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60章 内向的木雕大师
    “房子那么大,多留一间屋子也没什么的!”萧国峰带领着赵玉和两位抹阳探员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说道,“这一间就是阿阔的,自打他出了事之后,冯琳不舍得把屋子改掉,里面还都是10年前的老样子呢!保姆也只是一星期进来打扫一次而已!”

    说着话,萧国峰打开房门,带着赵玉等人进入了房间。

    进入之前,赵玉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间屋子乃是二楼阳面唯一的一间卧室,应该是整个二楼最好的位置。由此看来,当年冯阔在家里的待遇非同一般。

    进入房间之后,一股陈旧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抬眼看去,但见屋内的摆设的确都是很早以前的款式,老式的写字台显得古旧泛黄,一米八宽的床铺厚重结实,橱柜也是涂着透明漆的老式家具。

    “这些家具都是我们家自己打的!”萧国峰说道,“虽然用的不是好木头,但是再过100年也保证不会走样!”

    “哇!这么神奇?”旁边一位小探员开玩笑般地说道,“萧老板,那以后我们家搬新房子,找你做套家具好不好啊?”

    说完之后,小探员才意识到不合时宜,急忙闭上了嘴。

    赵玉留意到,在橱柜的隔断中摆放着很多木雕艺术品,有人物的,还有动物的,甚至还有一个哆啦a梦的木雕!

    赵玉好奇地把这个木雕拿在手中,那蓝色的机器猫刻画得栩栩如生,雕工精湛,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出是用木头制作出来的。

    “嗯……”萧国峰急忙介绍,“这些东西,全都是阿阔亲手做的!他是13岁的时候,来到我这里的!没多久,他就迷上了木雕。而且,这孩子真的是个好苗子,你看他这技术,当时还是小孩子,雕刻得比我厂子里的老工人都好!”

    “哦……”赵玉点头问道,“也正是因为他这把手艺,才有机会从秦山监狱调到云州去的吧?”

    “差不多,但是……”萧国峰做了个数钱的动作,无奈地说道,“但是,还是这个最重要!手艺再好,也不如钱……唉!”

    说着话,萧国峰把其中一件木雕作品拿到手里说道:“其实,别看阿阔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跟这孩子特别亲近!每当看到他认真雕刻时候的样子,我就喜欢得不得了!要是当初真的把他往这方面带一带的话,现在说不定都是全国有名的木雕大师了!

    “不过可惜,冯琳却嫌他当木匠有失身份,便努力将他往演艺道路上发展,还让他报考了电影表演学院。”萧国峰又叹一声,“唉!其实,阿阔虽然人长得帅气,可他那内向的性格,并不适合演戏的!

    “可是,孩子孝顺,不想辜负冯琳对他的希望。我这个当后爹的,也不能乱说什么,只能依着他们。可后来怎么样?要不是孩子有这木雕的一技之长,还不知在监狱里得受多少罪呢!唉……”

    “那么……冯阔知不知道他妈妈的事呢?”赵玉放下木雕,问了一句。

    “什么事?”萧国峰想了想,这才明白了赵玉的意思,忙说,“脑溢血吗?知道,知道!当初冯琳病情稳定之后,我去云州看望阿阔的时候已经告诉过他!孩子……当然很难过了……”

    “那你认为,”赵玉又问,“冯阔那么孝顺,他越狱之后,有可能来看他妈妈吗?”

    “这个……”萧国峰不知道怎么回答,支吾了半天才说,“这个哪有准儿啊?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那孩子为什么非要越狱?还有9年,再熬9年就出来了!到时候他不过才40岁而已,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可以过呢!可是……这一下……全都毁了……这孩子……”

    话说到这里,萧国峰的眼圈也是红红的,足可见他对冯阔也是有着一定的感情。

    接下来,赵玉又问了一下有关冯阔人际关系的问题,问他知不知道冯阔的帮凶有可能是谁?

    萧国峰想了半天也想不通,说冯阔人在监牢,就算有人跟他关系再好,也不至于傻到帮他越狱的地步吧?而且,他还表示,如果将来找到了冯阔的帮凶,一定得好好骂他一顿才好!他帮助冯阔越狱,其实并不是帮他,而是害他!

    随后,在萧国峰的帮助下,赵玉又找到了冯阔以前用过的一些物品。通过一番查找,赵玉终于从相册上找到了冯阔、刘娇与兰书平的合影。

    合影之中,大部分都是他们的演出照片,各种造型,各种服饰还有各种搞怪!虽然只是照片,但是透过照片上的某些细节,赵玉还是可以推敲出一些东西来的。

    照片中的刘娇一直是一种调皮少女的形象,不是给冯阔抻耳朵,就是给兰书平扯头发,由此可见,刘娇应该是那种古灵精怪,大大咧咧的小女生!

    兰书平也是一个比较外向的人,照片上的姿势永远是大开大合,张牙舞爪的,表情极为丰富。

    可是冯阔就不一样了,照片上很少看到他做出什么夸张表情,始终是一副沉着稳重且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过,这个冯阔的确长得很帅,他继承了冯琳身上的各种优点,而兰书平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要差上许多,难怪最后刘娇会选择了冯阔。

    整整一下午,赵玉都在冯阔的家里收集资料,两位抹阳探员只以为赵玉是在寻找冯阔越狱的线索,自然没有多想。

    一直等查到日头西落的时候,赵玉这才辞别了二位同事,离开了冯阔家。

    让赵玉意想不到的是,临走前,那二位探员竟然全都站直了身子,给他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其中一个的眼角甚至还留下了几滴眼泪。

    起初赵玉疑惑不解,等询问后才知道,感情这两位探员已经知道,那个杀害了傅剑星等人的道长袁树材,正是被赵玉给生擒活捉的。

    这俩人跟那些因公殉职的探员们关系极好,现在结识了赵玉之后,一方面感激赵玉捉住凶手,为傅剑星等人报仇;另一方面也勾起了他们对失去朋友的伤心之情。

    赵玉赶紧劝慰了几句,两位探员全都表示,以后如果赵玉有用得着他们抹阳重案组的地方,他们必然会全力以赴,决不推辞。

    赵玉又道了道谢,这才辞别了二人。

    呼……

    回到车上,赵玉重重地叹了口气。

    通过一天来的实地考察,虽然收获不多,但是让赵玉更深切地体会到了那些当事人们的感受,让他感觉自己距离破案又近了一步。

    不过,既然是要实地考察,那就要进行到底。

    虽然天色已晚,但赵玉还有一个地方,也需要去实地查看一下,那就是10年前,公寓谋杀案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