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62章 隔墙有耳
    哗啦啦……

    随着脚下水声响起,赵玉赶紧往旁边一蹦,差点儿被水溅到。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奶奶个熊的!”赵玉愤愤地骂了一句,这才走下厕所的蹲便器,来到洗手池洗手。

    简陋的宾馆,不但没有独立卫生间,连马桶都没有,公共厕所里都是老式的蹲便器,甚至连个隔断也没有!

    洗手池有一面粘着胶带,满是裂痕的镜子。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玉拨动了一下自己新长出的头发。

    还真像王飞科长说得那样,虽然头顶上有一道缝过针的伤口,但是因为毛囊没有受损,头发长势良好之后,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来了,只是额头留下了一小处伤疤而已。

    时隔一个多月,赵玉脸上的伤亦是踪迹全无,锁骨、肋骨以及肩胛骨上的骨裂,也都恢复得差不太多。

    只不过,今天可能因为雨天潮湿的缘故,还是有些不太舒服,浑身发紧。

    古墓杀人案!

    赵玉摇头叹息了一下,脑中再度想起了这件离奇的案子。现在,虽然验尸报告还没出来,但是所有参与调查的分局却早已经开始行动了。

    赵玉亦是没有落后,不但提前派人去调取附近监控视频,而且已经通过小黄毛等人,去扫听江湖中的风吹草动去了!

    不知道,这件案子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古代的墓葬中,竟然躺着一个现代死人……啧啧……

    谁知,当赵玉想到这一层的时候,脑中忽然蹦出了一个新奇的念头来,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抓住这个念头,厕所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走进来的,正是那个大胡子傅剑星。

    虽然都是坐着同一辆中巴车过来的,但是这些探员之间并没有正式介绍过。因此,当傅剑星与赵玉碰面之后,二人仅仅是点了点头而已,彼此一句话也没说。

    点完头之后,傅剑星便脱掉裤子,蹲在了蹲坑上,手里还拿着厕纸。

    赵玉已经洗完了手,自然是推门出去。

    可是,在出了厕所之后,赵玉却忽然想起苗英的嘱咐来,苗英叫赵玉小心这个傅剑星,说此人异常狡猾。

    啧啧……

    赵玉捏着自己的下巴颏,心里琢磨,要不,老子先整一整他,给他来个下马威?

    那么……怎么整呢?

    外面下着雨,也没处买鞭炮去……

    就在赵玉站在门外琢磨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厕所里面的傅剑星说起了话,听起来,他似乎正在跟谁打电话。

    哎?

    要不,先听听他说些什么?

    赵玉刚想迈步往厕所门板上凑,却忽然意识到,那门板下面有着缝隙,走廊里面亮着灯,自己一凑上去,必然会被傅剑星发觉。

    要不……把灯关了?

    不行!灯一关,那家伙更加警觉了?

    赵玉左右一看,顿时把目光瞄向了隔壁的女厕所!这间山村旅馆里面除了他们这些查案的探员外,基本没住什么客人,女厕所应该是没有人在的!

    想到此,赵玉便悄悄地猫进了女厕所,抬眼一看,里面果真没人。他便插好了插销,然后来到了男女厕所之间的隔断旁边。

    等他贴着隔断倾听之后,傅剑星的声音,赫然清晰:

    “我跟你这么说吧,老李,”傅剑星似乎用手捂着手机,声音有些发闷,“记得永泰公主墓吗?巴掌大的墓穴,60多个盗洞!而这个太守墓,却只有1个,而且还是最近刚打出来的,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太守墓,连那些古代的盗墓贼都找不到,埋藏得相当隐蔽!这也说明,能把这个墓葬盗取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唉?

    听到这话,赵玉顿时来了兴趣,看来,这个傅剑星正在跟他们分局里面的同事聊案情呢!而且,他的见地似乎跟自己有着共同之处。

    于是,赵玉听得更加仔细。

    “你问我?我在厕所了!蹲坑呢!这破地方!”傅剑星又道,“我有什么办法?非要安排俩人一屋,外面又下着雨,我能上哪儿打电话去?放心吧,没人偷听,厕所就我一个人!连隔断都没有的,一目了然!”

    赵玉嘿嘿一笑,心里说话,叫你一目了然,却想不到隔墙有耳吧?

    “这个墓葬特别不寻常,”傅剑星又说,“我调查了一下其他地区出土的太守墓,没有一个是规模这么大的。而且,这个地方也挺有意思!很难想象,一个古代的封疆大吏,会把自己葬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总之,感觉不对劲儿,好像有什么不合理似的!

    “嗯……对对对,也许吧……我知道,谁不想趁着这个机会露一露脸?但是,着急没用,道路上的痕迹都被后来的车辆抹去了,咱们只能从云阳县的监控上下手了!对,叫咱们的人快点儿,我担心会被人捷足先登!

    “哦,还有,以我的专业来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25天左右。但是,我断不准古墓里面的环境会对尸体有什么影响,所以,最好是重要检查一下,20至30天,从云阳县经过的车辆。而且,运送这种盗窃文物,一般都会在深夜进行……”

    靠!

    赵玉不由得暗暗吃惊,看来,这个人果然是个行家里手,非但一早就想到了这么关键的地方,而且比自己想的要详细得多!

    “什么?你说死者吗?是的,由市局的法医检验和比对去了,我估计,不出三个小时,便会有结果了……

    “不不不,我告诉你,那个死者绝对不可能是盗墓贼!”

    此言一出,赵玉再度惊诧,没想到,这家伙同样看出了端倪。

    “不信咱们就打个赌,这么专业的盗墓团伙,是不可能发生内讧的!”傅剑星胸有成竹地说道,“好几点都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却是太简单了,我估计是个侦探都能看出的!

    “喏,第一个就是年龄,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判断,死者至少60岁往上,搞不好,甚至70岁也有可能!”傅剑星说道,“没有这么大年龄的盗墓贼,还会亲自下墓葬的!

    “而且,死者根本就不是盗墓贼!

    “对,肯定!因为死者锁骨上方有个手术伤疤,说明他动过跟甲状腺有关的手术;还有,他的右脚鞋底摩擦比左脚严重,说明他的腿脚不便。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盗墓贼?

    “不不不,绝对不是死后被人从盗洞拽下来的……

    “对!我注意到过,死者衬衣袖口下方,还有大小腿正面粘有明显的泥土痕迹,这说明死者是自行从盗洞爬进来的!如果是被拖拽下来,衣服上会有擦痕……

    “从死者头部的伤口来看,凶器应该就是盗墓使用的铁镐,这样的正面伤害,一定会造成喷溅痕迹的。我已经找到了,说明行凶现场就在那间墓室里面……”

    老天……

    听到傅剑星的分析,赵玉只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真想不到,此人竟然这么厉害!那么细微的细节都被他注意到了,这简直就是福尔摩斯啊?

    “我再跟你分析一下凶手的心理侧写吧,”傅剑星又道,“杀人之后,直接把人塞进了古人棺材,压在古人尸体上,还盖上了棺材盖!

    “说明,这个凶手应该因为常年的盗墓受到过心理影响,残暴,狠辣,乖戾,而且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心理畸形。他把死人塞进古人棺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就是感觉好玩儿而已!

    “而且,这样的人多半会有前科!所以,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附和这些特征的嫌疑人……”

    前科!?

    赫然听到这两个字后,赵玉似乎又想起了之前那个念头。

    “哈哈哈,行了,别恭维我了!”傅剑星笑道,“这次来的都是精英,咱可不能有半点儿马虎!尤其是容阳分局派过来的那个,别看年纪最小,但是连棉岭大案都能破掉的家伙,咱们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我听说,那家伙路子挺邪的……”

    没想到,竟然听到关于自己的消息,赵玉自然要仔细听一听。然而,他刚听了一句,外面却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咣咣咣……”

    但听一个老大妈的声音从门外喊道:“喂,这是谁把门锁上了啊?开下门吧,憋不住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