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51章 另有玄机
    赵玉注意到,当他忽然提到冯阔就是云州监狱的越狱犯之后,兰书平禁不住打了一个激灵,脸色亦是变得异常难看。

    “对,是……是他!”兰书平的声音很低,头也一直低着。

    “越狱犯?”李贝妮皱眉道,“什么越狱犯?”

    “你没看新闻啊?”梁欢说道,“手机警讯里面也有,昨天半夜,云州监狱那边跑了一个犯人!到现在也没捉住,真是邪了门了!”

    “可是……”张景峰琢磨道,“有点儿乱了好像,越狱犯既然就是10年前公寓杀人案的凶手,那么……跟兰老师的自首,有关系吗?”

    说到这里,众人不觉把目光全都转向了兰书平。

    “没有关系!”兰书平咽了口唾沫,头也不抬地说道,“我的自首,和他越狱没有关系!真凶是我!”

    “我的天,这事……好像还真有点儿乱了……”李贝妮敲击了几下键盘,说道,“冯阔当时被判死缓,后来改成了无期。因为他有一手木匠绝活儿,被省院相中,便转到云州监狱服刑去了!后因表现良好,现在已经由无期改成了19年有期徒刑,如今过了10年,还有9年就可以重见天日了!这种时候,为什么要越狱?”

    “他是被冤枉的呗!”梁欢指着兰书平说道,“这不真凶就在眼前吗?”

    “我说,”毛伟说道,“咱们还是先别瞎猜了,还是让兰老师讲完再说吧!”

    毛伟这么一说,现场才从一片哗然中安静下来。

    “我杀完人之后,酒也醒了!”兰书平继续讲道,“我就想,反正人我已经杀了,我也不能让冯阔好过!所以,我就带着那把凶器,悄悄地潜入冯阔家,把刀子放到了他卧室的抽屉里!

    “后来,事发之后,警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自然不是我!”兰书平鼓着鼻子,眼神狰狞地说道,“而当警方找到凶器之后,冯阔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虽然后来警方找我问过话,但是没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

    “那……既然已经有人顶罪,你为什么还要自首?”毛伟琢磨道,“不会是真的因为我们容阳分局破了棉岭案吓的吧?”

    “不是,我良心发现了,我感觉对不起冯阔,也对不起死去的刘娇!”兰书平焦急地说,“所以,警官们,快点儿给我定罪吧!”

    “这个嘛!”毛伟说道,“定罪是法院和检察院的事,我们只管破案捉人、提供证据,调查真相。既然你已经承认了,那么接下来,我需要暂时将你收监,然后上报领导。得到批准之后,再重新立案彻查!”

    “那……那得用多长时间?”兰书平愈发焦急。

    “没准儿了,”毛伟说,“你的情况比较复杂,十天半个月还算早的呢!”

    “警官啊,人真的是我杀的!”兰书平央求道,“我只求你们能快点儿,好不好!”

    “喂,”谁知,许久默不作声的赵玉忽然又说话了,他先是喝了一嗓子,然后声如洪钟般地问兰书平,“你用刀子杀人的时候,戴没戴手套?”

    “什么?”兰书平微微一愣,没想到赵玉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问你呢!刀子上有没有留下指纹?快说!”赵玉又威吓了一句。

    “戴了……嗯……不……没戴!”兰书平很快改口道,“杀完人之后,我把上面的指纹抹去了!上面没有指纹,但是刀子上可是有刘娇的血啊!刀子又出现在冯阔卧室,所以……”

    “别所以了,你再告诉我,”赵玉又问,“你用刀子杀人,到底捅了几刀,都捅哪儿了?”

    “嗯……这个……”兰书平支吾道,“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完全记不清了!”

    “那你是在屋子的什么位置捅的刀子,屋子门口,还是屋子里面?”赵玉再问。

    “屋子里面,嗯……门口……嗯……里面……”谁知,说到这里,兰书平自己竟然无法自圆其说,急躁之下,几乎快要崩溃了。

    “行了,还说你不是搅局来的!”赵玉伸了个懒腰,来到兰书平跟前,问道,“还是说实话吧兰老师!冯阔,是绑架了你的老婆,还是绑架了你的孩子!?”

    “啊!?”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尤其是兰书平,他看向赵玉的眼神,已然变成了匪夷所思。

    少顷,兰书平终于矮下了身子,无力支撑地蹲在了地上。

    “冯……冯阔……会杀了我女儿的!”兰书平的说话,已然带出了哭腔,“我……我不能报警啊!”

    啊!?

    如此一来,众人更是惊得不行,全都将目光转向了赵玉。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赵玉又开始得意地装逼了,“这样看我,我会骄傲滴!”

    “师兄,你……怎么看出来的?”李贝妮忙问。

    “简单,简单!喏,来自首的人应该是沮丧,而不是焦急!”赵玉稳稳说道,“这位兰老师一看就是心里装着事情,焦躁不安的,哪儿有投案自首的样子?”

    赵玉说话时,毛伟已经让大飞把兰书平的手铐打开了。

    “然后,这么巧,他早不自首晚不自首,偏赶上冯阔越狱的时候自首,这也太巧了吧?”赵玉得意地继续道,“如果非要把二者联系在一起的话,那肯定是冯阔能够要挟到他,他才会来投案自首得嘛!”

    “师兄,你看……”李贝妮指着电脑中的档案说道,“刘娇死在了屋子的近门处,胸部被刺四刀,仰面栽倒!所以,应该是凶手一进门就动了手!而兰老师说他先跟刘娇发生了争吵,而后动了手,明显不符!

    “还有,刀柄上的确有冯阔的指纹的!而且经过证实,那把刀子来自冯阔家中!这些,兰老师全都说错了!”

    “神……神探啊!”这时,兰书平心服口服地说道,“怪不得,连棉岭大案都能侦破呢!真不愧是神探啊!可是……”兰书平转而担忧地说道,“我女儿现在在冯阔的手上,我不能让你们知道啊!冯阔说,如果……如果我不投案自首,他就要杀了我的女儿,我……我我我……我求求你们了,就把我当成真凶吧!”

    说到这里,兰书平竟然就势给赵玉跪了下去。

    然而,赵玉却忽然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般地琢磨道:“不对劲儿啊?冯阔昨天晚上才逃狱成功,而且是从云州逃走的!而今天一大早就能绑走你的女儿吗?他这能耐,也太大了吧?”

    “理论上来得及的,”李贝妮说,“从云州到秦山也就3个小时,冯阔是半夜3点越的狱,连夜赶到秦山,然后绑架兰老师的闺女,怎么会不可能呢?”

    “呵呵……说得容易,做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赵玉摇头说道,“我敢打赌,就算碟中谍里的阿汤哥,也特么干不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看着吧,这件事儿,肯定不是咱们想得那样简单……”

    “兰老师,这可是绑架案啊!”毛伟忽然意识到事关重大,急忙搀扶起兰书平,劝道,“你不能再等了,必须得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