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40章 拼后台
    一看到村长赵金生忽然兴师问罪,而且,还跟两名民警眉来眼去的,赵玉心中已然明了,看来,报警的人,肯定就是此人了!

    唉!

    赵玉心里叹道,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和李二狗等人有言在先,那么现在不管谁报的警,都说明李二狗等人不讲信用,有违江湖规矩。

    而对于这种有违江湖规矩的人,赵玉自有一番属于江湖人的报复法则。

    当然,要想报复李二狗,必须得先把眼前的障碍清除才行。

    “既然是你打了人,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着,其中一位民警还把手铐亮了出来。

    “别啊?村长,”一见手铐,赵老爷子大惊失色,赶紧冲赵金生央求道,“有事好商量,别动不动就上局子啊?”

    “哼!想得倒美!”赵金生咧嘴叫嚣道,“打人的时候干什么去了?这叫严重伤人,要判刑的懂不懂?”

    哗啦……

    随着一阵链子响动,赵玉也把自己的手铐掏了出来,然后亮出了自己警官证,对二位民警说道:“兄弟们,自己人!”

    两位民警还真不知道赵玉也是个警察,拿过证件,待发现赵玉竟然是一名刑警组长之后,脸色顿时变了。

    “哎呀?”其中一个赶紧把证件还给赵玉,惊诧地说道,“我说这个名字听着耳熟呢?你就是那个勇破棉岭大案的赵玉警探吧?还……还有刚刚发生的将军岭金佛大案,唉哟我的天,真是你啊!”

    “啊?”另一名民警亦是大惊失色,紧张之下,竟然给赵玉打了一个敬礼,“真是……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说着,三个人还热情地互相握了握手。

    “我说,怎么还能一个打11个呢!”民警说道,“原来是容阳分局赵玉神探啊,真是名不虚传!”

    “是啊,我听说好几十个持枪歹徒都拿你没办法,打这区区11个人,岂不是更不在话下了?呵呵呵……”

    “你……你……你你你们……”看到三位警员同事竟然唠起了家常,旁边的赵金生气得嘴都歪了,赶紧嚷道,“喂,咱们能不能说正事?就算他是警察,但……但但但是他毕竟打了人啊!打人就得抓起来先!”

    虽然嚷得挺欢,但赵金生明显底气不足,他虽然知道赵玉也是警察,但怎么也想不到,赵玉会是如此厉害的一名警察。

    “嗯……”一位民警皱了皱眉,转身冲赵金生说道,“赵村长啊,我看……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要不……你们还是私底下解决吧!”

    “这怎么行?”赵金生顿时急了眼,指着赵玉说道,“他打了人,怎么还是误会?你们身为执法部门,总不能徇私枉法吧?告诉你们,我跟你们所长是什么关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不把他抓回去,我看你们怎么交代!?”

    “这……”两位民警顿时犯了难。

    “呵呵呵……”赵玉笑了,先指了指赵金生,又冲两位民警点点头,说,“好……好……要交代是吧?等着!”

    说完,赵玉掏出手机,到里屋打电话去了。赵玉的意思,是想直接给廖景贤局长致一电,要这位世伯给自己帮个小忙。

    虽然他平日里总是顶撞老廖,但这个人还是挺讲情面的,尤其是赵玉在曲萍案上立下了汗马功劳,于公于私,老廖都会帮他的。

    然而,当赵玉刚刚打开手机之后,苗英却忽然从里屋走来,看到赵玉的动作之后,直接按住了赵玉的手机。

    嗯?

    什么意思?

    赵玉抬头看了苗英一眼,苗英则微笑着冲他摇了摇头。

    哦……

    赵玉赫然明白了,原来苗英已经先一步动用她的后台去了。

    “哎呀!”赵玉假装愠怒地责怪说,“亲爱的,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瞧不起你老公我吗?这点儿破事我再解决不了,以后还怎么混啊?你说你,咱俩还没领证呢,怎么好意思麻烦我老丈母娘呢?”

    “去去去……”苗英撅嘴嗔怪道,“这点儿小事还用麻烦我妈吗?”

    说完之后,苗英忽然微微一愣,心里说话,不对啊?我的事情一向非常秘密,赵玉怎么知道,我的后台来自于我妈妈呢?

    虽然有疑惑,但是如此时刻,苗英也不好较真,只得跟随着赵玉一起来到屋外。

    两位民警乍一看到苗英之后,全都瞪大了眼睛。一方面被苗英的惊艳所震撼,另一方面,他们忽然想起了在将军岭金佛案中,还有一位与赵玉并肩作战的女队长来。

    “这是……那位女队长吗?”其中一位民警忍不住问。

    “你们好,我叫苗英!”苗英点头之间,打了一个敬礼。

    “苗队长好!”二位民警赶紧站直身子回礼。

    得!

    赵金生脑门上冒了汗都,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工夫,又冒出一个女警察来。

    谁知,正在这时,某位民警的对讲机忽然响了,里面传来一个异常焦急的声音:“小刘,小刘,你们在哪儿呢?赶紧回话!”

    “哎呦,所长啊!”名叫小刘的民警赶紧掏出对讲机回答,“我们正在鹿平镇后洼这块儿处理事情呢!就是赵村长委托的那件事!但是……所长啊,对方是……”

    “别动!别动!千万别动!”对讲机里赫然传来所长的大叫,“我马上就要到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千万不要有多余动作,态度也好着点儿,懂吗?等着我啊!”

    “是!”小刘关闭了对讲机。

    本来,赵金生以为自己跟他们所长关系不错,在通话的时候,一直想要跟所长说句话。但是,民警小刘并没有把对讲机给他。

    不过,直到此时,赵金生也仍未把赵玉放在眼里,嘴里还说着狠话呢:“哼,看见了没?担心手下搞不定,人家所长亲自来捉你了!我看你怎么办!今天,我要是不把你办局子里去,我就不姓赵!”

    正说话间,只听院子外面赫然响起了一阵突突突的声音。没想到,那位所长竟然是骑着一辆侧边三轮摩托车来的。这东西俗称跨子,如今已经很少能见到了。

    摩托车刚一停好,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便急速地跑进了院子。

    “哎呀,王所长,你好啊!”赵金生一见所长大人驾到,赶紧迎了上去,同时伸出了热情的双手。

    然而,这位王所长却根本无视他的存在,直接与他擦身而过,着急忙慌地来到院子中央问道:“哪位……哪位是赵玉警官?”

    “这儿呢!”民警小刘赶紧指向赵玉。

    “哎呀,幸会幸会!”王所长热情地拉住赵玉双手,赞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我真是失察了,没想到大破棉岭案的神勇警探,居然是咱们鹿平老乡!荣幸啊,太荣幸了!”

    说话的时候,王所长何止是热情,简直就是低三下四,卑躬屈膝,就像在跟某位大领导说话似的。

    这一下,可是彻底看傻了村长赵金生,他的脸已经变成了难看的茄紫色,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连所长都对赵玉如此客气!

    没可能啊?

    都是一个村上的,赵金生可是打小看着赵玉长起来的,没觉得他们老赵家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后台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