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16章 直指真相
    虽然赵玉情况不断,但是关于银行存尸案的调查,却是一直参与其中的。

    不管是验尸房认领尸体,还是对于死者家属的走访调查,他总感觉死者家属们的反响都不是那么得强烈!

    除了上一次唐兆龙的家属,在警局有过一次短暂的哭闹以外,其他死者家属的反应均显得有些冷淡。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难道……这些死者跟家属们的关系,并不融洽?

    还是……其中有什么特殊的隐情?

    想到此,赵玉便想从死者于家属的关系入手,再重新把详细资料查看一遍。

    由于商量好了轮班倒休,苗英今晚没有留在警局,而是回家休息去了。环顾四周,留守的基本都是a组的同事,赵玉很快就把目光放在了李贝妮的身上。

    李贝妮也是熬不住了,趴在桌子上睡得很沉。赵玉轻轻地叫醒了她,说道:“贝妮,给我找一份死者家属的详细资料吧!”

    “嗯,好的!”李贝妮睁开朦胧的睡眼,几乎是机械性地从键盘上敲击起来,敲了半天才睡眼稀松地问了一句:“师兄,死者家属又怎么了?”

    “不知道!我感觉,家属们似乎哭得不是那么厉害啊!”赵玉随口回答。

    “什么意思?哭得不厉害?”李贝妮顿感意外。

    “嗯……就是,感觉上,好像家属们并不是特别伤心的样子,不知为什么!”赵玉回答。

    “哦……”李贝妮打了一个哈欠,从电脑上找到了资料,并且按下了打印键。“可是,发现龚秀珍尸体的时候,唐局长那些亲戚可是哭得很厉害呢!而且,唐局长虽然请辞了,但是对他五姨的案子却是格外关注,已经和栾局长谈过很多次了!

    “还有,我听说,栾局长在公共关系科那边做了大量的工作,为了保证这件案子不被媒体所知,可谓煞费苦心!我猜,他们想必是跟死者家属们达成了某种不得宣扬的协定吧?所以,你才会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赵玉摇头说道,“但是,保密跟伤心是完全两码事,总感觉家属们的反应有些失常!”

    “喏……”李贝妮把资料递给赵玉,同时说道,“不过,我好像听苗组长提起过一件事,说死者的直系家属,都不是很多呢!”

    “哦?”赵玉眉头一皱,忙拿过资料仔细查看。

    一看之下,还真是跟苗英所说一样。

    首先,第1名受害者段大成和第5名受害者龚秀珍没儿没女,虽然还有一些兄弟姐妹,却是年事已高。

    再看第2名受害人唐灵灵,此人失踪时处于离异单身的状态,虽然有个女儿,却是跟了前夫。

    第3名受害者佟云的母亲早年车祸身亡,佟云和父亲一起开超市,失踪的时候,她刚刚谈了一个男朋友,尚未成婚。等到尸体确认的时候,佟云的父亲已经罹患绝症,亲戚们不敢告诉他这个噩耗,自然不敢宣扬。

    再看第4名受害者邵振江,此人的妻子和儿子,同样因车祸身亡,此后他也再无续弦,直到失踪之时,仍是孑然一人。

    所有人里面,唯有最后一名受害者,货车司机张洪然不一样。张洪然的父母健在,有妻子也有孩子。

    张洪然是他们一家的经济支柱,他的死,自然对家庭产生了巨大影响。然而,当张洪然的噩耗传来之后,张洪然的父母却忙着跟儿媳妇分家产。

    看完这些资料,赵玉这才搞明白原因,闹了半天,并不是因为家属们表现失常,而是因为这些受害人的直系家属太少,所以才会显得冷清。

    不过,资料上的某一点,还是引起了赵玉的注意,原来张洪然一家,竟然也是童阳县人!

    此外,段大成、龚秀珍还有佟云,也是童阳县人!6名死者之中,有4名都来自童阳县,这种情况不得不引起探员们的重视!

    那么……童阳县,到底在案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凶手,会不会也是童阳县人士?

    啧啧……

    本来,赵玉只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正确思路,可现在看来,疑点却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这些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凶手盯上的呢?

    凶手和他们有什么仇?

    如果按照赵玉的江湖认知来讲,一个人为了报仇,不惜使用将其饿死的方法,那么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仇恨异常强烈!绝非什么普通矛盾!

    可是,这些被害人之间并无联系啊?

    这到底……

    就在赵玉苦心思索之际,苗英以及张耀辉等人陆续上班来了,而且还给大家捎来了早点。

    由于王圣尧率领的特别小组的出现,以及赵玉与苗英之间的微妙关系,现在ab两组的同事们相处得极为融洽,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怎么样啊,我的神探大人?”苗英因为睡了一个好觉,今天显得格外精神,又恢复了往日的飒爽英姿。

    赵玉吃吃地看着苗英,却因为脑中还在想着案情,竟一时失语,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喏,这是你的!”苗英笑了笑,把一包早餐递给了赵玉。

    赵玉接过早餐,早餐上还挂着水珠儿,看来,雨还没有完全停止。

    打开一看,袋子里面竟然装着三个汉堡!赵玉不禁一阵激动,这很明显是苗英特意为他准备的,既然人家会为自己准备与众不同的早餐,那岂不说明,她对自己是大有意思的?

    嘿嘿嘿……

    赵玉不由得满心欢喜。

    “啊——英雄,请你留下我美梦……”

    谁知,汉堡还未下肚,手机忽然响了。打开一看,赵玉不由得眉头大皱,电话竟然又是老妈打过来的。

    他有心不接,却又担心老妈真有什么急事,只好勉强地按下了接听键。

    “哎呀!儿子,你接了就好,接了就好!吓死我了!”电话里,传来老太太急促的声音。

    “怎么了,妈!?”

    赵玉问了一句,眼睛却不由得瞅向了苗英。苗英一听赵玉喊“妈”,亦是感到有些稀奇,就那样好奇地瞅着他。

    “哎呀!你们没看新闻吗?”老太太说道,“早上起来我一开电视,新闻就出来了!一辆警车在执行任务时撞了车,警员们都受了重伤呢!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你们的车呢!”

    “嗯?”赵玉微微一愣,忙问现场探员,“你们听说,有执行公务的警车撞车的事吗?”

    “有!”小刘忙道,“昨天晚上雨天路滑,的确有辆警车翻车了!不过,好像是交警唉……”

    “哦!”赵玉忙解释,“没事了,妈!跟我们没关系!”

    “哦!”老太太忙说,“那就好,那就好!那……你今天中午回家吃饭不?我给你做炸酱面怎么样?”

    “好好好!”赵玉还真的很久没有吃过炸酱面,当即点头说道,“我尽量回去!”

    “那好,我上午买菜去!哦,对了,你女朋友要是回来了,叫她……”

    啪啦,赵玉赶紧把电话挂了,脑门上嗖地冒出一股冷汗。

    苗英虽然没有听到,但看到赵玉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还是眯着眼睛瞄了他一下。

    赵玉急忙低头,然后抄起汉堡大口咀嚼。

    然而,他刚刚吃了两口,却忽然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怔住了!刹那间,一个灵光般的闪念划过他的脑际。

    等一等……

    车祸!?

    翻车……

    会……会不会……有那么一种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