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84章 金佛寺
    青山翠竹,花草掩映。

    赵玉和梁欢,正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往半山腰的金佛寺而去。

    赵玉这个所谓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想要到金佛寺来看一看,找找灵感而已。他自己的历史知识和文物知识匮乏,所以还把梁欢给找了过来,让他给自己当高参。

    “偷得浮生半日闲啊!”梁欢闻着潮湿新鲜的空气,饶有意味地伸了伸懒腰,“案子查得那么紧张,咱俩竟然还有机会来逛山寺!”

    “你的意思,是说我白做无用功呗?”赵玉白了他一眼。

    “老弟啊,不是打消你积极性,金佛寺不过是个景点儿而已!”梁欢说道,“咱们现在看到的寺庙不过是建于70年代而已,以前的古迹早就毁于一旦了!文物学者们也对这个地方全面勘察过,你不会认为,十二金佛会藏在这里吧?”

    “不是!”赵玉答道,“其实,我到这里来,就是想要了解一下历史而已,待会儿,我想找个讲解员或是懂行的人,跟他们扫听一下关于金佛寺的野史!我琢磨着,关于金佛的传说的话,他们或许知道得更多一些吧!没准儿,对咱们的案情会有什么帮助呢!”

    “真是服了你了!”梁欢摇头,“你这查案的路子,实在是有悖常人!”

    “对了,”赵玉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问,“老梁,我听说,秦山古代被称作卢牙,而当初的卢牙府并不在现在的秦山,而是在云阳县城,有这种说法吗?”

    “有!”梁欢肯定地答道,“准确来说,在云阳县城以西20多公里的地方,那里出土了不少文物,现在已经基本证实了!卢牙的卢字,代表的是过去的卢水河,也就是今天的秦河,而整个秦山山脉呈月牙形状,所以才有了卢牙一说。

    “至于秦山,乃是因为后来大清朝有个秦国公驻守在这里,这才改了称呼的!”

    “哦……”赵玉纳闷,“你小子懂得还真多!既然这样,那为什么金佛寺反而会在秦山这边儿,而不是云阳县呢?是不是远了点儿?”

    “呵呵,”梁欢回答,“对啊?就是这个样子,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嘛!谁说寺庙一定要建在城市里面了?佛家讲究清静无为,在过去,金佛寺就是要建在偏僻的地方的!你瞧,这里山清水秀,也是风景独好嘛!”

    “哦……”赵玉点头之后,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忙说,“对了,我前几天淘来了一件明朝钧窑的花瓶,你回头帮我找个行家给卖了吧!”

    “你这思维够跳跃的!”梁欢吐槽之后,忽然回过味儿来,忙摇着头笑道,“呵呵呵,小赵啊,你别跟我闹了!明钧窑的花瓶,你知道得多少钱吗?你淘来的,哪儿淘来的?多少钱?底面上没写着微波炉专用吧?”

    “信不信由你,但是你记着这件事,我必须得把它快点儿卖了,要不然放在家里老怕不安全!”

    “好吧,好吧……”梁欢虽然答应,却哪里会相信,赵玉所说的花瓶会是真的?

    接下来,二人又聊了聊关于那件古装女尸案的情况。梁欢说,张景峰已经用尽平生所学在找那个“格格”的消息了。他怀疑这个“格格”可能生前故意隐瞒过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才导致了无法确认尸体身份。

    不过,根据李萌琪提供的线索,他们已经开始调查那些曾经跟格格接触过的老江湖了,只是因为这些老江湖死的死,逃的逃,要把他们找出来,目前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今有了“格格”这条线索,至少有了些查询的方向,不像以前那样虚无缥缈。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金佛寺的正门。

    金漆的大门虽然古朴庄严,却全都是现代重建的。

    其实,别看这里叫做金佛寺,但景区最大的卖点还是在于寺内的莲花池,莲花池里开放着各色荷花,除了供游人参观外,还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

    而且,寺内还有一块碑林,那里留存着不少古代的石碑,上面刻着佛经文献之类,也使不少书法雕刻爱好者趋之若鹜。

    门票25元。赵玉和梁欢自然不想买票,他们掏出警官证,对检票员说自己前来调查案子,并且想要直接询问景区的负责人。

    结果,就在检票员听说他们两个乃是警察之后,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也没说让他们进去,也没说要找负责人。

    赵玉登时来气了,冲案检票员吼道:“看什么看?办案呢!想妨碍公务啊你?”

    “不是……不是……”检票员皱起了高高的眉头,指着景区里面说道,“刚来了一波,怎么又来一波儿呢?”

    什么!?

    赵玉微微一愣,本能地警觉起来。难道……还有别的探员也在这里侦查?谁!?不会又是那个傅剑星吧?

    “什么意思啊?还一波儿一波儿的呢?”梁欢并没有想太多,急忙催促道,“赶紧的,哪个是负责人啊?”

    “等一下!”

    赵玉急忙按住了梁欢,然后向售票员示意了一下,这才拉着梁欢,悄悄地往景区里面去了。

    根据售票员手指的方向,他俩很快看到,在一间景区办公室的门口,正有两个身穿警服的人站在那里问话。

    一开始,赵玉还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待看到那两名警察的穿着之后,他这才放松下来。原来,那俩人穿的乃是派出所的制服,应该是两名民警而已,并不是刑警探员。

    呼……

    闹了半天,虚惊一场这是!

    于是,赵玉这才带着梁欢向前走去,同时看到,两名民警正拿着一个记录本,在做着记录,而在门口处,还有一位穿着体恤衫,戴着眼镜的人在回答着什么。

    “你好!”

    赵玉端着自己的警员证,直接上前打了个招呼。

    “咦?刑警?哪个分局的?”两位民警微微一愣,似乎对赵玉二人的出现非常意外。

    “容阳分局的,我们来找这里的负责人问点儿事情!”赵玉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我就是,我是景区的主任!请问……”

    那位戴眼镜的男子自然更加意外,可他话没说完,却被一位民警打断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那位民警纳罕地对赵玉问道,“兄弟啊,怎么还动用刑警了呢?又没出什么大事?”

    “啊?出事儿?”赵玉亦是不解,忙反问了一句,“什么事儿?”

    “是啊?”另一位民警说道,“没出人命,也没丢东西,不算什么大事儿吧?你们……嗯……哦……”两位民警恍然大悟,“难道……你们是来查别的案子的啊?”

    “什么,别的案子!?”赵玉真的被这俩人说迷糊了,好奇地问道,“难道……这里出了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