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66章 因何杀人?
    晚上11点半,容阳分局重案组。

    此刻,赵玉正在用他从女厕所偷听来的傅剑星的说辞,在忽悠着一众警探们。赵玉添油加醋,说得眉飞色舞,俨然把自己说成了福尔摩斯再世。

    探员们不知道这些都是他偷听来的,还真都被他忽悠住了,听得是极为认真。

    不过,唯独苗英听出了一点点不对的苗头,急忙打断赵玉,并且数落他道:

    “赵玉,不对啊?之前你跟我通电话的时候,可没有说得这么神啊?你小子,竟然又敢对本队长隐瞒不报,是不是还想找打?”

    看到苗队长的拳头,赵玉这才蓦然止住,拱手讨饶。

    “苗队长,市局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会儿查一会儿又不让查的,这不是捉弄人玩儿吗?”梁欢绷着脸埋怨道,“你说,这大半夜的,又下着大雨,还让各警队候命,这到底什么意思啊都?”

    “没办法!”苗英说道,“上级命令就是上级命令!其实,这样做也好,省得大家为了查询老专家失踪的视频而你争我夺。

    “放心,我已经托关系扫听过了,市刑警大队插手之后,会主抓这件案子。但是,因为前面有言在先,他们最后还是会跟咱们这些分局分享一些资料的!咱们不能现场查案,只能通过共享的资料来进行分析,按照自己套路去走。

    “所以,这场破案比赛,还是在继续着的!只是由那几名代表,变成了所有的分局!随后,谁们能第一个识破真相,捉住凶手,谁们就是风光无限的冠军!”

    “有意思!”大飞撸起袖子说道,“案子那么有意思,破案方式也挺有意思!有干劲儿了,争取拿冠军啊兄弟们!”

    “真搞不懂他们!”张景峰却是不颇为地说道,“饭是抢着吃得香,但是这案子,怎么能抢呢?抢来抢去,别再把重要的证据搞丢了呢!总之,市局刑侦队的那帮人,我可是放心不过。”

    “苗队长!”李贝妮忽然举手说道,“兰博在云阳县那边来信了,说云阳县的监控视频资料,已经由市局刑警队上传到内网,咱们可以查看监控了!”

    “好!”

    苗英立刻调派人手,去查看监控视频去了。赵玉则没忘了嘱咐他们,要多留意哪个时间段的视频。

    “师兄啊,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李贝妮夸赞道,“以前,你那么……那么……可现在……竟然这么厉害了!竟然连尸体死了多长时间都能知道,我当初,还真没没看出来呢!”

    “你是想说,我当初那么流氓吧?”赵玉浑不在意地说道,“你没看出来的事多了,赶紧给你师兄倒杯咖啡去,老样子,两包糖!”

    “好嘞!”李贝妮立即起身离开了座位。

    “哎呀,我来了,我来了!不好意思,来晚了!”李贝妮刚一起身离开,从门口便进来的一个刚刚收起雨伞的人。

    此人正是原来a组的组长,现任b组的组长毛伟!

    毛伟几乎是和赵玉一起康复出院的,他的腿伤也已经完全好利索,可以自由走路了。

    虽然之前毛伟和苗英还有赵玉闹得有些不太痛快,但是毛伟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为人随和。

    上班之后,他也主动找到苗英,对她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同时也找赵玉谈过,希望以后能跟赵玉和睦相处,相互关照。

    其实,赵玉也好,苗英也罢,他们对毛伟本就没有什么阶级矛盾,现在看到毛伟态度如此诚恳,二人自然没有理由再跟他较什么劲儿。

    于是,三个人重归于好,各司其职,使得容阳重案组的工作又回到了正规之上。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毛伟还在为自己的迟到找着借口,“打车根本打不着!哦,苗队长,来的路上,我已经听说了,现在那件全市瞩目的案子怎么样了?有最新进展了吗?”

    听到毛伟发问,苗英便把有关的最新消息告诉给了他。

    “哎呦,这可真是越来越没法理解了!”毛伟挠头说道,“文物专家居然跟盗墓扯到了一起,这也算是一件丑闻了吧?”

    “老毛,亏你还是组长呢!说话可得负责任,这要是让记者听到,文物局非得跟你拼命不可,包你吃不了兜着走……”张景峰笑着说道,“要我看呐,这个问题或许不难解释,事情的经过,有可能是这个样子:

    “三位老专家之所以撒谎,乃是想要去野外考察点儿什么东西,又不想让家里人操心。可是呢!当他们考察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一帮盗墓贼,结果,盗墓贼迫不得已就把他们杀了!所以,抓住盗墓贼,案子就结了!”

    “老张,你说得还真挺轻巧!”梁欢反驳道,“要考察东西,不告诉家人可以,可是叫上单位的几个小伙子不行吗?他们都那么大岁数了可是!还有,现在只找到了一具尸体,另外两个人呢?既然盗墓都成功了,人也杀了一个,那干嘛不一口气都杀了?另外两个人,现在在哪儿?”

    “或许……”张景峰又道,“盗墓贼看上了文物专家的厉害,顺便留个活口,让他们鉴定鉴定那些出土的文物了吧?”

    “不!你们根本不了解这个行当!”梁欢郑重其事地说道,“跟你们这么说吧!一般来讲,很少有听到盗墓贼会杀人灭口的事情的,盗墓贼都是贼,并不是专业杀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动杀人的念头的!

    “我再告诉你们,像太守墓这样的墓葬,其实是很少能出什么厉害东西的!陶罐、瓷器、玉片、铜钱,撑死了还有一些金银。这样的墓葬和那些王侯墓比起来,可是差得太远呢!

    “所以,为了区区一个太守墓,不值得!如果被人撞见了,他们宁可放弃,哪怕是被人捉到,也绝对犯不上杀人的!

    “不信,你们看看刑罚条例,盗取这样规格的墓葬,是判不了重刑的,最多不会超过10年!”

    听着梁欢对盗墓贼和墓葬的分析,苗英亦是若有所思。

    从她得知死者乃是一名考古专家之后,同样有着类似的疑惑。她总感觉,事情可能不止眼前看到的这样简单。在这桩蹊跷离奇的古墓杀人案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什么更厉害的东西!

    长期以来,苗英似乎是形成了某种习惯,一旦自己苦思冥想而不得方向的时候,她就会本能地去寻找一下赵玉。因为每逢这种时候,赵玉总能说出一些既独树一帜,又令人眼睛一亮的想法来!

    结果,左瞅右看之下,苗英却发现,赵玉正在对着一台电脑的显示屏凝神思索。

    “赵玉,你看什么呢?”

    好奇之下,苗英不但问了一句,而且还迈步走到了近前。与此同时,李贝妮也已经沏好了咖啡,端到了赵玉面前。

    结果,二女往赵玉的屏幕上一看,顿时看到了一具身穿着古代大红长袍的女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