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29章 邪火难灭
    啪啦!

    玻璃杯在三位监察员身前的地面上爆开,有不少碎开的玻璃渣溅到了他们腿上!

    “啊!”三个人吓得手舞足蹈,集体后退。

    “赵玉,别啊!”彭欣拼尽全力,又把赵玉死死抱住。

    “好,好啊!”赵玉指着对方咬牙说道,“你们不是想要调查真相吗?好啊,查吧,我是当事人之一,我来告诉你们吧!来……看看……”

    说着,赵玉哗啦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结实的肌肉。

    “来啊,看看……”他指着自己的小腹上的一个伤口说道,“这个是被歹徒用叉子捅的!再看看这个,”他又指了指胳膊上的一个创口,“这个是被歹徒的弩箭射中的,毒箭上涂着什么样的毒素,你们应该清楚吧?我现在还能站在你们面前,是不是特么的一个奇迹!?”

    “你……你……”男检察院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对于我们这些从死亡线上拼杀回来的警察,你们还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赵玉恶狠狠地吼道,“我和苗队长当时被十多个敌人控制,反剪着双手带着手铐,他们随时随地可以取走我们的性命!你们这些小瘪三,以为我们是在演电影是不是,你们能体会当时那种感觉吗?

    “你们想没想过我们两个当时的处境?你们尝试过,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不知他什么时候就要给你爆头的那种感觉吗?

    “你们动动你们猪一样的脑子,设身处地的为我们想一想好不好?洞穴之中,我当时身中毒箭,生死不明,在那漆黑的山洞里面,只剩下了苗队长一个人,四周围全特么是手拿致命武器的敌人,如果不把他们杀掉,我们怎么活?怎么活!?”

    赵玉的一声吼叫穿云裂石,吓得三位监察员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你们说得到挺简单,歹徒已经丧失了抵抗能力,我呸!我问你们,你们怎么证明,歹徒们已经丧失了抵抗能力,怎么样才算丧失特么的抵抗能力?”赵玉高亢地叫嚣道,“别跟我说你们那套非受迫性开枪的理论,那洞里面什么也看不见,那么多敌人,万一有一个人裤裆里藏着把枪,那我们两个还活不活?

    “哦,怎么着……难道,你们希望我们俩死在歹徒手上吗?就像傅剑星他们一样?我们死了,你们就高兴了?全秦山的警察都高兴了?哦,到时候,关系好的,就给我们送副挽联,关系不好的,就鞠三个躬了事吗?

    “我们是警察,但我们也是人啊!你当人人都想壮烈牺牲吗?”赵玉瞪着蛮牛一般的眼睛,大声质问道,“现在,我们两个经历了九死一生,杀死了敌人,活着回来了,没指望你们给我们歌功颂德,但也不至于被你们这么贬低碾压吧?

    “有没有搞错,难道……有罪的不是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歹徒,反倒是我们两个了!?凭什么?我不服!!!”

    赵玉的话慷慨激昂,掷地有声,登时把众监察员说得面红耳赤,不可辨驳。

    而彭欣亦是被赵玉的话感染,早已松开了拦住赵玉的手。

    “如果你们说有证人,有证据,好!拿出来和我们当面对质!”赵玉又道,“再大不了,我们法庭上奉陪!”

    “不是,警官,你听我们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男监察员开口解释,然而,赵玉却只对他说了一个字:

    “滚!”

    “哎,你……”三位监察员紧皱眉头,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到这位凶神恶煞一般的赵玉,还是不受控制地向外走去。

    结果,三个人刚刚走到门口,栾局长已经闻讯赶了过来。

    “哎呀,赵玉,你……怎么能这么无礼呢!”栾局长大急,一面拉住三位监察员,一面对赵玉说道,“人家只是例行公事,不可以这样的!”

    “哼!”赵玉阴冷一笑,迈步走到众人面前,竟是掏出手机,当着众人的面给廖景贤局长打去了电话。

    由于电话打开了免提,众人很快听到了廖景贤本人的声音:“喂,赵玉啊,怎么了?”

    “老廖!”赵玉豪不客气地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我接下来的话只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以后,我再看到那个什么监察组来找苗英苗队长的麻烦……我就打折他们的腿!我赵玉,说-到-做-到!”

    说完,也不等廖景贤有所反应,赵玉直接挂掉了电话。

    “赵玉,你!”栾局长吓得脸红脖子粗,却是再也不敢多说。三位监察员亦是大感懵圈,他们根本想不明白,这分局的一个小警察,怎么敢用那种口气跟市局局长讲话?

    咯嘣……

    赵玉把拳头攥得咯嘣作响,举在监察员的脸前说道:“是不是……你们现在就想尝尝腿折的滋味?”

    听到此话,三个人一刻也不敢多待,全都灰溜溜地走掉了。

    “赵玉,唉!”栾局长哀叹一声,转身也走了。

    栾局长一走,重案组的探员们这才赶紧簇拥过来,不过,除了出言安慰外,大家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然而,赵玉却谁都不理,转身来到苗英面前,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然后拉着她向警局停车场走去。

    探员们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别装大半蒜好,全都识趣地走开了,留给他俩一个独处的时间。

    二人来到苗英的辉腾车上,赵玉接过钥匙,然后坐到驾驶座位,要开车送苗英回家。

    此时此刻,苗英依然脸色苍白,萎靡不振。

    车子驶上公路之后,赵玉赶紧出言安慰道:“没事儿,有我在,谁特么的也别想动你!你做的是对的,换做我,我一个也不剩,都特么打死!这帮狗娘养的……”

    听到这话,苗英依旧无动于衷。

    “放心,”赵玉又道,“不管最后怎么着,我都会陪着你的!如果你被开除,我也辞职!如果你坐牢,那我就砸警察局的玻璃,跟你一起坐牢!苗队长啊,你别这样了好不好,我心疼啊!”

    “停车!”谁知,苗英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赵玉不解。

    “我说,停-车!!”苗英歇斯底里般的大吼了一声,赵玉赶紧脚踩刹车,将辉腾停在了便道上。

    “你……怎么了?”赵玉转回头看着苗英。

    “我以为……你死了!!!”苗英激动的大喊了一声,双手狠狠地拍着汽车挡板,拍得砰砰作响。

    “什么?”赵玉还是无法明白。

    “赵玉……”苗英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无声地滴淌下来,“当时,在你中了毒箭之后,我以为……你已经死了!那时候的我非常难受,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似的,我甚至连自己也不想活了!所以,我就像疯了一般大开杀戒,只想杀了他们为你报仇!可是……你没有死……你并没有死!”苗英近乎神经质地说道,“他们说得对,我本来,本可以不杀他们的,我……”

    “行了,别说了,别说了!”听到苗英的心里话,赵玉只觉心潮澎湃,血液沸腾,赶紧用双手把苗英紧紧揽在怀中,安慰道,“我明白了,都明白了!没事的,没事的,那些人本就该死!跟你没有关系!”

    “呜呜……”苗英将头埋在赵玉怀里失声痛哭,长达数分钟的哭泣,让她一次哭了个痛快。

    赵玉没想到,这位平日里强横霸道的苗人凤,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当下也不出声,而是一直轻轻抚摸她的后背,为其抚平创痛。

    其实,按照赵玉前世的套路,待苗英哭个痛快之后,下一步就应该是去酒店开房了!

    可是,为了尽快解开苗英的心结,赵玉却还是想到了一个近乎变态的主意,竟然带着她前往了一个与酒店截然相反的地方!

    其实,赵玉之所以这么所,不光是为了苗英,还因为他的心中也有一股邪火无法消除,所以,他要带着苗英,到这个特殊的地方来败败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