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53章 没门
    也许是各怀心事,待到苗英喂赵玉喝完粥之后,二人便止住了打情骂俏,你侬我侬,又开始讨论起案情来。

    通过苗英的介绍,赵玉这才知道,原来他在蛋糕店后面空地上发现的那些摄像头,其实不单纯是用作摄像之用,而是一种目前国内最为先进的报警系统!

    那些摄像头可以清晰准确地捕捉到异常状况,尤其是当有人经过的时候,它会自动发出警报。一旦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仓库内的人便可以及时发现。

    譬如,当赵玉被电击枪击昏,被犯罪分子们抬进仓库的时候,里面的人甚至可以清楚地知道,那附近的楼层上有没有人正站在窗户边,会不会忽然瞅见他们之类,非常智能化。

    正是因为有着如此先进的报警系统,警方根本猜不着,犯罪分子们会把老巢设在那种地方!

    赵玉估计,早先他无意中发现空地上的摄像头时,由于摄像头都是关闭着的,说明犯罪分子们应该曾经一度遗弃过那里!

    而那段时间,恰好是警方发现蛋糕店有问题,监视蛋糕店的期间。

    也就是说,犯罪分子们因为肇庆之死,担心老巢被警方发现,所以弃用了一段时间。可是,由于有那个叛徒陈铎的加入,他们很快获知,警方的注意力全在蛋糕店里,而并不知道后面别有洞天。

    因此,犯罪分子们这才又杀了回来,就那样天天躲藏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继续干着他们的罪恶勾当!

    如果不是被赵玉一举端掉的话,那么不管是罗小虎还是周安东,以及那些曾经跟余帅之死有关系的人,肯定都会受到他们的毒害!

    “哦……”二人聊着聊着,苗英似乎参透了些什么,忙点着赵玉的脑门说道,“我想到了,是不是因为他们之间发生了内讧,这才使得你有可乘之机的?”

    没想到,苗英仍在揪着赵玉死里逃生的事情不放。

    “这个真没有!哎呀,你怎么就是不信呢!”赵玉郁闷地解释道,“他们非要找我单挑,然后,我跟第一个人单挑的时候就抢了他的枪,然后就跟他们干起来了!最后把他们全都打趴下了,就这么简单而已嘛!”

    “no,no,no……”忽然间,苗英居然说起了英语,“不管你小子怎么能耐,也不可能一下子打败那么多人!好!你不说没关系,那些罪犯马上就要醒了,到时候一录口供,我就全都明白了!

    “如果……你小子敢骗我……哼哼……那你就给我等着,我保证让你把医院当成家!”

    “别……别介啊……”

    赵玉有心再解释几句,可苗英的手机忽然响了,应该是警局的同事打过来的。苗英一直说了很久,才把电话撂下。

    “赵玉,”放下电话,苗英表情凝重地说道,“虽然罪犯被捉住了,但是因为那个余浮生依旧下落不明,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一个是看守那些罪犯,一个是保护你的安全!我已经跟局里反应了,他们今晚会派人过来的!

    “而且,我们也跟院方商量了,等手术回来,叫那些罪犯也都住到这里,咱们把这里的半扇病房全都戒严起来!”

    “的确,有备无患!”赵玉说道,“就算那个余浮生逃跑了,也难保那些特种兵还有别的同伙儿!”

    “对!所以……”苗英说道,“我们不能拖太久,罪犯一旦苏醒,我们需要连夜审讯,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一听这话,赵玉顿时蔫了。越早审讯,他就越早暴露。到时候,一旦隐身衣和防弹衣被揪出来,他将很难自圆其说。而且,苗英也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他!

    啧啧……

    这可怎么办?

    其实,赵玉不是没有想过,跟苗英实话实说,坦白从宽,把他系统道具的事说出来。可是,就算苗英会信,其他人会信吗?到时候,他只会得到两种结果,一种是被人当成神经病;另一种则会被人当成怪物,再也没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所以,系统的事,他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正在赵玉为此犯愁的时候,门开了,但见廖景贤和栾萧萧,一起从外面进入。而他们身后,更是闪过了不少全副武装的特警!

    特警们抱着枪,全都侍立在了病房门口。

    “廖局长,栾局长!”苗英立刻起身,跟二位领导打过招呼。

    “赵玉,怎么样?”廖景贤大踏步来到赵玉跟前,问候了一声。

    “托您的福,死不了还!”

    赵玉开了个玩笑,廖景贤微微一笑,但是栾萧萧不知他们的关系,当即责怪道:“赵玉,怎么说话呢?”

    “没事儿,没事儿,我的失职,实在是惭愧,惭愧!”廖景贤自我检讨道,“赵玉啊,幸亏你发现了陈铎这个叛徒,要不然,后患无穷呐!这一次,赵玉干得太漂亮了!我先代表市局,向你提出表扬!”

    “表扬没有问题,多发点儿奖金吧还是,这命玩儿的,差点儿玩儿没了都!”赵玉嘿嘿地大言不惭,害的栾局长光拿眼睛瞟他。

    “好了,你就安心养伤吧!”廖景贤指了指门外,道,“我已经把特警队调过来了,一定会确保你们的安全!嗯……苗队长……”

    说完,廖景贤又皱着眉头冲苗英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儿,我们难辞其咎!但是,希望看在栾局长的面子上,还是把调查权还给我们吧!

    “我们呢,的确是疏忽大意了,我们一直把曲萍案的重点放在了外围情报上,想要一举捉住那个罪魁祸首余浮生,却真的疏忽了我们身边的人!有了这次教训,我们一定会整肃纪律,自查纠错的!所以……嗯……”

    廖景贤看了看栾萧萧,栾局长急忙冲苗英点头说道:“是啊,苗队长,咱们容阳分局,现在正处在风头浪尖上,一连发生了那么多大案要案,咱们真的是忙不过来啊!听我的,还是让廖局长他们去处理这件事去吧!”

    “还是那句老话,余浮生之所以如此猖狂,是有原因的!”廖景贤附和道,“查这件案子,一定会牵扯出很多丑闻!所以,让特勤组来处理的话,会更稳妥一些!喏,苗队长,可不是我非要用官衔压你,但是,这的确是大领导们的意思啊!你看……”

    廖景贤说话时,栾萧萧一个劲儿地冲苗英使眼色。她的意思很明显,人家是市局领导,都是带着令来的,根本拦不住!人家之所以征询你的意见,乃是尊重而已,这个面子已经够大了,就赶紧答应吧!

    同一时刻,赵玉却是眼前一亮,他琢磨着,如果换做廖景贤等人来审讯罪犯的话,是不是隐身衣和防弹衣的事,会看得更淡一些呢?是不是,有可能蒙混过去?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苗英却是异常坚决地摇了摇头,毫不客气地吐出俩字来:“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