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54章 遭人陷害?
    “老张,”赵玉想了想,说道,“接着再查一波吧!冯阔的朋友、亲戚、家人,把他们的老底一个个翻出来!如果同伙不是狱友,那就只能从这些人里面寻找了!”

    “好!没问题!”张景峰把空空的饭盒扔进垃圾桶,然后迅速地回到办公桌前工作去了。

    “贝妮!”赵玉又道,“冯阔毕竟是监狱囚犯,如果他有同伙的话,肯定要和他经常保持联系!所以,你再重新调查监狱那条线,看看长期以来,都有谁到监狱去看望过他,有谁跟他的来往最为频繁!”

    “好的!”李贝妮亦是立刻清空了自己的饭盒,开始工作。

    现如今,在通过短暂的过渡之后,赵玉以极快的速度适应了组长的角色,现场的指挥亦是干脆利落,颇有大将风范。

    虽然赵玉来重案组的时间不长,但是接连收到曲萍和苗英的熏陶,已然极好地适应了这份工作,再也不是早先那个嚣张狂妄的小痞子了!

    尽管他的年纪轻,资历浅,但是一连破了那么多大案要案,组里的探员们也是心服口服,对于他的命令,都是唯命是从,从不耽搁。

    吩咐完毕之后,白板上关于本案的案情资料,已经被探员们添加得差不多了!透过白板的中央区域,可以让人对10年前的公寓杀人案一目了然。

    10年前,在秦山石油二部公寓内,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件。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刘娇被人用刀刺死在公寓内,鲜血染红了地面,现场一片惨目。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死于当晚9点30分至10点之间,而尸体的发现者和报案人,正是最后被认定为本案凶手的冯阔!

    根据冯阔口述,在刘娇被害的当晚,因为剧组临时加戏,他本人一直从片场忙活到9点半左右才下班。

    下班后,他先回自己家洗了个澡,然后便去石油二部公寓找刘娇了。当时二人正在谈恋爱期间,冯阔每晚都会在刘娇的住处过夜。

    然而,当他到达公寓之后,却发现刘娇住处的大门是开着的,等他进去之后,便赫然看到,刘娇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

    吓坏了的冯阔立刻拨打了120,并且报了警。然而,那时候的刘娇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接到报案之后,刑警队自然而然地把冯阔控制了起来,并且针对他的供述,开始核实详情。

    结果,当刑警们第二天来到冯阔住宿搜查的时候,却从他的卧室抽屉里,翻出了一把带血的匕首!

    检验之后,刀刃上不但留有刘娇的血迹,刀柄上还有着冯阔的指纹。

    由于这件证物的出现,冯阔自然被列为了头号嫌疑人!后来,警方经过多方调查取证,最终将冯阔送进了监狱,被判死刑缓期!

    根据资料显示,冯阔一直没有承认自己的罪行,入狱后亦是多次上诉,可是由于案情始终没有新的证据和线索,他的上诉最终均以失败告终。

    不过,当时除了冯阔以外,兰书平同样作为嫌疑人进入过警方的视线。

    卷宗上有着完整的记录,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兰书平当晚一直在一家小餐馆里喝酒,案发的时间段内,他还把他的一个同学喊来一起喝,一直喝到11点多才离开的酒馆。

    虽然小酒馆也在石油二部的大院内,但是因为兰书平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所以最后被警方排除了嫌疑。

    此外,警方再也没有找到其他嫌疑人,由于案发现场的指纹、鞋印、毛发之类全都是冯阔的,所以警方认定凶手就是冯阔无疑。

    “啧啧……这就太奇怪了!”赵玉一面咂嘴,一面对旁边的探员们说道,“这个冯阔,还真有可能是被冤枉的!你们看,他在发现刘娇遇刺之后,先打的120,又打的110,也就是说,他是想要救人的,他潜意识里面,还以为刘娇可以救活的,这正是一个人,在遇到这种情况之后的正常表现!

    “如果冯阔先打了110,没打120,那反倒说明里面会有猫腻了!

    “而且,这件案子判得实在让人蛋疼!”赵玉指着白板说道,“好多地方根本狗屁不通!试想一下,如果冯阔真的是杀人犯,那么他杀了人,为什么还要留在现场?再者说,他得傻到什么地步,才会把杀人的凶器藏在自己的卧室抽屉里呢?就地挖个坑埋了,也比这样做强吧?”

    “还真是的……”梁欢琢磨道,“冯阔和刘娇住在一起,而且还在案发后进入过现场,那么现场有他的指纹、脚印还有毛发什么的,自然再正常不过!”

    “的确是啊!”小白附和道,“杀完了人,先把凶器回家藏好,然后再返回现场叫救护车报警,这……这不是脑残,这就是神经病的行为!要我看,这根本就是栽赃陷害嘛!”

    “栽赃陷害?”大飞提出了反对意见,道,“要真是栽赃陷害的话,匕首上的指纹怎么解释?而且,那把匕首本身就是冯阔家的!难道说,是冯阔的家人想要陷害他吗?”

    “也对!”小白皱眉琢磨道,“如果凶手蓄意栽赃陷害,要么杀人的时候戴上手套,要么就是杀完人之后抹掉刀柄上的指纹。可是……凶器上居然出现了冯阔的指纹,这就不好解释了!”

    “最解释不通的是……”赵玉亦是紧锁着眉毛说道,“要是真有人栽赃陷害冯阔的话,那干嘛不把凶器直接丢在现场呢?想一想,要是凶器丢在现场,而凶器上又有冯阔的指纹,那是不是陷害的更有说服力?”

    “哎?还真是……”小白摇头说道,“为什么还要把凶手弄到冯阔的家里去呢?是不是画蛇添足了有点儿?”

    “还有重要的一点!”梁欢说道,“动机啊?如果冯阔要杀死刘娇,总得有个动机吧?俩人正甜蜜蜜的谈着恋爱呢!冯阔患了精神病了,干嘛要杀自己的女朋友?”

    “不是……不是……”李贝妮一面做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一面出言提醒道,“看看卷宗中间那一部分,上面写着呢!说他俩虽然在谈恋爱,但感情并不稳定,经常吵架,甚至在片场也吵起来过!”

    “是吗?”梁欢赶紧翻阅记录,然后摇头说道,“不可能!上面写着,当时因为二人的志向发生了分歧,冯阔想要到首都的大型影视公司去发展,晚点儿结婚!可刘娇却想在目前的影视公司稳定下来,先结婚,再慢慢发展!

    “所以,就因为这点儿小分歧而动刀子杀人……”梁欢摇头,“实在是太开玩笑了!”

    “对!”小白附和道,“死者是被冯阔家里的刀子所杀,也就是说她的死是早有预谋的谋杀!而闹矛盾的人,一般都是失手杀人,都是掐死,或撞击致死之类!所以,这个冯阔,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啊!”

    “那么……被谁陷害的呢?”大飞说道,“难道……真的是兰老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