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35章 智破杀牛案
    “喂,二蔫啊,你什么意思?看什么现场还?”李二狗毫不客气地奚落道,“你说得倒是轻巧,还没什么大不了呢,你知道我那头牛值多少钱吗?就你家那条件,你们赔得起吗?”

    苗英在后面看着,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赵玉腮帮子动了一下,应该是咬着牙忍不住要出手了。

    不过,赵玉的自控能力再一次震撼到了苗英。没想到,赵玉竟然又笑容满面地说道:“二狗叔,我还真不知道你家牛值多少钱,不过,我今天倒是带了点儿钱来,也不知道够不够啊?”

    说着,赵玉打开车门,把那100万的现金拿了出来。

    为了让装逼的效果更加明显,他从兜子里抄了一把之后,还不小心把兜子打翻,使得好一大堆红色的钞票全都掉落在了地上!

    啊呀……

    哇……

    老天爷……

    一瞬间,看到钱的人是惊叫四起!谁也没想到,赵玉竟然带着这么多钱来,简直都看傻了!人群中很快就炸了锅,开始纷纷议论。

    李二狗更是瞪的眼珠子快要落地,不可思所以地说道:“你……这么多……”

    “二狗叔,我知道,咱们村一般人养的牛,最多超不过两万去,”赵玉一面蹲下身装钱,一面心满意足地笑道,“我陪你五万的话,应该足够了吧?”

    “什么!?五万?”李二狗咽了口唾沫,其实,他家的牛也就在一万块钱左右。一听赵玉要赔他五万,不由得大喜过望,赶紧满脸堆笑地说,“哎呀,哎呀呀……真没想到,二蔫真的发达了啊!好好好,看在咱们都是老邻居的份儿上,五万就五万吧,呵呵呵……”

    “好啊!”赵玉把钱收好之后,指了指旁边的宅基地,“那我现在去看看现场吧,我总得看看牛是怎么死的,弄清情况,再陪你钱吧?”

    “嗯……那个自然,自然……”李二狗见钱眼开,连说话都变得低声下气。

    赵玉把装钱的背包递给苗英,转身朝宅基地走去。

    “哎呀,阿玉啊,不能给他们钱啊,这里面明摆着有问题啊!”赵玉老妈想要冲过来拦住,但是眼尖手快的苗英却把她拦了下来。

    “阿姨,你别着急,先看着,看着就行!”苗英微笑着冲老太太示意,老太太这才没有上前阻挠。

    赵玉家的这块宅基地,是五年前从大队上购得的,当时的价格不低,但是随着近几年的房价猛增,这块宅基地的价格已经翻了数倍。

    不过,虽然把宅基地买了下来,但是由于没有钱盖新房,这块宅基地便被搁置了下来。平日里,赵老爷子还在这里种上了菜,当成了一个小菜园。

    巧的是,这块宅基地的正对面,就是李二狗的家。如果从他家牛棚把牛牵过来,非常之近!

    来到近前之后,赵玉看到,正如李二狗所说的那样,栅栏门上的确上着锁,不过现在已经打开了。

    赵玉还未进门,便先自己查看了一下门锁。结果,那门锁根本一拔就开,完全用不着钥匙。

    “你看,我这锁早就坏了,”赵老爷子像是逮着什么似的,赶紧澄清,“谁都能把它打开的!而且,我里面就种了点儿油菜,又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有时候连锁都不锁的!”

    “喂,别狡辩啊你!”李二狗撅嘴反驳,“今天早晨来的时候,这锁可是明明锁着的!”

    赵玉又把门口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迈步走进了园子。

    果然,就在园子门口处的菜地上躺着一头大黄牛,黄牛的咽喉上被人用刀割出了一个血洞,牛血流出来之后,把很大一块地面全都染红,使得现场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

    “哎呀!”赵玉蹲下来,说道,“这么大一头牛,真是可惜了!”

    “纯种的鲁西黄牛啊,”李二狗附和道,“可心疼死我了!”

    “嗯!”赵玉认真观察着现场,开始分析道,“这么大的一头牛,如果在到达现场之前已经死亡,很难被人抬到这里。所以,必然是有人先把牛带到这里,然后在这里宰的牛,也就是说,这里就是本案的第一案发现场!”

    听到赵玉的分析,众人都觉得很新鲜。由于外面的人实在太多,进不来的人只得踮起脚来,扒着篱笆往里观瞧。

    “现场脚印太多,已经被破坏了,指纹也不太好提取!”赵玉自言自语地说着,竟然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副白手套来,而且还触摸了一下死牛。

    “啧啧……”赵玉摇头说道,“你们看啊,在牛尸体的旁边的地面上,有着很多小坑,这种痕迹,乃是有人曾经跪在这里而留下来的。这就说明,杀牛的时候,为了不让牛因挣扎而搞出太大的动静,应该是有四五个人先把牛扳倒在地,并且死死地按着牛,这才有人下了刀!”

    说着,赵玉转而指向了牛咽喉处的伤口:“伤口是一刀横切,干净利索,可见凶手是个宰牛的老手!你们看,从伤口里面流出来的血液没有任何涂抹、踩踏的痕迹!这同样可以说明,牛死的时候,是被人为控制住的!”

    李二狗等人就这样认真地听着,却不知道赵玉说得都是什么意思。

    赵玉摸了摸牛的身体,然后竟然还把牛嘴掰开来查看,谁知,他仅仅看了几眼,便惊讶地说道:“哇!大发现啊!你们看,牛嘴里面有很多水泡,那里还有水泡破裂之后引起的糜烂,这分明是一种细菌感染的迹象嘛!二狗叔,你这头牛,原来是头病牛啊!”

    “啊!?”

    听到这话,不管是李二狗,还是李二狗的媳妇,全都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这个……”李二狗否认道,“没有吧?我们家的牛一直好好的,怎么可能有病呢?”

    “是啊,是啊!”李二狗的媳妇附和,但明显底气不足。

    “没关系!”赵玉说道,“我是专门负责刑事案件的高级探员,连棉岭案我都能破的了,别说这么一桩普通的杀牛案了!这样吧,我把我们警局的技术专家喊来,牛有没有病,很快就能化验出来!你不是说你家的牛没病吗?那看来这就是一场误会了,死的这头牛,根本不是你家的嘛!”

    “不是,好像……好像是有病!”李二狗的媳妇急了,赶紧改口说道,“前些日子看我家牛是有点儿没精打采的样子,但是,我家牛有没有病,跟你家偷牛杀牛有什么关系啊?”

    “怎么没有关系?”赵老爷子赶紧说道,“这不再明显不过了吗?你们家的牛生病要死,你们就故意把牛牵到我家院子里来杀了,不就是想要讹我们家钱吗?太损了吧你们!”

    “赵老爷子,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李二狗急眼道,“你们刚才都说了,凡事都得讲证据,没有证据,你们就得负责任!”

    “别着急,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赵玉抬手示意道,“证据的话,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你们看到了没?在一般杀牛的时候,都是需要用绳索捆住牛的。但是,由于眼前这头乃是病牛,本身已经没有多大力气了,所以在牛腿上并没有看到绳索痕迹。

    “也就是说,杀牛的时候,为了防止牛的挣扎,按住牛的人需要使用很大的力气才行的。所以,在地上才会留下那些跪倒的痕迹!而且,其中还有几枚非常重的脚印,也都是按牛的人留下来的。

    “所以,只要我把鉴证科的同事喊过来一化验,就能找到杀牛的真凶了!”

    “啊?”李二狗明显吓了一跳,半晌才说,“怎么可能?只凭着几个坑窝,就能找到真凶?”

    “那当然了!”赵玉肯定地说道,“dna,皮屑组织,只要一化验,直接就能比对上!到时候,我全家的人都会配合化验的;不过,你们家的人,也要配合一下啊?”

    “怎……怎么可能?”李二狗顿时打蔫,心里发虚地说道,“配合就配合,不过,这是不是很麻烦?”

    “嫌麻烦啊?呵呵,”赵玉笑道,“好啊,我这里还有最直接的证据呢!要不要知道?”

    说着,赵玉转回身指着牛的尸体说道:“我现在,已经知道凶手杀牛的凶器藏在哪儿了,你们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