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33章 是不是唱戏?
    第二天天刚亮,顺风街大风哥水果行楼上,便赫然传来了赵玉猛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

    赵玉一咳嗽,阳台上的大亨也跟着汪汪叫了起来。

    “哎呦,要不要紧啊,”苗英躺在被窝里,慵懒地撩拨着自己额头的秀发,自言自语道,“天天咳嗽,是不是得做个体检?啧啧……”

    苗英在柔软的床上翻了翻身,再度听到卫生间里传来赵玉兴奋的叫声:“噢耶!”

    “我去,什么臭毛病这是?”苗英把手放下后,额头前的头发顿时将她整个脸盖住。

    “汪汪……”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大亨又汪汪地叫了起来。

    “走啦亲爱的,出发啦!”赵玉光着脚,兴奋地跑回屋里,伸手拉拽苗英,“来,跟我回老家玩儿去喽!”

    “汪汪……”

    “别叫了!”赵玉冲着阳台喊道,“大亨啊,放心,肯定带着你啊!我妈不是说了吗?她做狗肉一绝呢!”

    “呜呜……”大亨仿佛能够听懂似的,顿时变身成了小狗呜呜。

    “哎呀,着什么急啊?”苗英在床上打了个滚,“这才几点,反正你又请假了,再睡会儿吧……”

    “走啦走啦!这可是件大事啊!带你见见我的父母和亲戚呢!”赵玉催促。

    “什么见父母亲戚啊,你当我傻吗?你小子昨天从银行取了100万现金放到旅行包里,”苗英趴在床上说,“又非要我把路虎开来!你这么做,不就是想要回去炫耀炫耀吗?”

    “哎?”赵玉咽口唾沫,郑重说道,“此言差矣啊苗队长!要想炫耀的话,光这些东西怎么能行呢?必须得有我英姿飒爽,美貌无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苗大小姐,才是我装逼的最大本钱嘛!到时候,只要我一说你是我的女朋友,哼哼,全镇子的男人还不都得嫉妒得回家卖媳妇去?有哪一个,见过你这样的大美女?”

    “呵呵呵,你这张嘴啊……”苗英咯咯笑着,仍然没有动弹。

    “走啦,亲爱的!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二舅妈和三婶儿被我这套装逼设备吓傻的表情呢!这俩人平日里最爱嚼舌根子,说我家穷,说我没出息呢……”赵玉轻轻扑到苗英背后,见苗英还不动弹,便伸手就在美人咯吱窝一通乱挠。

    “咯咯咯……”苗英被挠得花枝乱颤,笑个不停……

    ……

    嗡……

    随着霸气的路虎发出一阵轰鸣,赵玉戴上苗英送给自己的暴龙眼镜,一踩油门,直奔老家方向而去。

    汪汪……后座上的大亨底气不足地叫了两声,心里有可能还在惦记着赵母会做狗肉的事情。

    今天,赵玉刻意穿上了一身崭新的警服,头发抹得油光锃亮,胡子剃得干干净净,一副意气风发,载誉而归的模样。

    苗英虽然没有隆重打扮,但天生丽质的她,只需要一身普通的衣服,也能彰显她那英姿飒爽,国色天姿的本色。

    赵玉的老家在秦山米阳县的鹿平镇,距离市区整整150公里。

    米阳县在秦山市远离山区的一侧,虽然地处平原,但土地贫瘠,和童阳县一样,素来都是秦山市的贫困县。

    鹿平镇说是镇子,其实就是一个镇中村,除了主干道上有些小镇的模样外,大部分都跟农村没有什么区别,土房瓦屋,牛棚羊舍,猪圈狗窝的,到处都是农村质朴的气息。

    其实,看着眼前的这些景物,赵玉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他对老家的所有感知,全都来自于穿越后的记忆之中,并非亲身经历。

    尽管在此之间他无隔阂的与老妈见了面,但是当车子驶进村子之后,他还是难免有些忐忑。

    不过,香车美女外加一兜子钞票,只要一想到亲戚们那种惊讶的表情,赵玉便免不了一阵得瑟。

    “赵玉,”苗英看着赵玉得瑟的样子,交叉着手臂说道,“你敢带我到你老家来,难道,你就不怕我嫌弃你家穷,嫌弃你的出身吗?”

    “切!”赵玉自信满满地说道,“我还不了解苗队长你吗?如果你是那种嫌贫爱富,只重外表不重内在的女人,我赵玉又怎么能选你做我的媳妇呢?”

    “唉!你这张嘴啊,”苗英叹气道,“我算是服了!”

    “不过,话要说在前头,”赵玉嘱咐道,“我家里人都是实诚人,说话没遮没拦的,要万一说了什么你不爱听的话,你就看我面子,别往心里去,回头冲我来!”

    “你倒是挺讲义气!”苗英笑道,“不过,实诚人挺好的,我特别想听一听,你小时候的那些囧事!”

    赵玉微微有些意外,停顿两秒之后才挑大拇指赞道:“有品位!”

    这时,车子已经开到了村子的中央地带,赵玉故意把车窗摇开,好让外面的人能看到自己。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村子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不会吧?

    现在是上午十点来钟,这个时候,不应该一个人也没有啊?

    难道……赶集去了?

    正琢磨着,路虎已经开过了中心地带,只需要再拐一个弯,就到赵玉家了。

    赵玉还指着一块被竹篱笆围起来的空地,给苗英介绍呢,说这块空地也是他家的宅基地,将来要是盖起大房子来,肯定非常气派之类。

    结果,汽车刚刚拐过这块宅基地,他便猛然看到,就在宅基地的前面,正围着好大一群人呢!

    我去!

    赵玉低骂一声,赶紧把暴龙眼镜高高抬起,仔细看去。这一看可不得了,怪不得之前没看见人呢!感情全村的人都在这儿呢!

    哎?

    怎么个意思这是?

    赵玉很快又看到,此时此刻,在场中央正有十多个手拿着铁锹锄头的人在对着一个老头叫嚣着什么?而那个老头,看着格外眼熟!

    不会吧?

    赵玉赶紧把脑袋探出车子,仔细一看,可不是呗?那个被人围攻的老大爷,可不就是自己的亲爹?

    再往后看,自己的老娘、大哥、大嫂、二叔、三婶子、堂妹等众亲戚也全都围在那儿呢!

    “赵玉,这……是不是唱戏呢?”苗英用食指轻轻点着嘴唇说道,“怎么没看见有拉弦子的?你们村喜欢清唱啊?”

    “大姐!”赵玉摇头,“逗我了吧?有拿着铁锹和锄头唱戏的吗?看不出来吗?打架了这是!”

    啧啧……

    赵玉咂嘴之间,忽然想起今天开的“震巽”卦来。

    震代表地位,巽代表家庭。他本以为,今天的“震”卦,应该是以他的装逼来实现的,可现在看来,恐怕得用另外一种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