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62章 豆豆餐馆
    啊!!

    赵玉吓得腿肚子都转了筋,心里说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还冒出个鬼影来?怎么还飘飘悠悠的?不会是……真有鬼魂吧?

    刘娇啊!

    赵玉赶紧双手合十,口中念道,我可是来替你沉冤昭雪的,你可不能……不能……

    他刚念到这里,却猛然看到,楼下面的影子在飘飘悠悠地闪到墙角之后,竟然咕噜噜地矮了下去,等他定睛再看时,这才发现那影子根本就是一个大活人,这是那人脚底下拌蒜摔倒了!

    我去!

    吓我这一哆嗦!

    可是……

    赵玉心念电转,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老天!

    今天哥可是开出了“艮”卦的,难不成,底下这个人就是冯阔不成!?

    赵玉这么一想,顿觉大有可能!因为此处位置偏僻,轻易不会有人闯入,如果把兰书平的女儿藏在这里,自然是个极好的躲藏之地!而且,刘娇就是死在这里的,冯阔是不是有什么情结所致……

    此刻,那个绊倒的人已经从杂草丛中站起了身,想要逃窜而去。

    赵玉再不多想,立刻飞身跃起朝楼下跑去。

    赵玉所处这栋楼的楼梯口外,乃是通往外面的唯一路线,当赵玉飞身下楼的时候,底下的人刚好跑过该楼道口。

    赵玉岂能放过这个好机会,不等下到一楼,便直接从二楼跃过栏杆跳了下去,然后在空中将那人扑倒在地!

    “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却早已被赵玉死死压在了身下。

    “还跑!”赵玉立刻将其压住,然后翻起他的胳膊,给他戴上了手铐。

    “鬼啊!鬼啊!妈妈呀……妈妈呀……”脚底下的人一面用力挣扎,一面激动得大喊大叫。

    “别动!”赵玉用力一压,很快将其制住,再也动弹不得。

    不过,听到他的喊叫之后,赵玉却忽然犯起了嘀咕。

    哎?

    不大对劲儿吧?

    这家伙怎么跟见了鬼一样呢?还喊妈……

    想到此,赵玉这才把此人的脸翻过来,然后用手机照了一下。但见此人乃是一个不过20岁的小伙子,脸已经吓得面无血色了都!

    哎?

    终于,赵玉意识到哪里不对了,这个人……好像并不是……

    “啊!你……你你你……你不是鬼啊?”小伙子看到赵玉拿着手机之后,这才稍稍缓过神来,大声问道,“你……你是谁啊?干嘛的?”

    “警察!”赵玉拍了拍手铐,反问道,“你是干嘛的?”

    “警察!?”小伙子寻思了一下,这才如释重负地回答道,“警察啊原来,我……我是逮蛐蛐的,我……逮蛐蛐不犯法吧我?”

    “我靠!”

    赵玉把此人从地上拉拽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但见他手里的确提着一个逮蛐蛐的工具。

    啧啧……

    难道……抓错人了?

    “我问你,”赵玉急忙喝道,“你逮蛐蛐就逮蛐蛐,瞎跑什么?刚才怎么闹出那么大动静?”

    “蛐蛐罐啊,全都打碎了!哎呀妈呀,吓死我了!”小伙子喘着粗气说道,“我知道这楼上闹过鬼,哦不,死过人!但是,今天这个蛐蛐叫得特别亮,我就忍不住过来了!哪知道,我这儿正逮着蛐蛐呢!猛然一抬头,竟然看见死过人的那间屋子里亮起了灯,而且还晃着人影!我……我特么能不害怕吗?”

    说到这里,小伙子眼泪都出来了:“我一害怕,蛐蛐罐打碎了!我特么吓得连跑都不会了!原……原来……是个人啊!哎呦喂,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靠!

    赵玉忿忿地骂了一句,这才把此人的手铐打开,说道:“我是警察,查案子来了这是,哪儿来的鬼?你丫闲的蛋疼到这儿来逮蛐蛐,你还把我吓得够呛呢知道不?”

    “警……警察同志,我错了!我错了……”道,“你放心,下一次借我一百个胆儿,我也不敢来这儿了!我……哎?不对啊?”小伙子忽然想到什么,忙问,“警察先生,你……干嘛大晚上的来查案啊?出……出什么事了吗?”

    “唉!”赵玉又看了看四周,冲此人说道,“走吧,咱还是找个人多的地方说话去吧!还嫌这里阴气不够重吗?”

    ……

    五分钟后,赵玉带着这个小伙子来到家属院的大广场上,吃完晚饭的人们有在这里散步的,也有跳广场舞的。

    二人找了个清净的凉亭坐下,赵玉这才打开手机,把冯阔的照片递给小伙子看。

    “看,最近见过这个人没有?”

    小伙子瞅了半天,摇头说道:“没有,从没见过!哦……警官,原来你是来抓人的啊,怎么,你担心这个人藏在刚才那种地方吗?”

    “嗯……对!”赵玉见风使舵地点了点头。

    “应该没有!”道,“这几天大刘和三白他们全都到那里逮过蛐蛐,要是那里躲藏着什么人,我们应该早就知道了!”

    “哦!”赵玉点头,看来,冯阔应该没有藏在这里才对。

    “不过,你是不知道啊!”小伙子咽了口唾沫说,“你刚才进去的那间屋子,以前可是死过人的!哎呦……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你今年多大了?”赵玉忽然问了一句。

    “19,怎么了?”着话,竟然从后口袋掏出盒香烟来,眼瞅着就要点一根抽上。

    赵玉却一把将香烟捏在了手里,捏碎了都:“那你就跟我说一下,关于那件杀人案,你都知道些什么吧?”

    “烟……嗯……”小伙子不敢造次,急忙老实回答道,“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儿呢!我就记得,死了人以后,我们这家属院里的人全都吓坏了!这种小地方,还出了死人的大事,可不是吓得要死?害得我们这些小孩子一天到晚的被闷在家里,哪儿也不让去呢……

    “据说,死的好像是个外地人,还是个女的!三白,对了!三白当时还挤进去看见过尸体呢!后来吓得他连尿了一个多月的床……”

    再往下,小伙子又眉飞色舞地白话了许多事情,但基本跟案情本身无关。

    赵玉只好转换思路,问道:“那我来问你一下,二部附近是不是有很多小餐馆啊?你还记不记的,有一家叫做豆豆餐馆的?”

    这家所谓的豆豆餐馆,正是当初兰书平喝酒的那一家。兰书平在刘娇被刺杀的当晚,就在这家餐馆喝酒。

    赵玉想要测量一下距离,看看兰书平有无趁机作案的可能?

    “豆豆餐馆?”小伙子想了想,说,“有啊?就在二部大门外面呢,紧挨着十三中,餐馆不大,但是炒菜和串啤全都有的!”

    哇?

    够神奇的,赵玉没有想到,时隔十年,这家餐馆居然还在?

    “嗯……”小伙子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说道,“走吧,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儿,我带您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