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91章 有一个没有回来
    赵玉飞一般地开到文物局门口,车子几乎是横在门前的,差点儿把别人的车子撞到。

    等到赵玉下车冲上台阶之后,登时看到文物局大厅里面正围着无数看热闹的人。赵玉狠狠扒开数人,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却先是看到了捂着脸的兰博。

    “啊!?兰博,你被人打了?”看到兰博被打了一个乌眼青,赵玉心头更是焦急。

    “玉哥,算了……算了……”兰博竟忽然改了主意,急忙拦住了赵玉,不让他再往里面去,“抹阳分局,还有市局刑侦大队的,他们不但把资料带回他们警局去处理,不让咱们看,而且,还说风凉话,然后……嗯……哎?哎哎哎……”

    赵玉心里惦记苗英,哪里还听得进去兰博说话,急忙像蛮牛一般冲进了人群,期间撞倒数名无辜路人。

    最后,等到赵玉终于抢到近前的时候,这才赫然看到,地面上已经倒下了四五个人!

    再看苗英,她正抄着一个满脸开花的男子,冲他教训道:

    “是,是上级命令,我也没说不服从命令!”苗英眼神冰冷地忿忿说道,“可是,你们不该说那些风凉话,也不该打人吧?咱们都是同事,你至于说得那么刻薄吗?你们找到了文物,但你们并没有侦破杀人案!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呢,你们的尾巴都翘到了脸上来吗?”

    “我这么说怎么了!?”那名警员已经被打成了猪头,可嘴上仍是不肯服软,还在吐着唾沫星子蛮横道,“我告诉你,你把我们打成了这样,你绝对没有好下场,我……我要告你!我一定要把你告到开除公职……啊……”

    此人话没说完,便被横着冲过来的赵玉撞飞了!

    “哎呀,我的队长啊,你怎么能这样呢?快住手,快住手,别打了,别打了……”把人撞飞之后,赵玉又开始施展不要脸的老本行了,他一面拉扯着苗英,一面故意往那些已经倒地的警员身上踩去。

    赵玉脚头可是够狠,甫一踩到某人小腿上,那人登时传来杀猪般的惨嚎!

    “哎呀!”赵玉捂了捂嘴,赶紧道歉,“哎呀,不好意思,没看见!”

    说着没看见,他另一只脚却故意又踩到了他的手上。

    啊……

    “赵玉,你……”

    苗英自然明白赵玉的意思,可如此时候她不想再继续这场闹剧,便轻轻推了赵玉一下,赵玉却很夸张地飞了出去,用胳膊肘咚地顶在了某个刚要起身的警员身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那名警员亦是再度痛苦倒地。

    “住手!住手!”赫然间,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但见市刑侦大队长冯霄迈步来到了跟前,高声喝令道,“都给我住手!”

    大队长一声喝令,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

    赵玉看到,在冯霄的身后,还跟着那个抹阳分局的傅剑星傅神探。

    “队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被打人员之中,有几名是市局刑侦队的,此刻看到大队长到场,急忙上前告状,“他们容阳分局,那个……女的,打人!”

    “我知道了!”冯霄冲他怒目呵斥道,“你们这些废物,被女人打了,还好意思告状,赶紧滚回警局去,等候处理!”

    “啊?”两名探员愣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冯大队长,”苗英上前对冯霄说道,“调监控去吧!是他们先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就是,就是!”兰博赶紧颠颠地跑过来,对冯霄说道,“冯伯伯,那帮人抢走证物不说,还说风凉话,我听见了,就跟他们顶了几句。哪知道,他们动手就打人!你看我这眼睛……”

    兰博的后爹乃是市局财务科的一把手,跟冯霄都是平级的同事,而且二人的私人关系也非常不错。

    “啊?小兰,你……唉!”冯霄先是看了一眼兰博,又看了一眼苗英,然后对所有参与打架的人说道,“行了,这里不是警局,咱们都够丢人现眼的了!你们全都回市局刑警队等候处理吧!”

    说完,冯霄转过身来对傅剑星说道:“老傅,你看,全都是因为你想查看资料引起来的,既然这样,我看还是把资料放到市局,然后你们一起查看吧!”

    “不用了,大队长!”谁知,傅剑星却极为自负地说道,“打架的事,我们不想追究了!至于资料,那就让给他们容阳分局好了!苗英队长是吧?”说着,傅剑星转回头来,对苗英说道,“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的人都不该跟女同事动手的,所以,我代表他们,跟你道个歉!不好意思了!”

    “傅队……”抹阳分局被打的探员顿时懵了,他们已经被打得这么惨,怎么以为傅剑星会为自己讨回公道,却没想到傅剑星竟然会主动道歉。

    “这个……”苗英亦是有些意外。

    “老傅,你这是……”冯霄亦是无法理解。

    “冯队长啊,以后跟领导们说说,办案子,一个团队足够了,长长教训吧,以后别这么玩儿了!伤感情!”说完,傅剑星冲那些挨打的人们打了个响指,转身就走了!

    挨打的人不敢违令,赶紧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跟着傅剑星离开了文物局。

    “这……”冯霄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刚才傅剑星的话说得极不客气,倒像是在反过来教训他这位大队长似的。

    不过,秦山市局的领导们全都知道,这个傅剑星向来特立独行,思维异于常人,冯霄也没办法跟他计较!

    赵玉和苗英亦是感到异常蹊跷,听傅剑星的意思,他似乎已经找到了新的线索,根本不在乎那些老专家门的资料了。

    那么……他到底找到了什么线索?

    “行了,都散了,散了吧……”冯霄手下的探员们赶紧驱散了现场的其他探员,以及文物局的群众。

    其中,有位穿黄裙子的女文物工作者还特意跑过来给苗英竖了个大拇指,看那意思,她以前还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能一下干倒这么多男人呢!

    “苗队长,抹阳那边没事了,我的人也不会追究!”冯霄对苗英说道,“或许老傅说得对,这个时候了,咱们没必要内耗,还是办案子要紧!那么……你的意思呢?”

    冯霄的话说得极为客气,由此可见,冯霄必然对苗英的强大后台有所耳闻,虽然苗英严重违纪,他却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他们不看,那我们也不看了!谁爱看谁看吧!”苗英并不买帐,开始招呼赵玉等人,同样准备离开此地。

    “有意思!”

    冯霄无奈地摇了摇头,当即命令自己的手下,把那些老专家的资料搬走了。

    随后,他又把兰博喊到跟前,好生安慰了几句,这才离开了文物局。

    “哎呀!”赵玉后悔地直摇头,对苗英说道,“早知道打人也没事儿,我早点儿过来就对了!好些日子没有松松筋骨了!”

    “哼!哪里都有你!”苗英冷笑一声,却忽然抄住赵玉的胳膊,小声说道,“赵玉,咱们还是干点儿正事吧!我刚才查到了一个消息,或许对案情有所帮助!”

    “哦?”赵玉意外,忙问什么消息?

    “还记得吗?那三位专家年轻的时候去秦山深处做野外考察,曾经遭遇了一场洪水?”

    “嗯!”赵玉点头。

    “我查过了,当时,他们一同野外考察的,其实是四个人!”苗英的眼睛忽然变得深邃,“洪水过后,有一个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