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74章 又一个没想到
    “我的两个御用鉴定师,都跟我一样,进来了!”李萌琪颓然地说道,“不管什么犯罪分子,什么盗墓贼,总不能到看守所来找他们鉴定吧?”

    关于鉴定文物的事情,赵玉倒是并没有多大期盼。因为,盗墓贼手中很可能还有剩下的两位文物局老专家,这俩人完全可以帮他们鉴定。

    而且,高级别的盗墓贼本身就是鉴宝专家,有的甚至比专家还要厉害。所以,对于鉴定文物这一块,赵玉本就没做希望。

    因此,赵玉转而把重点挪向了销赃渠道,忙问:“大姐大,如果盗墓贼想在本地出手的话,会去哪里呢?”

    一提到这个敏感话题,李萌琪不由得又沉默了。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那势必等于出卖朋友。

    “大姐大,我用我的人格保证,绝对不会把你卖了!而且,如果我去找他们,也不用什么警察的身份,这总行了吧?”赵玉一面安慰,一面摸了摸手机上的照片。

    “唉!好吧!”李萌琪叹道,“花市街53号,万国花卉,你到那里去找一个李老板!这个人,是专门收购地下文物的,没有比他再专业的了!”

    等等……

    花市街?

    一提起这个地名,赵玉立刻想到了昨晚的那场大战。怎么这么快……又冒出来一个花市街?

    53号?

    万国花卉。

    哦……名字不对,这个花卉店铺的名字,跟肥肠的并不是同一个。

    “就说是我的朋友就行,不过,你……最好以买家的身份……”李萌琪想了想,说,“如果连李老板也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就说明盗墓贼不会在秦山出手了!”

    “好!”

    赵玉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琢磨,看来,这个花市街还真不简单,又是造假文物,又是收购真文物的,难道那里都是家族企业不成?

    既然对于李萌琪的问话已经结束,赵玉便想要收起手机,转身离开。

    谁知,李萌琪却忽然对赵玉央求道:“警官,不好意思,我能再看一眼你的手机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我的女儿了!”

    看到李萌琪思儿心切,赵玉也不好反驳,便把手机递给了她。李萌琪急忙接过手机,仔细端详起女儿的照片来。只看了那么几眼,她的眼中便再度含满了泪水。

    赵玉则不错眼珠地看着李萌琪,脑子里在飞快地琢磨,这个女人还会知道些什么?

    文物,文物……她是一个收购文物的行家,除了那个李老板之外,她还能告诉我什么呢?

    李萌琪已经五十多岁了,光是黑庄一案,便足以判她一个无期,她的后半辈子,恐怕只能在监狱中度过了!

    不过,这个女人经营黑庄那么多年,也算是风光过,或许……

    等等……

    秦山!

    黑庄!

    那么多年!?

    那么……

    忽然间,一个奇葩的念头从赵玉脑中闪过,他急忙一把抢回自己的手机,然后三两下,便从内网上导出了另一张照片来。

    这一张照片,不是别的,正是当年的古装女尸案的女尸照片。

    “大姐大,你再看看这张照片,这是18年前的一件旧案,”赵玉把照片递给李萌琪道,“你注意看看那人身上的衣服,那是一件真正的古装,你仔细看看,能想到点儿什么吗?”

    李萌琪没想到赵玉会给自己看什么死尸,登时脸色微变,极不情愿地看向了照片。

    “从款式上看,应该是清朝的!而且……”李萌琪紧锁着眉头,不太确定地说道,“衣服如此鲜艳,应该是新的吧?”

    “的确是清朝的,而且是真的古装,不是新的啊?”赵玉解释。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嗯……”李萌琪不好意思地说道,“能帮我找一副老花镜来吗?眼花得厉害!”

    “好!”赵玉急忙向看守求助。

    “警官,我说新的,是说这件衣服没有人穿过,要我看呐,这件衣服,应该是某人用来陪葬用的,墓主人应该是位贵妇人之类!”李萌琪推测道。

    “哦……行啊你!”赵玉恍然大悟,“大姐大啊,你这不是对墓葬挺有研究的吗?还说什么晦气,不收地下文物,又逗我了吧?”

    “咳!干我们这行的,怎么着也得懂一点点吧!”这时,看守把老花镜拿来了,李萌琪戴上之后,又仔细地看了起来。

    “警官,我好像有点儿印象,这是不是很多年前,改造秦河大桥的时候发生的那件事?”李萌琪疑惑地问道,“我不明白,你让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嗯……”

    赵玉正在琢磨说辞,谁知李萌琪却紧接着又来了一句:

    “真是奇了怪了,这件事,我跟谁都没有说过……你怎么会知道呢?”

    啊!?

    陡然听到李萌琪的说话,赵玉不由得吓了一跳。

    什……什么意思?

    难……难道说,李萌琪跟古装女尸案有联系?

    “呵呵……”李萌琪却忽然笑了,认真地说道,“好吧,既然当初我什么也没说,那么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其实,照片上死的这个女人,我的确是见过的!”

    啊!?

    我滴奶奶熊,这……什么节奏啊这是?

    赵玉不由得大吃一惊,他今天可是没有开出“艮”卦呢!怎么忽然又查到重要案情了?

    “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赵玉惊诧地问。

    “不知道,”李萌琪认真地回答,“只是见过一面而已!”

    “啊?见过?”赵玉忙问,“怎么见过?”

    “唉!反正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说也就说了吧!”李萌琪端着赵玉的手机说道,“我的生意,是从我公公的手里接过来的。大概20年前吧,那时候,我还只是我公公的一个小跟班,帮忙打理一些账务之类的东西而已。

    “曾经,就在我公公的书房里,我见过这个女人,而且不止一次!”李萌琪回忆道,“那是个南方女人,长得非常漂亮,看一眼就让人过目不忘。”

    “哦?那……她是什么人呢?干什么的?”赵玉忙问。

    “我估计,应该也是干我们那一行的,只是估计啊,我公公那人做事很严谨,脾气也大,不敢问的!”李萌琪琢磨着说,“后来,过了两三年的样子,然后我就看到了报纸上的新闻,以及政府张贴的寻尸通告。尸体有些腐烂了,但我能认出来的,绝对就是那个女人!”

    啧啧……

    赵玉认真地听着,由此看来,那件古装女尸案,亦是非常复杂。

    “别埋怨我知情不报啊!”李萌琪坦然说道,“我们都是干见不得光的行业的,最忌讳的就是跟警察打交道。而且,我公公对那个女人似乎关系匪浅,我还担心,她的死会跟我公公有关呢!那就更不敢乱说话了!

    “嗯……怎么……这么多年了,这件案子,还没侦破吗?”李萌琪很感兴趣地说道,“我记得,这件案子当时挺轰动的,村里还为此请来了不少和尚做法事呢!

    “警官,我是这么想的,那个女的之所以蹊跷的死了,肯定是跟情有关,因为……那个女人真的长得太漂亮了!我活了这么久,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人!”

    跟情有关?

    情杀吗?

    “还有,我还记得一个细节,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们,”李萌琪又道,“当时,我公公在和那个女人谈话的时候,老是提到格格这两个字,后来我才听明白,感情‘格格’就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应该是爱称,或是小名,或者……外号之类的吧?”

    格格?

    听到这里,赵玉的眉毛拧得更紧了。

    “所以,应情应景啊!”李萌琪叹道,“把人杀了,还要给她穿上一件清代的大红袍,不是为情,还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