相的第2分钟开始,人质便已经进入了盲区!”李贝妮表情凝重地说道,“也就是说,从时间上推测的话,人质不可能不出现在照片上的!可是,上面没有,那她……到底去哪儿了呢?”

    “是吗?”赵玉眉头一皱,再度按下了播放按钮,又开始继续播放照片。其他探员们也都瞪大了眼睛,仔细寻找!

    可是,又找了一圈下来,竟然还是一无所获。

    李贝妮用笔在纸上计算了一下,又对赵玉说道:“组长,我计算过了,如果按照正常速度推算,女孩出现在画面上的时候,正好是女家长录制小视频的时候!”

    “哦?”赵玉赶紧把小视频播放了出来,为了方便大家寻找,他把播放速度调到了最慢,几乎是一帧一帧地在放……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众人瞪大了眼睛观察着视频,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结果,就在小视频放到第15秒的时候,赵玉终于发现了什么,忙按下了停止键,将视频定格在了一个画面上!

    紧接着,他迈步来到投影屏幕跟前,指着右上角的一处画面说道:“这……这个东西……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众人听到之后,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朝赵玉所指的地方仔细看去。但见赵玉用手指着一个身材修长,而且正背对着镜头的女人!

    “师兄啊,那是个女人,你怎么还说是东西呢?”李贝妮不解地问了一句。

    “不是人!就是东西!”赵玉用手指点着屏幕说道,“你们看,这个女人戴着的丝巾,我……我敢确定,这条丝巾我是见过的!而且……而且就是最近几天才见到的……”

    “什么?丝巾?”

    众人再度看去,但见那个女人的脖子上的确戴着一条黄色的丝巾。

    “放大!放大一点儿!”李贝妮赶紧窜到近前,点击了放大按钮,并且将放大的目标调到了丝巾上!

    “这是什么?”张景峰距离屏幕较近,他率先看了出来,“那丝巾上画的,是向日葵吧?”

    “什么!?向日葵!?”赵玉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手指头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我从哪里见过了!”

    “从哪儿啊,师兄?”李贝妮急忙追问。

    “兰……兰书平的家里!”赵玉皱着眉头回忆道,“没错,就是他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