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53章 帮凶是谁?
    “我这边基本完活儿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张景峰将一沓文件交到了赵玉手中,说道,“冯阔一家四口人,除了父母外,还有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现在都在秦山居住。”

    “哦……”赵玉撂下盒饭,拿起文件看了几眼,却略显意外地问道,“咦?怎么还不是一个姓呢?”

    “对,重组家庭,母亲带着冯阔改嫁的!”张景峰说道,“冯阔随母亲的姓,养父和弟弟姓萧!他母亲以前也是拍影视剧的演员,后来因为冯阔的事大受刺激,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所以就息影了!他养父是开木器厂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

    “哦……”

    赵玉又把后面兰书平的履历资料看了一下,和冯阔相反,自从10年前的杀人事件之后,兰书平却一直顺风顺水,不但拍摄了多部影视剧,而且还进了秦山电视台,担任多个栏目的主持人。

    另外,此人在生活方面也是先人一步,22岁就结婚生子,如今女儿已经上三年级了都。他爱人也在电视台上班,但从事的是编辑工作。

    呼……

    赵玉重重地喘了口气,放下资料后冲张景峰点了点头,示意他赶紧吃饭。

    由于事态紧急,探员们没时间到外面去吃,全都是叫的外卖。

    谁知,盒饭刚吃了几口,和刘学山一起去勘察现场的一位同事回来了。此人名叫白滨涛,同事们都亲切地管他叫小白。

    “组长!”小白风风火火地进门之后,立刻对赵玉说道,“你说得真对,冯阔肯定还有同伙!”

    张景峰顺手多拿了一袋盒饭,递给小白,说道:“喘口气,慢慢说!”

    “嗯……”小白接过盒饭,依然气喘如牛地汇报道,“兰书平的家在秦山一品,现在不是正放暑假吗?他的女儿每天都要去艺术学校学习绘画,艺术学校就在小区外面,连马路都不用过!孩子又上三年级了,所以每天都是孩子自己上学放学的!”

    “哦?”赵玉心思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们去的时候,b组的兰博已经在那里秘密调查了!”小白继续说道,“现在可以肯定,绑架就发生在孩子去艺术学校的途中!”

    “既然是小区,没道理不留痕迹吧?”张景峰问道。

    “要不说冯阔有同伙儿呢!”小白说,“在孩子上学的整条线路中,唯有进入学校门口通道的那三十来米的距离没有监控,可绑架却偏偏就发生在那里!足可见,绑匪们已经提前踩过点,做好了周密的准备!”

    “那就赶紧查附近的可疑人物与车辆啊!”张景峰又说,“这么一个大活人不见了,总不能凭空消失吧?”

    “老刘他们正在调查呢!”小白皱眉说道,“因为是秘密调查,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就连调取监控视频都很麻烦的!而且,那所艺术学校特别火爆,上午8点的时候,那里全都是人,汽车、三轮车全都能开进去。要想每一辆都查的话,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也是!”张景峰微微点头,“要是正常调查,大不了把每辆车都查一遍!可是,秘密调查就不行了,如果咱们大张旗鼓地一查,冯阔那边就很有可能知道了!”

    “是啊!”小白无奈地说,“真的是很麻烦的,甚至连访问一下其他的学生和家长都不行!我觉得,学生之间都特别熟悉,或许有人能看到些什么呢!”

    “上午8点……孩子9岁……”赵玉皱眉说道,“你们看啊,现场那么多人,要想把孩子就那样悄无声息地绑架,是不是……不太容易?”

    赵玉这么一提醒,探员们也全都陷入了沉思。

    “哎?”张景峰连忙问小白道,“小白,人质被绑架的地方,有没有门市小卖部之类的?”

    “有啊,可不是一个两个呢!文具店、餐饮店,有的是!哎?”小白惊异地问道,“老张,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说,绑匪是店铺里面的人吧?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那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张景峰比较认同自己的看法。

    “不!”赵玉想了想,说,“还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众人忙问。

    “熟人!”赵玉眼睛一眯,说道,“小女孩认识绑匪,是被骗走的!”

    啊?

    “不会吧?”小白率先摇头道,“绑匪不是冯阔吗?冯阔一直在蹲大牢,兰书平的女儿怎么会认识他?组长啊,你这么说,我会糊涂的!”

    “虽然我们知道是冯阔绑架了兰书平的女儿,”赵玉说道,“可是,冯阔并不见得非得亲自动手!他可是刚刚才越狱的呢!”

    “那……就是他的同伙了?”小白惊异地说道,“同伙不但帮助冯阔越狱,接应他来到秦山,而且还帮助他绑架了兰书平的女儿?而且……绑匪里面,还有他女儿的熟人?”

    “哇!这下子真的厉害了!”张景峰叹道,“如此看来,这可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大局呢!不知道,这个局,能不能破?”

    “小赵!”这时,梁欢对赵玉说道,“有关冯阔越狱的详细资料到手了!当天晚上,冯阔不知吃了什么东西,在监狱中出现了过敏症状,口吐白沫而且还出现了休克!

    “狱警们担心出人命,便连夜将其送往云州医院救治!

    “通过医生的紧急治疗之后,冯阔的病情稍稍稳定了下来,但是还得观察24小时才行。

    “当晚负责看守冯阔的一共有两名狱警,一个在屋里看守,另一个在门口看守。而且,按照程序,冯阔的右手是被铐在病床之上的。

    “冯阔在监狱里的表现极好,和狱警们的关系也挺不错,所以两名看守狱警并没有太过较真,晚上俩人全都睡着了。

    “谁知,半夜三点的时候,冯阔不但打开了手铐,而且踪影全无!”

    “哇!”张景峰赞叹了一声,“这还真赶上谍中谍了!”

    “根据事后检测,在屋内看守冯阔的那名狱警,有被轻度麻醉的迹象,”梁欢又道,“根据专家估计,有可能是一种喷雾状的麻醉剂!

    “还有,根据视频监控显示,冯阔应该是跳窗逃走的!”梁欢极为严肃地说道,“可是,那窗户是有防盗网的!但是……冯阔逃走的时候,防盗网的3根横杆已经断裂了!应该是提前有人做了手脚!而且,根据最后的监控视频显示,冯阔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

    “老天!”

    听到这种情况,众人禁不住一阵惊叹。

    从冯阔越狱的精细程度来看,这确实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大局!

    “那……”赵玉转而面相李贝妮问道,“贝妮,你那里查得怎么样了?”

    “怪了!怪了!”谁知,李贝妮却一脸愁容地说道,“师兄啊,我已经把冯阔在云州监狱的情况调查到了。可是……因为他的木工手艺出众,一直住在车间模式的技工牢房里面,和一般的重刑犯人接触不到!而且,我已经查过和他同区的犯人了!这么多年只有两个人出了狱,一个今年85岁,另一个则是肝癌晚期!

    “师兄啊,我觉得……”李贝妮摇头说道,“冯阔的帮凶,似乎并不是他的狱友啊?”

    “啧啧……”赵玉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不由得眉头紧锁地自言道,“如果不是狱友,还能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