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34章 赵二蔫
    “李二狗,你们到底想怎么着?”赵玉老爸站在最前面,也拿着一把锄头,冲对方叫喝道,“想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吗?有种子来啊?我跟你们拼了!”

    “我呸!”对面一个四十多岁,留着八字胡的男子喊道,“老赵头儿,你跟我们拼命有什么用?咱们总得讲理吧?我家的牛死在了你家的院子里,你还有什么话说?告诉你,赶紧赔钱,要不然,我告你谋杀,让警察逮你!”

    “对!”旁边一个水桶般的中年妇女跳着脚骂道,“老赵头儿,你的心也太狠了吧!前些日子,不过是因为搭鸽棚子的事,跟我们闹了点儿别扭,可也犯不上拿我们家的牛泄愤吧?”

    说着,那女人竟然带出了哭腔:“你让乡亲们给评评理!有你们这么阴损的吗?我们家一年到头的,就指着这头牛了!而你却把它给杀了,真是没天理啦!”

    “就是,你们老赵家太不行了,哪有这样干事儿的?传出去多丢人呐?”旁边有帮腔的人喊道,“既然杀了人家的牛,那就赔钱!”

    “哼,要我看,还不如报警得了,”又有人说道,“这肯定是犯法,得坐牢的!”

    “你……你们含血喷人!”赵玉老爸激动得捂着胸口说道,“李二狗,我压根就没动你们家的牛,有可能,是你们家的牛自己跑到我们院子里来的,怎么能赖着我们?”

    “胡说!”李二狗瞪着眼珠子吼道,“我家的牛,明明死在了你家的宅基地里,如果不是你们干的,还能见了鬼了?”

    “就是啊,”李二狗的媳妇哭喊道,“偷牛也就罢了,你干嘛还要杀了啊?呜……我可怜的牛啊……”

    “李二狗,你们别闹了行不行,”这时,赵玉的老妈喊道,“说话得讲证据,虽然你的牛死在了我家的院子里,但是,并不能代表是我们杀的牛啊?你们有证据吗?要我看,没准儿是有人栽赃陷害我们家啊!”

    “你!你你你……乡亲们啊,你们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李二狗媳妇瞪着眼睛吼道,“都这样了,还想抵赖呐!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老姐,别跟他们废话了!”这时,李二狗后面站出一个黑脸大汉来,“先把他们揍一顿出出气再说,要是不赔钱,待会儿咱们就把他们扭送到警察局,让他们坐牢!”

    “你……你敢!”赵玉的老爸气得浑身哆嗦,“李二狗,你仗势欺人啊你,你仗着你舅舅是村长,就这么欺负人吗?你看……”他回头指了指赵玉的大哥,“你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想打人是吧,来啊!冲我来吧!”

    原来,赵玉的大哥已经被李二狗的人打了个鼻青脸肿,正坐在自家的门槛上呲牙咧嘴呢!

    “嗬?老家伙!”李二狗撸起袖子,蛮横地骂道,“老赵头儿,想倚老卖老啊你,你别以为我不敢碰你!”

    说着,李二狗走上前来,直接朝老爷子推了一把,老爷子那么大的年纪,那经得住他的推搡,登时一个趔趄歪倒在地。

    “哎呀!”赵玉老妈脸色大变,赶紧跑过来搀扶。

    “哈哈哈……”

    李二狗的人正在哄笑,赵玉却驾驶的路虎车嗡地直冲李二狗而来,就在即将撞到他的时候,赵玉一点刹车,这才嘎吱一声稳稳停住。

    陡然看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朝自己撞来,李二狗登时吓了一跳,匆忙躲避间正好撞在自己媳妇身上,竟然把他媳妇给撞了个屁股蹲。

    啪啪……

    随着车门响动,赵玉先是摆出了一个大腕出场的高光动作,然后才牛逼哄哄地走到了众人眼前。

    在这穷乡僻壤的小乡村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油光鲜亮的人物来,而且还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顿时点亮了众人的眼球,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而下一刻,当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的苗英惊艳亮相之后,众人更是不由自主地“喔”了一声。

    刹那间,不管是李二狗那些人,还是看热闹的乡邻,就连赵玉的众多亲戚们,也是看傻了眼睛,张口结舌。

    “警……警官呐……”谁知,坐在地上的赵玉老爸,却忽然冲赵玉双手作揖地央求道,“我……我冤枉呐!求求你,可千万别抓我啊!”

    原来,赵老爷子没认出赵玉来,竟然把他当成了前来捉拿自己的警察。

    “咳!老头子,你眼瘸啊?”赵玉老妈可是火眼金睛,早就认出了自己的儿子还有未来儿媳,急忙推搡着赵老爷子说道,“你仔细看看,这不是你二儿子吗?”

    什么!?

    众人听后,更是大吃一惊。

    赵玉满意地笑了笑,这才捏了捏鼻子,将闪亮的墨镜摘了下来。

    “这……真是赵玉啊!?”老头子顿时乐了,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站起,便想仔细看看儿子。

    谁知,就在这时,李二狗忽然说话了:“哦……我当谁呢?原来……是赵二蔫啊!”

    嗯?

    赵二蔫?

    赵玉皱了皱眉,通过记忆寻找之后这才了解到,由于这个世界里的赵玉打小性格嗫喏,所以村里人就给他起了一个“赵二蔫”的外号。

    “呵呵呵……”听到这个外号,苗英忍不住笑出了声。

    “嗯……”赵玉把脸一黑,冲李二狗笑道,“对,是我啊,二狗叔,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我爹这么大岁数了,你怎么还能动手呢?”

    其实,赵玉本来是想一拳打的李二狗满地找牙的。可是,他现在不太确定刚才偷牛杀牛之类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而且,这个“赵二蔫”仨字,已经触及到了他的霉头,他想要寻找一个更痛快的报复手段。

    “瞅瞅,厉害了啊,二蔫!”李二狗指着汽车呲牙笑道,“买大汽车了都?是不是租的啊?我听说,你小子当了警察,正好,你来给评评理吧,看看我错怪了你老爷子没?”

    接下来,李二狗便把事情的始末讲了出来。原来,今天早晨,李二狗发现自己家养的一头牛不见了,便联合着亲戚们一起寻找。

    哪成想,竟然在赵玉家的宅基地里发现了这头牛,可是,牛脖子上已经让人割了吼,被发现时,牛已经死了。

    既然这样,李二狗自然把这件事赖在了赵老爷子的身上。

    “你看啊,”李二狗指着宅基地的门口,说道,“我们找到牛的时候,那门上还拴着门锁呢!你倒说说看,这不是你家老爷子干的,还能是谁?”

    “儿子啊,别听他瞎胡说!”赵玉老妈赶紧解释道,“我们要是安心动他的牛,直接下药就得了,用得着把牛牵到咱家的院子里,而且还用刀子捅死吗?咱家宅基地都是扎的篱笆,从外面一眼就能看到里面,我们得有多蠢,才会做这样的事啊?”

    “喂,老太太!”李二狗叉着腰说,“你们蠢不蠢我不知道,但我家牛死在你家院子里,这可是事实啊!要我看啊,就是因为前几天搭鸽子棚的事,你们家怀恨在心,气不过,这才杀牛泄愤的!”

    “你!你胡说八道!”赵老爷子气得直跺脚,“你家鸽子棚都搭到了我家墙头上来,还故意往我家院子里泼鸟屎!我能不生气吗?可是,我也不至于杀你的牛啊?”

    “还说不生气?你瞅瞅你那手抖得,今天杀我的牛,是不是明天连我都要杀啊?”李二狗数落完老爷子,又转而对赵玉吆喝道,“喂!赵二蔫,愣着干嘛?赶紧劝你爸赔我牛钱,你当警察的,应该懂法吧?”

    看到赵玉没有反应,他再一次有恃无恐地挑衅道:“我说二蔫啊,当警察当傻了吗你?别以为开个破车,带个靓妹,就有多了不起了!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晚上连厕所都不敢上的胆小鬼,呵呵呵呵……”

    听到李二狗这样的作死之话,苗英怕溅到一脸血,已经把脸转到了另一面。她本以为,不出三秒钟,赵玉就会把李二狗打得体无完肤,哭爹喊娘!

    然而,这一次,苗英居然猜错了!

    三秒钟后,只听赵玉兴平气和,乃至柔声细语地说道:

    “二狗叔啊,不就是赔钱吗?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生什么气着找什么急啊?”赵玉呵呵笑道,“来来来,你不是说,你的牛死了吗?那咱们就先来查看一下案发现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