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51章 怎么解释?
    “赵警官,感觉怎么样?”姚佳微笑着坐到赵玉面前,柔声说道,“放心吧!你后背的伤没有伤到内脏,只是做了一个微创缝合!”

    哦……

    通过努力回忆,赵玉这才想起来,当自己从那间仓库被抬上担架之后,就昏迷了过去。

    现在已经在医院接受完治疗了!可是……赵玉微微向门口方向看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护士长,”小护士趁机告状道,“他浑身上下那么多骨裂骨折,竟然还有力气调戏我呢!刚才,还要我给他人工呼吸呢!”

    “咳咳……”赵玉感觉脑袋昏沉,张开嘴却说不出话,只能咳嗽。

    “行了,这儿没你什么事儿了,赶紧干活儿去吧!”姚佳黑着脸把小护士赶走,然后才对赵玉说道,“没关系的赵警官,虽然肋骨、锁骨、肩胛骨、颧骨都有骨裂,但是没有错位,你只需要好好养着,不要乱动就可以了!”

    就好像应验似的,赵玉刚才还什么感觉都没有,现在却忽然感到全身疼痛,尤其是胸口处,好似散了架一般。

    “放心吧!没事儿的!”姚佳微笑着,竟是伸手攥住了赵玉的手掌,安慰道,“既然你被安排到了我们科里,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谁知,姚佳话音未落,却从病房门口处赫然传来另一个女人打电话的声音:

    “我知道,栾局长,我手下的人可以办好的!我现在必须留在医院,好的,我知道……”

    打电话的人正是苗英苗队长,但见身穿警服的苗英,手里还提着很多东西,一面打着电话地从外面走进来。

    可是,当她忽然看到,姚佳的双手正紧紧攥着赵玉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

    咕噜噜……

    不知是应景,还是巧合,其中一个塑料兜竟然漏了,几个又圆又红的大苹果从里面滚落而出,滚得满地都是。

    “哦……我……我来,我来帮你捡!”姚佳急忙松开赵玉的手,弯腰去捡苹果。

    苗英却赶紧冲电话里说道:“栾局长,赵玉已经醒了,没有大碍,您放心吧!关于案子的事,您必须听我的,他们市局出了那么大的漏洞,绝对难辞其咎,不能再让什么特勤小组插手了,还是让咱们来搞定吧!好……好……”

    说完这些,苗英这才挂掉电话,走到赵玉跟前,长身而立。从赵玉的角度看去,苗英的身形更显高大,同时心里更加发虚。

    二人对视了两眼之后,苗英微笑着问候赵玉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我就知道你老往那个地方跑,准有猫腻!你就是不告诉我,不告诉我,不告诉我……”

    说一个“不告诉我”,她便用卫生纸砸一下赵玉的大腿。

    “喂喂喂,他可是病人,你怎么能这样呢?”谁知,姚佳看到之后不干了,急忙出言制止。

    谁知,如此一来,苗英却是更加生气,当即掐着腰冲姚佳说道:

    “护士小姐,我现在代表警方,需要给这位警官录口供!所以,麻烦你配合一下吧!”说着,苗英一指大门,对姚佳做了一个不客气的“请”的姿势。

    “你……”姚佳虽然生气,却不善反驳,只好把苹果往桌上一放,又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道,“你可得注意着点儿!赵警官刚醒,他还不能太劳累了呢!”

    待看到赵玉冲自己微微点头之后,姚佳这才不太情愿地离开了病房。

    姚佳一走,苗英立刻醋意满满地对赵玉说道:“呦?手攥得可真紧啊,舒服不?赵警官,赵警官,好亲切啊!不亏是一起滚过床单的交情!”

    “咳……咳咳……”赵玉急火攻心之下,不禁一阵猛咳,由于肋骨和锁骨受伤的缘故,一咳嗽便钻心般得疼。

    “哎?没事儿吧?”苗英登时心头一紧,赶紧放下身段,拉住了赵玉的胳膊,和颜悦色地问道,“要不,喝点儿水吧?”

    赵玉微微点头,他的确是有些口渴了。

    苗英便赶紧到饮水机给赵玉倒了杯水,并且还搀扶着他,把水喝掉。

    喝完之后,赵玉感觉嗓子舒服了许多,清了清痰,便终于可以说话了。不过,他一看时间,现在竟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登时吓了一跳。

    “哎呀!”赵玉抓住苗英的胳膊,焦急说道,“大亨,狗!我的狗还在家了!一天没吃过东西了肯定!”

    “我去!”苗英没好气地瞥了赵玉一眼,“你都这样了,还惦记着狗呢!行了,我已经派马威去过了,你的房东答应,会帮你照看狗狗的!放心吧!来……”

    说着,苗英把保温壶取过来:“你都还没吃过东西呢!先喝碗粥吧,我从食堂买的!”

    “苗队长,咱……咱那些弟兄呢?怎么一个都没见着?”赵玉现在根本没有胃口,便把保温壶按在了桌子上。

    “你说呢?”听到这话,苗英顿时瞪大了眼睛,“4名特种兵,1名职业警察,全都被你打得半死,现在还在手术室动着手术呢!其中有一个差点儿没有抢救过来!

    “虽然是动手术,但咱们的人也得好好看着啊!那可都是重犯!三个人看一个都不行呢!现在连重案组的探员都不够用,我正申请调人过来呢!”

    “哦……的确得看紧点儿!都特么不是正常人,太特么能打了!”赵玉点了点头,“不过,他们都是罪有应得!曲萍组长就是被他们合伙儿谋杀的,他们全都该死!哦,还有……那个叫陈铎的,他可是个无间道呢!”

    “我知道,我知道!”苗英说道,“不止这些!我们在现场取证的时候,从他们电脑上发现了许多罪证,包括栽赃你们前任局长周安东的材料!此外,他们正在预谋下一场谋杀,目标是一个叫做罗小虎的特警!”

    “罗小虎?”赵玉回忆了一下,不认识。

    “罗小虎就是当年枪杀了余帅的特警,”苗英答道,“在那场抓捕行动中,因为余帅拘捕,警方开枪反击,是罗小虎打死了余帅!”

    “哦……原来如此……”赵玉想了起来,余帅就是那个余老爹的儿子,当年犯罪集团的头目。余老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要替他报仇!

    “警方知道对方有可能报复,所以一直隐藏了罗小虎的身份,外人很难得知!”苗英说道,“所以,他们才会找上陈铎的!我们从陈铎表哥的账户中发现了200万赃款,这些钱,应该就是余老爹交易给他的!”

    “哦……”赵玉皱眉说道,“是因为一直找不到罗小虎,所以他们才会先对曲组长下手,然后是周安东局长……”

    “应该是!还说什么父债子偿!曲组长根本就是无辜的!”苗英愤慨地说道,“这些人毫无怜悯,毫无人性!要不是廖局长把周安东藏进了安全屋,恐怕他的性命都很难保!

    “所以,我正在跟领导申请,让咱们去追查那个余浮生呢!曲萍组长是从容阳重案组出的事,他的仇也应该由咱们容阳重案组来报!”

    “对!”赵玉回想起曲萍组长生前的音容笑貌来,心里亦是不免悲伤。

    “好了!”苗英收起满脸的凝重,转而换成更加严肃的凝重,面对赵玉说道,“报仇的事,咱们可以从长计议!但是,你的事,现在就可以交代了!说吧,赵玉,在蛋糕店后面的那间密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