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23章 不简单的线索
    闻屎专家!

    我去!

    乍一看到公共厕所,赵玉不由得大为郁闷,气愤地狠拍大亨的屁股,喝道:“你这个闻屎专家,说了找人,说了找人,找人,找人!”

    “汪!汪……”大亨疼得跳开半米,却依然冲着公共厕所狂吠不止。

    赵玉知道大亨的斤两,可是探员们并不了解,一看大亨对着公共厕所直叫,全都以为罪犯藏在其中,连忙持枪将厕所团团包围!

    “嗯……”

    赵玉本想出言制止的,但情急之下,却不知该找个怎样的理由?

    结果,探员们一拥而入,分别冲进了男女厕所。

    谁知,女厕所刚好蹲着一位大妈,眼瞅着这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来,并且用枪指着自己,大妈当场吓瘫,差点儿掉坑里去……

    ……

    郁闷!

    赵玉垂头丧气地把大亨牵回警车,其他探员们则一个比一个凌乱,全然不知道,这位赵组长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回到书店之后,苗英等人已经把书店内外翻了一个通透,却并没有找到那个孙艺涵的踪迹。

    这小二楼看上去面积不小,但占地面积却仅有80多平米而已!要想在这里藏上一个大活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组长!”兰博跑过来报告道,“书店两面都有住家,但是不经常住,我们正在尝试着跟他们联系!”

    “我们找过裘新阳的卧室,”小刘说道,“只发现了少量的现金,没有发现银行卡以及钱包、手机之类的随身物品。估计在裘新阳逃跑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在他身上带着了!”

    “电脑上也是一样!”马威报告道,“除了一些跟书店有关的信息外,没有找到任何跟案情相关的东西!”

    “组长,”小刘又说,“我总觉得,好像裘新阳并不是经常住在这里似的,因为卧室里没有找到相册、照片之类的东西,裘新阳如果那么放不下父母,不可能没有照片的吧?”

    “嗯……你们再仔细搜索搜索,”苗英说道,“我这就叫李贝妮去查看一下,裘新阳名下还有没有其他房产!赵玉……”

    当苗英看到赵玉之后,立刻询问:“你的狗怎么样了?”

    赵玉只得无奈摇头。

    “那我还是跟总部调一些专业的警犬过来吧!”说着,苗英便拿起电话,往总部打去。除了调用警犬之外,她还让留守总部的同事们,尽快查找一切跟裘新阳有关的信息,包括他的亲戚、朋友之类,看看他能躲到什么地方去。

    “组长,组长!”刚放下电话,又有位探员跑过来冲苗英报告道,“王圣尧和他的特别小组已经到了,不过……他们全都把警力安排到了新源街外围,似乎……似乎是在挨家搜索嫌疑犯呢!”

    “哼!这个龟儿子!”赵玉愤愤地骂了一句,“要不是他们瞎搅合,咱们早把罪犯捉到了!现在还特么想吃现成的,也太不要脸了!”

    “他们挨家挨户的搜,那就叫他们搜去吧!”苗英冲该队员吩咐道,“你现在什么都别干,就严密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是!”该探员领命而去。

    “我就纳了闷了!”赵玉摇头说道,“王圣尧怎么找到的裘新阳,为什么能跑到我们前头去!”

    “特别小组在每位受害者家属那里都有布控的,”苗英说道,“当他们知道存尸案跟秦山隧道事故有关的时候,自然也能找到这里来了!只不过,我怀疑他们并不知道裘新阳就是凶手,要不然,也就不会中招儿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赵玉无奈地问道,“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

    “孙艺涵已经被绑架了4天,4天不吃不喝,已经非常危险!”苗英担心的说道,“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尽快捉到裘新阳,这样才能知道孙艺涵被他关押在哪里?我们不能再让存尸案的第7名被害者,死在我们的面前了!”

    赵玉默默点头,脑子里则在飞快地琢磨着对策。

    裘新阳?

    如果他从这里逃跑,会去什么地方呢?

    怎样,才能把他捉住?

    防毒面具是挂在树上的!赵玉用心琢磨,也就是说,裘新阳点燃了麻醉剂,迷昏了探员,自己则戴着防毒面具离开!

    当时,有位探员已经追到了楼上,但最后还是昏了过去……再加上,防毒面具挂在了树上,这无疑说明,裘新阳是从二楼窗户跳下去的,而且逃跑的时候异常慌乱和匆忙!

    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逃走的话,他必然会义无反顾地往外面逃,逃得越远越好!

    可是,孙艺涵又怎么办呢?

    孙艺涵被他藏在了哪里?

    孙艺涵,还活着吗?

    裘新阳,会不会去找她……

    就在赵玉苦思冥想的时候,苗英的电话忽然响了,电话是他们b组的调查员打过来的,调查员告诉苗英,说两分钟之前,裘新阳名下的一张银行卡忽然有了动静。

    他的银行卡在丰禾路路口的建设银行提款机上,被取走了七千三百元,那张银行卡上一共只有那么多钱,他全都取走了!

    啊!?

    听到这个消息,苗英顿时精神大振,急忙调取了电子地图出来查看。

    “瞧!”苗英指着地图说道,丰禾路在新源街的西面,再往西面去一点,便是秦山西客站!他知道银行卡会被咱们冻结,所以提前把钱取走了!”

    “既然是西客站,他这是要跑路啊!”马威赶紧说道,“组长,咱们赶紧堵他去吧!”

    “好!”苗英当即下令,要b组的机动队员上车,一起前去堵截裘新阳。

    不对,不对!

    然而,在那一刹那间,赵玉却忽然生出了一股完全不同的感觉。

    银行存尸案,做得那么精细,那么掩人耳目,那么胆大包天!这足以说明,凶手乃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他既然知道到银行取钱会暴露自己,那为什么……还要去取呢?

    他……到底要干什么!?

    “赵玉,你跟我们一起去吗?”苗英上车之后,冲赵玉摆手问道。

    “嗯……”赵玉本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是又觉得不太成熟,只好摇头回答,“我还是在这里留守吧!万一情况有变呢!你们先去!”

    “那好吧!你们小心一些!”说完,苗英关上车门,几辆汽车向西面飞快驶去。

    不对!

    当苗英带着b组队员走后,赵玉越发感觉不对劲儿!

    如果裘新阳就是存尸案凶手,他以前每开一个保险柜,都会交纳巨额租金,这个人应该对钱的需求并不强烈!

    所以,他怎么会在这么一个紧张时刻,为了区区七千多块钱,而暴露自己呢?

    难道……他有什么阴谋不成?

    蓦然间,赵玉又想起了刚才他所思考的问题。从时间长达七年的银行存尸案的整个案情经过来看,他认为凶手乃是一个有着极端执念的人!

    这样的人,会为了某种目的而不择手段!

    难道……这个裘新阳故意暴露自己,乃是还有什么企图?

    啧啧……

    赵玉站在街道上往两边看去,却蓦地看到了远处巍峨耸立着的那座“鬼城”,鬼城的位置,恰恰位于新源街的正东面!

    老天!

    刹那间,赵玉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真正的线索,一直就在他的眼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