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27章 死于贪欲
    “中国古代是没有汉语拼音的,”袁树材拿着赵玉重又给他的卦文说道,“都是采用的切音法,用两个字去注一个字的音!所谓的鬼公八卦,其实就是一种已经失传的注音方法!”

    “哦?”

    赵玉不觉眼前一亮,心里赞道,真是行行出状元,虽然这个袁树材乃是一恶搞连小学都没上过的农民出身,可经过后天的努力,居然掌握了这么多知识,这等毅力也够励志的吧?只可惜,他没有用对地方。

    “只不过,和传统的切音法有着很大的出入,再加上没有实际的意义,基本已经失传了!”袁树材指着纸上的一行文字说道,“你看这里,风动水静,辫浊唔理,禹海言官,财亲双手。这四句卦文本身只是为了突出发音而已,文字并不代表任何意义。所以,得把它们拆开来,逐个分析。

    “拿‘风动水静’这四个字来说,如果按照切音的原理去拆,会表现出新的意思来!”

    “那……它表示的是什么?”赵玉急切地发问。

    “我也不知道,”道长坦然答道,“鬼公八卦之所以失传,就是因为它太过复杂。你需要找到一本图谱注解,才能知晓其意。风动水静……风动水静……”他反复地念叨了好几回,皱眉说道,“这四个字,有点儿像数字啊!辫浊唔理,啧啧……给我的感觉,也好像是方位之类!”

    “说了半天,还不跟没说一样?”赵玉没好气地喝道,“赶紧说说,哪里能找到鬼公八卦的图解吧?”

    “这个嘛……”道长摇头说道,“一般都是祖传家传的,市面上很少看见!我以前,在一所道观里面看到过……”

    “什么道观?”赵玉忙问。

    “拆迁了已经!”道长皱眉说道,“这种东西没有文物价值,我们一般都不上手的!”

    “靠!”赵玉顿感失落,看来,转了一大圈,最后还得听老妈的话,去拜访一下凌云市的那位姥爷的师弟才行。

    想到此,赵玉再度收拾东西,转身欲走。

    “那……金佛……”道长满怀希冀地问了一句。

    “行了,虽然你恶行累累,但我赵玉一向说话算话,回头,我会把金佛的资料和照片给你拿过来的!”赵玉点头说道。

    “那……谢谢……谢谢了……”

    “不过……”赵玉已经走到门口,又补充了一句,“金佛的资料我会拿过来,但是……狱警们给不给你看,我就不知道了!”

    “啊?什么?”道长瞪大眼睛,浑身颤抖地骂道,“你……你个无良警察,不讲信用你……”

    听到道长破口大骂,赵玉早已走出了审讯室,关上的了沉重的铁门。

    临来之前,赵玉已经了解到了不少关于道长袁树材的资料,这个家伙足可谓是罪行累累,没想到,除了谋杀黄晶、格格、董沛卓以及傅剑星等人外,他还参与过多起重大伤人或杀人案件,双手不知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甚至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也难怪,在用铁镐砸死董沛卓之后,他会把董沛卓的尸体丢进邱诚的棺材!

    而面对那么多刑侦探员的围捕,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引爆了炸药!

    也许,18年前的凄惨遭遇逼迫着他走投无路,但那绝对不是他可以随便杀人的理由。

    所以,对于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道义可讲。不光是赵玉,整个秦山警界的警员们都对这个穷凶极恶的袁树材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的祖坟都给刨了。既然想要一睹金佛的风采,乃是他临死前最大的愿望,那警员们,又岂能让他如愿以偿!

    或许,就让他带着对金佛那深深的遗憾死去,方能解众人的心头之恨罢!

    想到此,赵玉忽然感到后脊梁骨有些发凉,他在想,袁树材要是至死也看不到金佛到底什么模样,死后,会不会化成厉鬼啊?

    唉!

    回到看守所外的警车上之后,赵玉重重地叹了口气,心里却一直在思量一件事情。大概考虑了六七分钟的样子,他最终还是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掏手机按下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另一端赫然传来了小黄毛周洋的声音,只不过,周洋的声音有些鬼鬼祟祟的,“玉哥,这个时候,你咋来电话了呢?吓我一跳啊!”

    “周洋啊!”赵玉语气沉重地对他说道,“算了吧,你们……别弄了!”

    “嗯……好的,嗯?”周洋忽然吓了一跳,急忙压着嗓子说道,“玉哥,别玩儿了好不好?我们这边正在装车呢,你说别弄了,是啥意思啊?”

    原来,周洋等人接到赵玉的指令,此刻正在一个名叫南方花卉的花店院子里搬东西呢!搬的东西,自然是李修生一家在地窖中私藏的那些珍宝!

    容阳分局全权负责逮捕李修生残余势力的任务,几天来,他们已经把李修生的亲戚朋友盟兄弟等数十人全都抓进了看守所,正在挨盘审讯之中。

    现在的南方花卉已经是空城一座,赵玉清楚地知道李修生藏宝的位置,所以就暗地里派出小黄毛等人到这里拉货来了!

    地窖里面,几乎存放着李修生所有的家当,根据赵玉保守估计,里面的文物都加起来,至少有大几千万的样子。

    本来,赵玉势在必得,自信满满的,认为这批货自己可以悄无声息地吃下来!可是,自从他刚才审问了道长袁树材之后,却不由得改变了这种想法,所以才给周洋打去了电话。

    “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别废话了!”赵玉气急败坏地喝道,“现在把东西全都放回去,一件也不许落下,放好之后,你们就匿名报个警,把地窖的位置报给警察,然后让警方来处理,懂吗?”

    “是!”周洋不敢违令,但是,事情来得突然,还是不太情愿地说道,“可是……大哥啊,这么多好东西,实在……”

    “周洋,你听我说!”赵玉语重心长地说道,“将来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现在,全都是为了咱们大家!听我的,放回去吧!”

    “哦……好,好!全都听大哥的!”周洋在电话里冲其他的兄弟喊了一嗓子,让众人把到手的文物,又全都放回去了!

    “唉!”挂掉电话,赵玉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贪欲!

    人的贪欲,真的很难抗拒吧?

    赵玉掐着自己的额头,脑中再次回想起了将军岭事件的一些片段。

    死于贪欲!

    袁树材和李修生两人,最终全都毁在了自己的贪欲上!

    这两个人,已经用残酷的事实给自己上了生动的一课,可自己却为什么还是想不明白呢?

    贪欲就在那些不为注意的瞬间发生,如果,他今天成功黑到了李修生的家当,接手了他那些价值连城的文物,那么,以后的赵玉就再难回头了!

    或许,一个新的恶魔,又会重新开启!若干年后,他很难保证,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李修生?会不会变成一个为了追逐名利,而不择手段的人?

    正因为想到了这些,赵玉才及时住了手。

    不过,虽然战胜了贪欲,战胜了心魔,但赵玉却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是错过了一次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心里难免有些空落落的。

    谁知,就在这时,电话响了,电话是李贝妮打过来的。

    “师兄啊,刚才,那个什么纪律检查小组又来了,”李贝妮小声地说道,“他们又把苗组长带到会议室问话去了!我看到苗队长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担心她应付不了呢!”

    “他奶奶个熊的,这帮龟孙子!”赵玉赶紧掏钥匙启动汽车,同时大声吼道,“贝妮,我现在就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