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50章 蹊跷的自首犯
    “你说什么?”毛伟转回头来,阴沉着脸说道,“这里……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没开玩笑!”青年男子紧张地咬着嘴唇说道,“我杀了人了!不但杀了人,而且还栽赃给了别人!我现在来投案自首了,10年前,石油二部的公寓杀人案……嗯……”他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说道,“是我做的!”

    此人话一出口,现场的探员们全都皱起了眉头,自从他们参加刑侦工作以来,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竟然会有人跑来主动自首,承认自己是杀人犯!而且,还是一件10年前的旧案!

    石油二部杀人案?

    10年前?

    赵玉皱了皱眉,他以前在未结案件小组的时候,几乎把所有的案子都记在了脑中,他可以确定,在容阳分局的未结案件上根本没有这么一件案子!

    “不对!”李贝妮反应极快,当即说道,“先生啊,您来错地方了,石油二部不归我们容阳分局管辖!应该……嗯……应该属于抹阳分局管理!所以……您还是去抹阳分局投案自首去吧!”

    “啊!?”听到此话,年青人脑门上冒出了冷汗,焦急地说道,“怎么会呢?过了二环路,不都容阳区的管辖范围吗?而且,我家就是容阳区的,这个……可不可以按照户口所在地来投案呢?”

    “我切……”张景峰刚泡好的一杯热茶全都洒了,赶紧冲那男子说道,“这是投案自首,也是需要按照案发地来划分的,可不是什么就近原则啊!”

    “唉……”男子的手臂依然抬在胸前,身体却因激动而颤抖着,“为什么,连自首都这么难啊!”

    “行了,不开玩笑了!”毛伟担心真的会有大事,急忙来到此人面前,说道,“先生,不管最终归哪个分局处理,既然你是来自首的,那我就先给你备上案吧!不过,友情提示一下,如果你只是想要开玩笑的话,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哦……好!只要能自首,什么责任我都负!”说着,他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然后打开了摄像头功能,用央求地口吻说道,“那……您能先给我戴上手铐吗?我需要拍几张照片!”

    什么!?

    此言一出,满屋皆惊!

    谁也想不到,这个自首犯竟然如此奇葩?还要求主动给自己戴上手铐,而且还要拍照?难道……他是作秀来了?

    “这个……”毛伟回头看了看赵玉,此时此刻,因为苗英不在,官职最大的就是他们两个组长。遇到这样的事情,毛伟也拿不定主意,自然需要咨询一下赵玉的意见。

    “奶奶个熊!你特么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想找别扭是不是?”赵玉正在心情烦躁之时,一听说此人口气不对,顿时就来了气。

    “等一下!”忽然间,张景峰来到那男子面前,仔细地辨认了一下,然后张大嘴巴说道,“不对啊?我看这个人,好眼熟啊……呦!”张景峰猛的一拍大腿,指着该男子说道,“这不是兰老师吗?怎么……怎么是你?”

    “老张,你们……认识?”毛伟瞪大眼睛,不明就里。

    赵玉亦是倍感蹊跷,不再出声。

    “咳!什么认识啊!”张景峰笑道,“遇见活的了,一时间没认出来!电视台的兰老师嘛!兰……兰……”

    “兰书平!”男子点了点头,脸上除了异常焦急外,还显得有些尴尬。

    “哎?还真是?”李贝妮仔细看了看,说道,“《毕业季》里演男主人公他老爸的那个嘛!哇!本人可比电视里要年轻多了!”

    “还有那个《十二点美食》的主持人,”张景峰拍手说道,“我媳妇老喜欢了!每天都按着你教的去做,可就是做不出电视上的那个味儿来!”

    “哦,还真是,我经常在电视台看到你呢!”大飞说道,“怎么……您这是到警队真人秀啊,还是主持节目来了?”

    “警官们!警官们!”忽然间,这位兰书平给探员们作起了揖,“我求求你们了!今天,我真的是来自首的!我听说你们容阳分局连棉岭案都能破,所以,我就来自首来了!求求你们,能不能快点儿定我的罪啊?”

    “这……”

    一句话,把探员们说得大眼瞪小眼,全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作为一个自首犯来讲,这个兰书平的反应实在是太反常了!

    “这么说……”毛伟毕竟正在代理苗英的队长职务,只好冲到前面说道,“你真的是来自首的?”

    “真的!千真万确!”兰书平再度举起了手,“麻烦你,先帮我把手铐戴上吧!”

    “那……”

    毛伟正在犹豫之间,从办公室的一角,却忽然响起一个惊诧的声音:

    “哎呦,我的天!”

    只见一直没有动静的梁欢,竟是忽然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电脑说道:“我说各位啊,这位兰老师……还真不是说着玩儿的!我看,还真得先给他戴上手铐再说!”

    “嗯?为什么?”众人不解。

    “10年前,在秦山抹阳区石油二部院内的公寓里面,一名女子被人用刀刺死!”梁欢念道,“在嫌疑人名单上,可是真的有兰书平这个名字呢!”

    不会吧?

    众人大吃一惊,全都围过来观看。

    李贝妮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按压着梁欢的肩膀,一边看一边说道:“不对啊,这不是悬案吧?已经结案了不是?凶手已经捉住了,怎么还来自首呢?”

    “凶手是冤枉的!”兰书平咬着嘴唇说道,“我才是杀人真凶!”

    听到此话之后,毛伟立刻给大飞使了个眼色,大飞则掏出手铐,把兰书平的双手铐住。

    “求求你们,能不能优先处理我的事情!”兰书平央求道,“请尽快定我的罪好不好!”

    “兰老师,就算是自首也是要走程序的,”毛伟说道,“不如这样,你先别着急,还是先把详细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吧!”

    随着毛伟再次点头,大飞立刻拿过纸笔,开始给他做笔录。

    “好!好……”兰书平喘着粗气说道,“死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大学同学刘娇!当时……当时,是这个样子的……”

    说话间,兰书平的思绪仿佛一下回到了10年之前,开始娓娓道来:

    “我和刘娇还有冯阔,都是大学同学,云州电影表演学院。

    “上学的时候,我们三个人特别要好,还组建了一个兄妹三人组,经常表演一些小品和话剧之类的,还参加过一些商业选秀节目,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当时,我一直暗恋着刘娇,但是,刘娇最后还是和冯阔好上了!

    “冯阔比我长得帅,家里条件也好,性格爽朗,总之……各方面都比我强!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对于他抢走刘娇这事,却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后来,毕业了,我们三个一起报名参加了一个影视剧组!剧组大部分的戏,都是从秦山影视基地拍摄的。而且,我和冯阔都是秦山本地人,吃住都很方便。

    “不过,刘娇并不是秦山人,所以被剧组临时安排在了石油二部的公寓内居住。拍戏的时候,每一天,冯阔都会去刘娇那里过夜!这对于我来说,每一天都备受煎熬!

    “后来,有一天,我喝了点儿酒,心里憋闷难受,便趁着冯阔不在的时候,去找刘娇了!”兰书平一脸懊悔地说道,“我跟刘娇摊了牌之后,却被她好一番奚落!所以,在气恼之下,我便用刀杀了她!”

    “哎!?”

    谁知,兰书平正在认真地讲述着作案经过,赵玉却冷不丁的“哎”了一声,将其打断。

    “怎么了,师兄,你哎呦什么?”李贝妮撅嘴埋怨道,“正听到关键时刻呢!”

    “不是!”赵玉扬起眉毛说道,“冯阔!冯阔……这个名字……”赵玉用手指着兰书平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个冯阔,是不是那个越狱犯啊?昨天从云州监狱越狱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