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26章 最后的交易
    将军岭事件发生的五天后。

    容阳区看守所,重犯审讯室内。

    带着手铐和脚镣的袁树材被狱警带到了审讯座椅上。

    他的肩膀和大腿各中一枪,如今已然包扎着绷带。他满脸青肿,伤痕累累,早就没了什么道骨仙风之气,再加上神情沮丧,身体萎靡,倒更像一个风烛残年的小老头。

    “道长啊,又见面了,嘿嘿嘿……”赵玉刚一坐下,便阴阳怪气地笑了笑,还冲他抱了抱拳。

    袁树材恶狠狠地看了赵玉一眼,一句话也没说。

    “呵呵,”赵玉把手里的材料放到桌上,笑着说道,“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在道观里做过道长啊!我还以为,道长不过是你的绰号呢!真是失敬,失敬!阿弥陀佛……哦不对,应该是无量天尊!”

    “哼!”道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小子,这五天来,我已经跟你们这些臭警察打交道打腻歪了!别墨迹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是啊,我尽管问,但是你可得尽管说啊!不过……你别误会,我这次来,纯粹是私人目的,呵呵……私人目的……”说着,赵玉把一张写满字的打印纸递给了他,问道,“道长啊,你见多识广,受累帮我看看,这上面写得都是什么意思?”

    原来,纸上写的,都是赵玉以前抄记下来的奇遇系统卦文。

    “上面的文字只能确定发音,不能确定字义,”赵玉介绍道,“四个字一组,除去最前面的,一共有四组!”

    “什么?”道长本以为赵玉是来审案的,不由得紧皱眉头问道,“警官,你让我看这个做什么?”

    “这些都跟鬼公八卦有关系!”赵玉认真说道,“鬼公八卦,也叫极乐八卦,不知道,你老人家听说过没?”

    听到“鬼公八卦”之后,袁树材微微怔了一下,说道:“怎么……你们警察也开始玩儿玄学了?”

    “呵呵,”赵玉笑道,“与时俱进嘛!要不然,连你这大师级的人物都找不到金佛,怎么会被我找到呢?”

    “你……”一提到金佛,道长顿时萎了下去,不再出声了。

    “呵呵,”赵玉再度一笑,忽然转移话题问了一句,“道长啊,有件事我特别想不通,你说,被你杀死的黄晶,当初有着那么大的势力!可为什么,在你杀死他之后,居然什么事儿都没有呢?

    “警方也没通缉你,黄晶的手下也没有追杀你,这……是不是不太合理啊?”

    “哼!”在此之前,道长已经交代了关于他谋杀黄晶与格格的犯罪事实,因此,对于这件事情,他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当即对赵玉说道,“这个……不是很难理解吧?那个姓李的家伙,并不是黄晶唯一的徒弟。黄晶没有儿女,那么大的生意,他的徒弟们自然都想争着想上位呢!再者说,他们谁也不知道黄晶和格格到底死没死,又怎么会想到我的头上来?”

    “哦……”赵玉恍然大悟,“后来,格格的尸体被发现了,你们见罪行败露,就提前跑路了,所以躲过了李修生等人的追杀!”

    “至于警方那边,就更不可能了!”道长没有否定赵玉的话,而是接茬说道,“如果报案的话,警方就会调查黄晶的身份,他们都是做非法生意的,怎么会傻到让警察介入呢?”

    “所以,格格的尸体才一直没有人来认领!”赵玉摇头叹道,“这个格格也怪可怜的,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呢?”

    “叫崔什么珠,听上去好像韩国人名似的,”道长回忆道,“崔丽珠吧好像?我是在一次做交易的时候,看她签过这个名字!至于她是哪里人,那就不得而知了!当时,有人传言,说格格乃是在很小的时候被黄晶从外地买来的,应该是个孤儿之类的吧?”

    哦……赵玉默默点头,怪不得,连dna比对也没有结果呢!

    “不过,”道长又补充了一句,“她可不值得人可怜,跟着黄晶学得骄横跋扈,虽然长得漂亮,却是一个蛇蝎女人!”

    “就算是蛇蝎女人,也总不该死吧?”赵玉瞪了道长一眼,道长理亏之下,眼神闪躲。

    “好了,”赵玉伸手把写有卦文的打印纸收了回来,面无表情地说道,“既然你不知道鬼公八卦的事,那我也就告辞了!”

    “哦?”道长颇为意外地看着赵玉,说道,“就……这么简单?”

    “当然了,”赵玉无所谓地说,“不然还能怎样?抛开格格和黄晶的事情不说,就算连谋杀董沛卓的事也放在一边,光是你用炸药炸死了那么多刑警探员,就已经足够判你100个死罪的了!既然你都是一个将死的人了,我还有什么好跟你计较的?”

    “嗯……”道长微微低了低头,竟是不无怅然地说道,“18年前,我就已经死过一回了!多活了18年,贫道知足矣!”

    “我靠!”赵玉撅嘴,“你特么还真以为你是道长啊?用不用给你插个胡子,让你捋一捋?你丫还是醒醒吧!”

    说着,赵玉又把一份资料递给了他,说道:“你不会以为我们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吧?你好好看看,我们用你的联系方式诱惑你堂弟前来秦山找你,他已经在秦山机场落网了!

    “你亲弟弟是前天上午在夏威夷的别墅里落网的,从别墅里面搜出了大量的中国历史文物,现在,大使馆里面正在签署引渡罪犯和文物的文件呢!

    “再看看那下面,你的六个海外资金账户都已经被找了出来!还特么圣文森特和格林纳达,道长啊,你路子可是够野的,都跑这么不知名的小国里开道观去了,这是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节奏吗?”

    “啊!?”听到这样的消息,道长不觉攥紧了拳头,脑门上的冷汗也都冒了出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你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了,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自己一死,其他的事情就全都一了百了了吧?”赵玉摊开手说,“我知道,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最在乎的无非就是你那些兄弟和亲人,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们一个也跑不了!道长,醒醒吧!你多少年来打下的江山,已经完蛋了!你当道长的,太上老君没告诉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道理吗?”

    “……”道长无语之下,彻底瘫在了审讯椅上。

    这时,赵玉又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给袁树材播放了一段提前录制好的视频。视频里全都是那些被炸死的刑警家属们失声痛哭的镜头,失去了挚爱的亲人,家属们哭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

    “每一桩罪案的背后都有一公升的眼泪,但这一次……特别多!”赵玉把手机端在袁树材的面前,“你好好看看吧!道长!这些人的痛苦,都是拜你亲手所赐,和他们比起来,你的痛苦根本一分不值!”

    道长仅仅看了几眼,便已不敢直视,颓然地低下了头,浑身战栗……

    赵玉一直把视频全部播完,这才扭回头,准备离开。

    谁知,就在赵玉转身之时,袁树材忽然说道:“警官,那金佛……那金佛……应该是空心的吧?”

    “嗯?”赵玉转回头来,不明其意。

    “如果是实心的,你不可能将它从水中带出来,”道长低着头说,“而且,根据颜色和工艺判断,它也应该不是纯金的!”

    “唉……”赵玉叹了口气,说道,“道长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金佛吗?它就算是镀铜的,又关你狗屁事?”

    “警官,”袁树材张了张嘴,半天才说,“咱们最后做个交易行不行?我可以帮你破解鬼公八卦,但是……我想看一看,金佛的照片和资料……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