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405章 寻佛之路
    “可能是位于高处,或是洞顶干燥之类的原因,”田东民教授回忆道,“那具古人的尸骸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头发和部分衣物依然可辨。我们都是干考古的,可以通过遗骨看出,那是一个明朝人!

    “那是一个男子,死的时候正值中年,但是死因不明。

    “最邪门的是,在他手里,我们居然发现了一张牛皮,那牛皮应该是被桐油泡过,而且还做过特殊处理,历经了那么多年,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

    “我们小心翼翼地取下了那张牛皮,展开之后又惊讶地发现,那上面竟然书写着文字。

    “董沛卓在文字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现场就把牛皮上的文字解读了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像写电影剧本一样,”田东民不无苦涩地说道,“那张牛皮上所写的东西,乃是一封遗书!可是遗书上,却记述着一件惊世骇俗的大秘密!真的,当时,我们几个都像做梦一样呢,完全不敢相信!”

    “是不是关于金佛的事?”赵玉有些败兴地猜了一句。

    “是的!遗书正是卢牙太守邱诚亲笔书写,”田东民做出了肯定回答,“那具古尸,应该是卢牙太守邱诚的后人,不是儿子就是孙子,既然能够得到遗书,应该是他最为直系的亲属!

    “遗书的大体内容就是,邱诚生前,把包括十二金佛在内的大量财宝,全都藏在了秦山之中一个既稳妥又隐秘的地方,以备将来有不时之需。

    “为了能够记住藏宝的位置,他还秘密制作了两份藏宝图!

    “后来,邱诚突发疾病卧床不起,临死前来不及转移宝藏,便把两份藏宝图,一份传给了他的家人,一份带进了自己的坟墓!”

    听到这里,赵玉和苗英非但没有解惑,反而陡添更多疑问。如此看来,这具古人遗骸和遗书,才是整件案子的关键所在,这和他们之前推想的大为不同。

    “遗书上还透露了一个细节,”王太明一面艰难地向前赶路,一面继续给赵玉和苗英介绍道,“做事极为谨慎的邱诚,为了掩人耳目,把藏宝图刻在了两块古玉之上!也就是说,我们找到的遗书并不是藏宝图,古玉才是!

    “但是,我们找遍了发现尸体处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见到那块古玉!不知道,是不是遗书与古玉分了家,还是那块古玉被邱诚的后人不小心遗失了!”

    “我们后来查过资料,”田东民又道,“其实邱诚只有一个儿子,曾经继承了邱诚的太守职位,但是上任没有多久,农民起义便爆发了!再往后就没有了任何有关记载!

    “所以,我们觉得,那具古人遗骸,很可能就是邱诚的儿子!

    “我们在现场看到很多古代士兵的装备,我怀疑,卢牙城破之后,邱诚的儿子便带着家眷与一些兵丁逃到了那个山洞里,从那里隐居了下来,并且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年。

    “可是后来,可能是爆发了疾病什么的,人都死了!而邱诚儿子因为死在了较高的地方,这才留下了遗体!

    “所以,我们就想,是不是,金佛和宝藏,至今还隐藏在秦山之中,未曾被人发现过呢?如果,我们能够寻到那块失落的古玉,会不会,就能把它们找出来!?”

    “可是……”听到这里,苗英不觉皱眉问道,“既然有着藏宝图的古玉丢了,那是不是,宝藏已经被人寻找到了?”

    “是啊!”赵玉亦是同意苗英的说法,“那么遥远的事情,可是充满了无数种可能呢!死的那个人没准儿是个歹徒,早就把邱诚的后人杀了,把宝藏抢走了吧?还有,亲戚朋友背叛的可能性也很大,毕竟是一大批价值不菲的宝藏啊!”

    “不是的!”田东民摇头说道,“根据我们后来的种种考证,十二金佛被人找到的可能性超不过5%!”

    “不会吧?你们就能这么肯定?”赵玉还是不相信。

    “相信我,我们搞文物搞了一辈子!”王太明说道,“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十二金佛的价值有多么大!用十二天尊为原型,通体以纯金打造,其意义,其规格,其造诣,绝对已经达到了国家级珍稀文物级别!

    “如果历史上有过出现,是不可能没有记载的!

    “还有,藏宝图刻在古玉上面,邱诚的儿子必然早已把藏宝图熟记于心了,所以他没有必要留着那块玉,打碎了它!把藏宝图记在心里,才更加稳妥!”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赵玉问道,“既然邱诚的儿子牢记着藏宝图,那他为什么自己没有取出来呢?为什么还会死在……哦……”

    赵玉话没说完,自己便给出了答案:“也是,当时天下大乱,就算取出宝藏,也没什么用!”

    “是的!”王太明又说,“不管是谁,取出宝藏都没有什么用的!那个时候,能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可惜的是,邱诚的后人最后连命也没有保住!”

    “哦……”赵玉领悟,“所以,你们几个从那时候就惦记上金佛和宝藏了!你们想要找到藏宝图,把金佛找出来!而且,还选择了秘而不宣,自己发笔绝世横财?”

    “那倒不是!”田东民叹道,“我们干了一辈子文物工作,还不至于为财宝而鬼迷了心窍!只不过……唉!也许……是后来樊科长的死让我们产生了某种执念吧?我们当初竟然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那……樊鹏科长到底是怎么死的?”苗英赶紧追问。

    “唉!”田东民回答道,“我们吧……当时,其实并没想太多,我们认为,找到了金佛的线索也是一个巨大的考古发现,回去之后自然是要写好汇报材料,然后申请寻宝之类的事情了。

    “可没想到的是,当我们带着样本回去的途中,却遭遇了秦山百年不遇的一次山洪暴发!

    “太可怕了!洪水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涌来,刚才还是能走路的地方,瞬间就变成了翻滚着的黑色河流……

    “我们慌张地跑啊跑,躲啊躲的,可最后还是被洪水冲到,卷到了水中。

    “幸好,那岸边有着许多藤蔓,我和老王爬上了岸,只剩下了董沛卓和樊科长,”田东民痛苦地回忆道,“樊科长本来也可以直接爬上岸的,但他看见董沛卓快要被大水冲走,又回去救了他,让他拽到了藤蔓!

    “可是,董沛卓上岸了,可水里却忽然冲过来一根大木头,撞在了樊科长的身上,把他撞到洪水中间去了!

    “我们几个吓坏了,想要下去救人,可那么大的洪水,根本下不去啊!

    “后来,我们又看到,樊科长在水中挣扎了几下,而且还很大声地跟我们喊了一句话,他喊着,‘金佛!一定要找到金佛……金佛……’

    “就喊了那么一两句,人,就再也找不到了!”

    说到此处,赵玉和苗英可以清楚地看到,田东民的眼眶湿润,已然激动地无法再说下去。

    “回来以后,董老的精神状态,你们可想而知!他不吃不喝,失魂落魄,每天好像游魂野鬼一般,谁劝也没有用!”王太明替田东民继续讲述道,“后来,我们两个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主动找到他,跟他说,既然樊科长最后的遗愿,就是让咱们帮他找到金佛!那么……咱们何不用自己的行动,把金佛找给他看呢?用金佛来告慰樊科长的在天之灵,岂不比你毫无意义的活着要强?

    “听完之后,董老这才终于重新振奋起了精神,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义!他发誓,自己耗尽毕生心血也一定要把金佛找到!

    “可是……”说到这里,王太明忽然话锋一转,“可是,如果我们想要寻找金佛,有一个困难摆在我们的面前。因为,如果我们把金佛的事情如实上报,上级必然会向国家文物局打报告,那么到时候,寻找金佛的任务,就不会落到我们的头上了!

    “到那时,如果我们再去苦苦寻找金佛,就会多了很多掣肘和顾虑,搞不好,不但会丢了本职工作,还有可能连累家人和朋友!

    “所以,我们思虑再三,最后就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去寻找金佛的下落,以此来报答樊鹏科长!

    “就这样,我们便走上了这条所谓的寻‘佛’之路,”王太明泪眼婆娑地说道,“可没想到的是,这条路太漫长了,一走就是20年!而且,还是一条无法挽回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