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83章 不是办法的办法
    探员们都不是傻子,对于赵玉和苗英之间的暧昧关系,自然是能够看出点儿什么来的。

    不过,探员们也都惜命,一个是狂暴天王,一个是女中豪杰,他们哪一个敢胡言乱语,暗地里说闲话?

    这不,当早晨第一波换班的探员进入办公室,看到赵玉和苗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之后,全都低着脑袋,假装没有看见。

    其实,赵玉站在白板面前苦思冥想,苗英则依旧趴在角落里昏睡不醒,二人根本没什么特殊情况。而且,就算赵玉想有特殊情况,苗英也得同意才行?

    这俩人虽然还在暧昧阶段,却依然没有明确关系。尤其是在赵玉勇救花花之后,苗英心里自然老大得不痛快。

    “赵组长,怎么又多了一面?”大飞凑到赵玉跟前看了一眼,待看到白板上写着什么金佛之类的字样之后,顿时惊诧,“这……什么意思啊?金佛寺?是带莲花池的那个吗?”

    赵玉没有理他,还在想着自己脑中的案情分析。

    不过,听到一阵噪杂,苗英却是醒了。她打了个哈欠,也来到赵玉跟前查看。由于趴着睡了一晚,苗英那清爽的蘑菇头已经变得蓬乱不堪。

    苗英拍了赵玉肩膀一下,问道:“喂,问你呢!什么意思?又有新案子吗?你看看你,我让你去查文物,你先是查出一帮造假贩子,现在又查出一个江湖传说来,是不是有点儿奇葩了?”

    赵玉被苗英一拍,顿时缓过神来,这才把他打探来的新消息讲给了大家听。当然,他中途把李修生给省略了过去。

    探员们听后,那感觉自然比赵玉当初还要不可思议,大家连连摇头,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这种历史传说会是真的!

    “寺庙里供奉的佛像都那么高大!”小刘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用金子铸一个,可能吗?别说十二个,一个也受不了吧?连皇帝也不见得造得起!”

    “傻啊你!”梁欢反驳道,“谁说非得铸大佛了?小的也一样可以用来供奉嘛!拳头这么大不就成了?不过……这个传说还是虚无缥缈了一些,没有确实的史料记载啊!”

    “你们没去过金佛寺吗?”大飞说道,“里面没见着什么金佛石佛吧?只是在大殿里面有几尊大佛而已!我女朋友还磕过头呢!”

    “玩儿去,”梁欢摆手,“金佛寺早就毁过多少次了!你说的那些全都是后来在原址上新建出来的,连原来的样子都不是了呢!也就那个莲花池应该还是古代的,不过,也损毁得差不多了!”

    “可惜啊……”忽然,苗英交叉着双臂说道,“我听说,市刑警队已经搜索过三位老专家的工作室以及家里了,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根据他们家人的口供所说,在临走前,三个人全都带着大行李箱出门去的!现在是夏天,能带多少衣服?估计,应该是把资料装里面带走了!

    “要是能够知道那些资料都是什么,或许就能印证是不是寻找金佛的说法了!”苗英说完之后,不等大家发表意见,又自言自语道,“要不……我再问一问我那个朋友,看看能不能从资料里面找到跟金佛有关的东西?不行……我一问的话,别的分局也差不多都知道了,我看……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赵玉,你怎么着,跟我去吗?”

    “不!”赵玉依然面对着白板说道,“我好像……好像还有点儿东西没想明白……我得再好好想一想……”

    “那好吧,大侦探!我正好得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先……”苗英点头说道,“我还是自己去吧!你们这边有什么消息,别忘了及时通知我!”

    说完,苗英又跟探员们交代了一点儿事宜,这才离开了办公室。

    直到苗英走了都有十多分钟,赵玉这才忽然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发出了一声懊恼的“哎呀”声!

    探员们都还以为赵玉有了什么惊人的发现呢!急忙凑过来出言询问。

    然而,赵玉根本不是想到了案情,而是忽然想起了今天开的卦文来,“艮坎”卦啊!

    “坎”代表女人,刚才苗英又说洗澡又说换衣服什么的,这不明明是个自己亲近女神的大好机会吗?

    哎呦我去!

    赵玉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个后悔啊,自己光顾着想案情了,把这等美事都给忘掉,真是不应该!

    不过,辉腾车那么快,现在苗英早已远去,再追也没用了!

    无奈之下,赵玉唯有继续思忖案情,看看在“艮”卦上能不能有所斩获了?

    可是,研究了这么长时间,赵玉却根本没有任何发现。到现在,他也猜不透,那伙儿盗墓贼以及三位老专家盗墓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猜不透目的,就更没法断定金佛的事。

    而且,就算能够断定金佛的事,也没办法查出盗墓贼们和两外两位老专家的去向。

    这个……可怎么办?

    今天可是开出了“艮”卦的,不会连案情也没办法突破吧?

    思来想去,赵玉觉得,他还得再联系一下他的“私人顾问”李修生,看看这位文物界的暗黑大师,能不能想到什么新的点子?

    此时此刻,他给李修生安装下的隐形摄像头还在呢!打开之后,他意外地看到,李修生竟然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手背上还打着点滴,竟然病了!

    我去!

    赵玉一阵郁闷。看来,这位李大师经过了昨天的一通忙活,再加上赵玉给他的惊吓和敲竹杠,竟然病倒了!

    这可……

    赵玉刚刚拿起的手机,只好又放了下去,没办法再给他打电话了。

    啧啧……

    那接下来,还能怎么查呢?

    赵玉知道,由于傅剑星找到了失窃的文物,所以市局现在特批给了他们权力,叫他们抹阳分局全权负责追查那伙儿盗墓贼的下落,而其他分局不得插手!

    虽然不让插手,但是案情的进展却还是共享的。

    傅剑星他们使用了双管齐下的办法,一方面通过藏匿文物地点附近的监控视频追踪嫌疑犯,另一方面则通过收购文物方面的消息,来扫听他们的信息。

    可是,如今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却仍然没有什么进展,想必他们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由此看来,这伙儿盗墓贼绝对不是一般人物,他们不但盗墓厉害,而且还有一定的反跟踪能力,绝对不好对付!

    既然连傅剑星都搞不定,那自己就更没有插手的意义了!

    所以,要想赶在他们的前面把人抓住,就得另辟蹊径才行!可是,自己的蹊径在哪儿呢?

    别说,经过一番思来想去,赵玉还真想到了一个办法,只不过,那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