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28章 罪恶之手
    千禧年,冬。

    天寒地冻,雪漫秦山。

    秦山隧道,乃是从秦山市通往童阳县的必经之路,隧道全长6.7公里,是整条公路线上最长的一条隧道。

    然而,在往日车来车往的隧道里面,此时此刻却是火光迸射,炸声如雷,四周围全都是在不断倒塌的巨石碎块。

    尘嚣之中,一辆长途大客车撞在了隧道的一侧墙壁之上!紧接着,从隧道顶端的一块巨石落下,将车尾处砸扁,而其他的碎石则立刻把大巴车掩埋其中!

    咳咳咳……

    咳咳咳……

    啊……

    嗯……

    烟尘弥漫中,大巴车上传来人们剧烈的咳嗽声、痛苦的呻吟声,以及无助的哭喊声……

    咳咳咳……

    满脸是血的司机张洪然从车头处爬出,向后面的乘客们大声喊道:

    “大家……咳咳……大家都不要乱动,别慌,别慌!刚才有辆大车爆炸了,引起了隧道塌方,大家坚持一下,救援队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

    “媳妇!媳妇!!你醒醒,醒醒啊……不……”邵振江不停地拉扯着一个被卡在车座之中的女人,那女人的身体已经被交叉的座位挤扁了,早已没了呼吸。

    “儿子,儿子!?啊……”当邵振江再往里侧看去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被破裂的车厢甩到外面,砸在了某块坠落的巨石之下!

    “啊……”邵振江像疯了一般往窗外爬去,可是从前方忽然迸射过来一块燃着火焰的碎片,随着轰的一声,炙热的火焰把邵振江拦了回来。

    “妈!啊!啊啊啊啊……妈……”车内的另一侧,一个叫佟云的小女孩,正在声嘶力竭地哭喊着。然而,她的妈妈同样没有了任何反应。

    “丫头,丫头,别看了,别看了!”佟云的奶奶连忙捂着她的眼睛,另一只手则不停擦拭自己额头上混淆着尘土的鲜血。

    “老头子,你……你怎么样……”车厢中部是受损最轻的地方,龚秀珍拉了拉自己的老伴,待看到段大成毫发无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稍微靠后一些的地方,传来了孙艺涵的声音,“隧道为什么会塌?是闹地震了吧?手机,手机,我的手机……”

    说着,孙艺涵急忙掏出手机,向外界拨打了出去。没想到,电话还真的接通了,她赶紧拨通了110,把现场的情况跟外界说明。

    “儿子……儿子……”

    就在孙艺涵打电话的时候,从汽车尾部忽然传来一个柔弱的女人声音。寻声望去,但见一个满身灰土的女人正死死地揽着一个小男孩。

    “妈……我没事,我没事!”小男孩也紧紧地抱着妈妈,可是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惊然发现,母亲的后背上竟然插着一根铁管!!

    由于他们娘俩的位置稍稍靠后,压在车尾部的巨石已经将车体压变了形,虽然他们还活着,却全都被卡在座位上。

    “妈!你的,你的后背……”小男孩吓坏了,脸色煞白,浑身战栗。

    “新阳,别怕!新阳乖,妈妈没事,没事……”母亲已经知道自己受了重伤,却强忍着疼痛,开始安慰孩子。

    “好了!好了!”这时,孙艺涵已经打完了电话,忙向车内的乘客安慰道,“110说,他们已经知道了咱们的事故,会马上派人来救咱们的!请大家一定要坚持住啊!”

    “太好了,妈妈!”裘新阳担心地说道,“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

    “嗯……”母亲艰难地点了点头,可是来自于后背的疼痛,却叫她异常担心……

    ……

    众人本来满怀信心的以为,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能从这憋闷的车厢里出去。然而,一连七天过去,外面却仍是毫无动静。

    后来,通过电话联系,人们这才知道,由于爆炸的威力太大,外面道路损毁严重,工程队施工困难,他们很可能还要从这里继续待下去!

    那时候,张洪然曾经试图从车里钻出去寻找出路,可是由于外面塌方严重,最终没能找到出路。

    虽然正值寒冬腊月,但是车内的尸体,还是出现了发臭的迹象。而更严重的,就是人们的生存问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起初,因为车上大部分人都是回童阳县过年去的,随身多少带着些年货。可是,大家并没料到会被困那么久,所以前几天已经把这些东西吃得差不多了!

    此刻已然是饥肠辘辘,越发难捱。

    “妈妈……妈妈……”寂静的客运车内,忽然响起了裘新阳的稚嫩声音。但见他端着一袋早餐奶,正在喂自己的妈妈,“你再喝点儿吧!你肚子里还有小弟弟呢!妈妈……”

    在孩子轻轻地呼唤下,母亲微微睁开眼睛。由于后背的伤越来越严重,她的情况已经很不乐观,看见儿子把早餐奶递到嘴边,她这才费力地咬住吸管,喝了一口。

    “奶奶……”这时,在一旁一直注视着早餐奶的佟云,对自己的奶奶说道,“奶奶……我也想喝……我饿……”

    听到佟云的说话,其他乘客们亦是难以掩饰地咬了咬嘴唇,每个人的眼睛,全都直勾勾地看向了裘新阳手中的早餐奶。

    可是,由于严重的受伤,裘新阳母亲已经是气息奄奄,仅仅喝了几口,便喝不下去了。

    母亲颓然地摇了摇头,满怀慈爱地看着裘新阳,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无力说出口。

    “妈妈……听话,再喝点儿,我们很快就能得救了……”裘新阳却并不相信母亲生命垂危的事实,仍在不停地劝说着。

    “孩子,孩子……”终于,佟云奶奶忍不住说话了,“你妈妈累了,还是让她休息一会儿吧!孩子啊,你看,小妹妹……”老人一指佟云,“小妹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你能让她喝一口奶吗?哪怕一口,行不行?求求你了!”

    “嗯……”

    裘新阳明显犹豫,嗫喏地看了看母亲,母亲虽然已经气息奄奄,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裘新阳这才把早餐奶递给了佟云的奶奶。

    “谢谢!谢谢!呜……你真是个好孩子……”老奶奶接过早餐奶递给佟云的时候,眼中已是老泪纵横。

    但是,佟云不过是个只有11岁的小孩子,已经饿得发慌,忽然喝到了美味的牛奶,竟是拼了命地喝起来。

    “别……别……别喝那么多,这是小哥哥的,云儿,别喝了……别喝了……”老奶奶虽然尽力去抢,但一袋奶却几乎被佟云喝光。

    “求求你们了,给我,给我也喝一点儿吧!”这时候,早先打电话的孙艺涵也说话了,“我是个孕妇,我肚子里面有孩子!求你们了!”

    佟云奶奶见状,只好把所剩无几的牛奶递给了孙艺涵,但是孙艺涵把牛奶挤瘪之后,却并未挤出几滴。

    “呜……”极度的饥渴,让孙艺涵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刹那间,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整个车厢。

    “阿姨!你别哭,别哭……”谁知,少不更事的裘新阳并没有为那袋早餐奶感到可惜,反而弯腰从母亲脚下的包里,又掏出了一袋早餐奶来。

    “阿姨,你喝吧,我知道,肚子里有小宝宝很辛苦的!我妈妈也有小宝宝的……”

    “啊?”孙艺涵几乎是爬到裘新阳身边的,接过牛奶之后,不由得痛哭流涕,“谢谢,谢谢你,孩子……”

    谁知,就在孙艺涵痛哭流涕的时候,一双双眼睛却早已经盯上了裘新阳母亲脚下的包裹。

    结果,就在孙艺涵刚刚撕开早餐奶准备喝奶的时候,另一侧的段大成,却忽然跑过来,将罪恶之手,伸向了那个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