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33章 被逆转的真相
    第二天上午。

    秦山市人民医院。

    银行存尸案的幸存者孙艺涵已经醒来。此刻,赵玉、苗英,以及负责做笔录的探员们全都在她的病房内,听取孙艺涵的讲述。

    然而,孙艺涵的话,却令在场的探员们异常震惊!

    “警官,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那个孩子的精神有问题,他疯了!”本来还处在虚弱之中的孙艺涵,却是满腔悲愤,异常激动,“隧道刚一坍塌的时候,他妈妈便已经死了!根本不是他说的那个样子!不是啊……”

    没有哭出声音,但是孙艺涵的眼泪却已然滚滚而下。

    “你……你先别激动,”苗英劝慰道,“慢慢说,慢慢说……”

    “警官,”孙艺涵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地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当时,我们的客车虽然没有翻车,但是有一块特别大的石头,把汽车尾部整个砸扁了!好几个人都被砸在了下面!

    “当时……那个男孩子的妈妈,有一根铁管扎中了她的后背,她当时就死掉了!可是……那个小男孩,他却一直在跟他妈妈说话,还喂他妈妈喝奶,就像……就像他妈妈还活着似的,很吓人的!我好长时间,都忘不掉……”

    啊!?

    听到这话,探员们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其实,那个小男孩没有被卡住,他完全可以从座位中出来,”孙艺涵回忆着说,“可是,不管我们怎么劝说,他就是固执地认为,自己卡在了座位中,死活不肯出来!还说,还说他妈妈不让他乱动,好像见鬼一般……

    “现场……现场那么多死人,我们真的全都吓坏了!”

    说完这些,孙艺涵的身体这才矮下去了半分,又道:“不过,食物……那兜食物,倒的确是他们娘儿俩的,里面装着一大兜红枣,奶,还有奶粉等等,总之都是可以救命的东西!

    “没错,我们的确分了他的食物,也的确是那个岁数最大的人动的手!但是……但是,我们并没有饿死他的母亲啊!他母亲真的已经死了,不信,你们可以去看他母亲的尸检报告,我绝对没有说谎!

    “还有,”孙艺涵再次激动地说,“我们没有饿死任何一个人,在车上,我们靠着那兜食物活了下来,15天啊,我们被困了整整15天,在那种情况下,那些食物是可以救我们的啊!我们是吃了,可是,我们有错吗?有错吗!?

    “一开始,那孩子怎么也不肯吃东西,眼瞅着就不行了,要不是我一点点地喂他,他根本活不下来的!

    “警官,请你们相信我,如果是我们抢了他的食物,把他妈妈饿死了,我们何不把他也饿死呢?”孙艺涵颤抖着说,“那个孩子疯了!太……太可怕了!怎么会这样,他竟然把人都杀了!太可怕了……”

    听完孙艺涵的话,现场不由得一片安静。

    探员们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么一个样子!

    由此可见,当初发生事故之后,裘新阳很可能是在某种刺激之下,发生了心理激变,他不愿接受母亲已经死亡的事实,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我后来想过,如果当时,我们多一点点耐心,多一点点爱心,却劝慰一下那个孩子的话,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了!呜呜……”孙艺涵却已然哭出了声音,“可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故,我们也都怕得不行,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啊!

    “那么可怕的事情,谁都不想的!很多人都为此失去了亲人,有个大哥,他妻子被车座夹扁,儿子也被石头砸死了!还有个小女孩的母亲,她的头……就那样……”

    “唉……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啊?我不明白,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如此残忍?我们这些人好不容易从那么大的灾难中活下来,却偏偏还要被他残杀?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孙艺涵越说越激动,情绪濒临失控,护士们立刻赶来,为她紧急安抚治疗去了。

    赵玉等一众警员,则不得不退出了病房。

    谁知,刚刚退出病房,苗英便接到了一条信息。原来,在经过专家的诊断之后,发现裘新阳的确有精神分裂的症状,并且有一定的妄想倾向。

    或许,当年长途车上的某些事情,只是他假想出来的……

    如此一来,整件银行存尸案再度发生逆转,事情的真相,再一次震惊了众人。没想到,是因为裘新阳的心理偏失,才造就了这起本不该发生的案子!

    事到如今,整件案子中的孰对孰错,人们更加混淆不清,无法分辨。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快处理好该案件的后续事宜。

    虽然案情的真相令人唏嘘,但是对于容阳重案组而言,却是又实打实地立下了大功一件!

    而且,能抢在特别小组之前把银行存尸案破掉,无疑大大提升了容阳警局的威信,领导们很高兴,探员们也很自豪。

    于是,还没有来得及招呼那些媒体与上级领导的祝贺,栾局长便率先把重案组召集起来,开了一个表彰大会!

    会上,栾局长高度赞扬了重案组团结一心,顽强拼搏的精神,对每一位辛勤付出的探员们全都提出了表扬。

    尤其对赵玉与苗英二位组长,栾局长更是赞不绝口,夸他俩是容阳警局的骄傲,都是名符其实的神探!

    此外,经领导决定,苗英正式升任容阳重案组机动队的队长,赵玉的a组组长,也得到了官方的正式任命。

    关于自己的升职,早已早有预料,因为他今天早晨开出了一个“震兑”卦来,一个代表着地位,一个则代表着财运。

    现在,地位应验了,财运亦是很快接踵而至。原来,他和苗英上次大破银行大劫案的奖金已经到位了,他和苗英共分了5万元奖金。

    由于罪犯是他们二人共同抓获的,所以二人各得一半。虽然钱不多,却代表着一种荣誉和认可,赵玉自然是非常高兴。

    不过,在表彰会的末尾,栾局长还就地宣布了两个新的任命:

    一个是苗英升职之后,b组组长的位置,便留给了还在养伤的毛伟;第二个,则是a组的彭欣探员,将调往公众信息科任副科长一职。

    其实,别看毛伟仍然还是组长,但是从a组调到b组,平调不说,甚至还有降职之嫌。

    不过,彭欣却是实实在在的升了职。她现在年纪大了,继续在重案组打拼的确力不从心,能够到公众信息科去当副科长,自然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选择。

    于是,表彰会开完之后,探员们压抑了许久的心情终于沸腾了,这个说苗英队长得请客吃饭;那个说赵玉组长得请大家洗浴捏脚;还有的说,彭欣科长也绝对不能放过,必须得请大家一顿好的……

    可是,就在大家正兴高采烈地敲竹杠之时,人们却忽然发现,苗英和赵玉竟然不见了!

    大家伙找啊找的,终于在b组办公室的门口找到了他俩。

    原来,本着有仇不报非君子的原则,赵玉和苗英早已默契地堵在了b组办公室的门口,把正在准备撤离的王圣尧等人堵了个正着。

    这俩人都是那种锱铢必较的性格,他们怎么可能忘记,这里还有一笔赌债要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