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30章 迷失了自我的复仇者
    虽然孙艺涵已经获救,银行存尸案的凶手裘新阳也已经缉拿归案,但是对于容阳重案组的同事们来讲,后续的工作却才刚刚开始。

    审讯犯人,录口供,救治伤员,搜查证据等等等等,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他们去做,因此,从下午一直到晚上,探员们都忙得不可开交。

    这一次,赵玉的角色也发生了重要改变,以前抓回犯人,他便可以稍事休息一番,可如今身为组长,却不能再独享清闲了!

    关于罪犯的审讯任务,全都落到了他和苗英的头上。

    如今,证据确凿,人赃并获之下,裘新阳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已经把整个银行存尸案从头到尾的过程,全都讲了出来。

    虽然,赵玉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听说了当年在那辆长途汽车上的不幸之后,还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金队长那句话也一直在他耳际回荡,每桩罪案的背后,都有一公升的眼泪,如果没有那次事故,裘新阳的生活将会完全不同!

    根据裘新阳交代,当他母亲和腹中的弟弟不幸遇难之后,他父亲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好,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之中,认为如果当初自己能抽出时间开车送他们一下的话,就不会赶上那场灾难。

    此后,父亲的公司每况愈下,当公司倒闭之后,他父亲也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也正是从那一刻起,裘新阳的复仇火焰,才开始正式点燃。

    长期以来,裘新阳一直执拗地认为,他母亲的死,就是因为长途车上的这些幸存者而起。

    如果不是他们当初抢了自己的食物,自己的母亲和肚子里的弟弟就不会死,父亲的公司也不会倒闭,他们一家,还是幸福完美的一家。

    可是,母亲死了,父亲也死了,一切就全都不同了!

    他发誓,一定要让那些瓜分了自己食物的人,付出代价,为他的母亲报仇雪恨!

    决定报仇的那一年,裘新阳刚刚24岁。为了报仇,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孤僻的少年,偏离了正常的人生轨道。

    为了完成自己的复仇计划,裘新阳自学了很多东西,还特意准备出了鬼城那间地下室来。

    他之所以把段大成作为第一个报复对象,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当初是段大成第一个动手抢了他们的食物,也正是因为他的动手,才造成了母亲伤情的恶化。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复仇计划竟然非常顺利,很轻松地就用自己自制的麻醉烟,把段大成迷昏了。

    他把段大成捆绑之后,装进汽车后备箱,然后一直带到了鬼城地下室之中。其间,为了防止段大成突然醒来,他还为其使用了注射麻醉剂。

    裘新阳内心孤僻,不善交际,把段大成捉回来之后,便将其囚禁在了事先准备好的地下室小屋内!

    从那以后,他便什么也不管了!只是有时候坐在地下室的沙发上,默默听着段大成的呼喊,以及无助的砸门声。

    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他再也听不到小屋里有什么任何动静之后,才再次打开了小屋的门。

    在那种环境下,饥渴交迫,内心恐惧的人一般连一个星期都挨不过,段大成本就年事已高,很快便被活活饿死。

    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报复方式,裘新阳亦是用意明确,就是想要让他也尝一尝,被饿死的滋味!

    随后,按照自己事先的计划,裘新阳将段大成的尸体装进了真空包装袋,然后又塞进旅行箱,存到了秦山银行的保险柜之中。

    和赵玉预料的一样,之所以非要把尸体存进保险柜,就是为了祭奠他的母亲。因为那个保险柜业务,正是他母亲一手开发的!

    自打第一个段大成死亡之后,裘新阳就再也没有了收手的念头和理由,复仇的火焰,已经让他丧失了最后一次理智,越发不可收拾。

    不过,裘新阳心思缜密,他知道,如果杀人杀得太过紧密,便会引起警方的关注。

    因此,每杀一个人之后,他便会用将近一年的时间,去观察下一个被害者,在他身上做足功课,直到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会再次出手!

    就这样,一年杀一个,一直到最后一个孙艺涵。

    让警方意外的是,虽然秦山银行出现了大劫案,但是消息闭塞的裘新阳,却并不知道他存在银行保险柜的尸体,已经败露的事情。

    他依然还在按部就班地准备着谋杀孙艺涵的计划,准备将其饿死之后,再度存进银行保险柜。

    一直等到特别小组的警员上门询问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警方盯上了。不过,那些警员只是想要跟他询问情况,却并不知道他就是真正的凶手。

    于是,裘新阳借口点火沏茶之际,点燃了迷烟,把他们熏倒了。不过,其中一名警员在熏倒之前,曾经跟他发生了争执,并且一直追到了二楼。

    情急之下,裘新阳跳楼逃跑,连防毒面具都挂到了树上,这才发生了后来的一幕。

    关于此后的过程,赵玉又猜对了!

    裘新阳已经被仇恨彻底冲昏了头脑,甚至在被警方追逐的情况下,他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孙艺涵必须得死,必须为他的母亲陪葬!

    其他的,他却什么都不在乎了!

    所以,他才会故意暴露位置,调开警方在鬼城附近的布防,然后好趁机开车返回鬼城,去杀孙艺涵!

    当时,裘新阳知道孙艺涵虽然被囚禁多日,但一定没死,他便想回来之后,把她活着装进真空包装机!

    却不成想,警方竟然已经提前找到了他的老巢。

    那时候,裘新阳已然不顾一切,在强烈的复仇感驱使下,他竟然选择了与警察对抗的方式,用车上备有的迷烟,把刘学山等人熏倒,然后还抢了他的枪,试图冲进地下室去杀人!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地下室里的赵玉,不但没有被迷烟熏倒,甚至连他的手枪子弹都不怕!

    赵玉就那么直愣愣地冲上来,然后用很暴力的手段,把自己制服了!

    直到裘新阳被赵玉审问的时候,也不明白赵玉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明明看到子弹射中了近在咫尺的赵玉,纵然是身上穿着避弹衣,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吧?

    赵玉则趁机教育他道:“这就叫冥冥之中自由天意!你亲手犯下的罪恶,同样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我,就是来收你的那个人!”

    审讯完毕,临走前,赵玉站直身子又问了裘新阳一句:

    “我特别想知道,如果最后一个幸存者孙艺涵,也被你活活饿死,然后装进了银行保险柜之后。那么接下来,你会做什么呢?你已经为你的母亲报仇了,难道……你真的感觉到,你的内心,是喜悦高兴的吗?”

    听到赵玉的问话,裘新阳默默地盯着赵玉,却是一句话也不说,颓废的眼神,显示着他的万念俱灰。

    其实,当他捉住最后一个幸存者孙艺涵之后,他便已经失去了固有的人生目标,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了!

    不管复不复仇,他都永远是一个不幸的人!

    唉!

    赵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忽然觉得,裘新阳的遭遇似乎和银行抢劫案的方毅颇为相像。如果,在他经历了那场失去了母亲的创伤之后,能够得到正确的心理疏导的话,那么是不是,这桩残忍的连环谋杀案,就不会发生了呢?

    每桩罪案的背后,都有一公升的眼泪!

    关于这起令人悲叹的银行存尸案来讲,或许世人无法评述,其中的孰对孰错!但是,裘新阳所选择的这种残忍的复仇方式,却是大错特错的。

    遥想当初,在那辆被困的长途汽车上,裘新阳母亲最后抚摸孩子头发时的情形。

    其实,他母亲当时的心思,无非就是希望孩子能好好地活下去,健康向上的活下去而已,而根本不是什么报仇!

    裘新阳,裘新阳,他母亲希望的,或许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希望他永远充满朝气蓬勃,永远向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