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15章 不同的反应
    赵玉自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为烦躁的一个夜晚。

    虽然窗外细雨潺潺,不用开空调也有凉风拂面,但是赵玉心中如火,难得清凉。

    一连串的遭遇,纷杂的思绪,让他斩不断理还乱。

    先从他的老妈说起,自打他从咖啡店溜之大吉之后,他老妈自然是火冒三丈,大发雷霆,电话打爆。

    赵玉也不敢不接电话,一个劲儿地跟老妈解释,说自己真的有要紧案子要办!然而,老妈根本不听,还是不停发飙!

    最后,赵玉终于急了眼,直接撒下弥天大谎:“妈,知道我为什么不愿相亲吗?因为我已经有马子……哦不是,有对象,有女朋友了!所以,我还相个哪门子亲?”

    赵玉本以为这句话一定能把他老妈稳住,然而,他老妈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赵玉汗颜无地:

    “儿子,那你快点儿把她的照片给我发过来,我先给她相个面,看看能不能生儿子!”

    我倒!

    赵玉本来凌乱无地,但是脑中却忽然蹦出一个有趣的念头。于是,他直接把苗英的照片给老妈发送了过去。

    一分钟之后,老妈的电话又来了:

    “儿子啊,乍看上去还是不错的!鼻梁挺直,鼻翼饱满,有大富大贵之相!人中清晰深长,腮骨突出,则是生育旺盛之相!儿子啊,你赶快把她的头发拨开点儿,让我看看她的额头还有耳朵,看看能不能生儿子!”

    我再倒!

    赵玉赶紧回话:“妈!我女朋友出差了,过几天再给你看!要是还有车,你就先回老家!要是没车了,那我家的钥匙在鞋垫底下,你先回家休息去吧,明天再回老家!我今晚有任务,真的回不去了!”

    听到这话,老太太赶紧嘱咐,让他千万小心着点儿,遇到事情一定要往后缩,千万不能再受伤了!

    虽然老太太的性格让赵玉不敢恭维,但是那种字里行间透出的关爱,却还是让赵玉倍感温暖亲切。这种源自于母亲的关爱,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再往下,让赵玉一直心怀不安的,就是今天出现的金媛媛事件。一闭上眼,金媛媛的凄惨死状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或许,金媛媛的死有着多种巧合,如果不是她非要一大早去谈合同,或者去乘坐电梯的话,就不会遭遇到那个穷凶极恶的罪犯!

    也许,那名罪犯只想侵犯金媛媛,并没想到金媛媛会突然病发身亡。

    但是,如果不是他酒后施暴,金媛媛就不会遭此劫难!如果他但凡还有一点人性的话,哪怕打个急救电话,或是知会他人一声,或许金媛媛的生命也不会就此逝去!

    再有,大厦的管理松懈,旅行社同事们的漠然视之,都让这件事充满悲哀,令人惋惜。

    不过,这件案子已经交给了汝阳分局处理,从原则上讲,已经没有赵玉什么事了。而且,金媛媛的死亡,也说明她和银行存尸案没有关系。

    除了金媛媛事件,还有一件事也让赵玉心怀不安,那就是蛋糕店的事情。虽然特勤小组仍在全力追查那些杀害曲萍的犯罪分子,但是,赵玉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好像自己漏掉了什么似的。

    如果他能参与调查的话,说不定,还能找出新的线索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毕竟赵玉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破掉这起诡异的银行存尸案。这件案子破不了,其他什么事情都没法展开。

    可是,银行存尸案看似线索不少,可是关于那名神秘而残忍的凶手,却始终没有浮出水面。

    凶手到底是谁?

    他又为何要用这样的方法杀人呢?

    “本次奇遇已完成,完成度:5%。恭喜,获得隐形道具一件,请查收!”

    就在赵玉认真思考案情的时候,系统完结声音赫然响起。

    今天开出的乃是“巽离”卦,巽代表这家庭和亲情,离代表着朋友之情,然而,今天的家庭亲情,赵玉是感受到了!

    可是朋友呢?似乎没有遇到吧?

    看来,虽然今天的奇遇不断,但自己还是有可能漏掉了什么,也正因为如此,完成度才没有超过百分之九十。

    赵玉点开道具栏一看,发现这一次得到了一个久违的隐形跟踪器。

    虽然跟踪器的级别不高,却是一件非常实用的道具,以前可是没少帮助赵玉破案。

    随后,赵玉又把自己道具栏上的道具过滤了一遍,通过近期的努力,他的道具数量日渐增多,他必须将其熟记于心,以便关键时刻能够发挥作用。

    搞定这些事情之后,赵玉只剩下了两件最为重要的事情可做。

    一个就是赶紧开卦,第二个则是认真查案。

    终于,让赵玉兴奋的事情发生了,这一次他终于开出了“艮”卦,乃是一个“艮离”卦。

    终于得到“艮”卦,赵玉自然大为兴奋,当下便开始站立在白板面前,认真思考起案情。

    窗外雨势渐大,李贝妮关闭了窗户,屋中潮气顿显,有些发闷。但是赵玉已经进入到了自己的思维模式之中,全然不在意环境的变化。

    由于受害人众多,现场一共树立着四面白板,其中三面白板上,标注着两名被害人的信息,最后一面白板上,则都是有关银行保险库的情况。

    七年时间,六名被害者!

    每年杀一个!

    从最早的段大成,一直到去年被杀的张洪然,六名死者性别不一,年龄不一,除了有对老夫妻外,彼此没有任何共同点可言。

    因此,警方一直认为,凶手乃是随机杀人!

    可是,杀人的手段却又不符合常理,把人活活而死的方式,看上去更像是复仇!

    那么,凶手是因为心里疾病,随机找人复仇,还是有针对性的复仇呢?如果是有针对性的复仇,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也找不出那个原因呢?

    还有,凶手,难道只有一个人吗?

    要想处理那些尸体,一个人能够干得过来?

    别看白板上写满了资料,但是因为案子久远,其实真正有用的线索并不多!警方掌握的,除了铜川银行那段视频外,再也没有找到其他跟嫌疑人有关的直接资料。

    也正因为这样,警方才会着手考虑最新出现的失踪者,看看凶手会不会再次出手作案?

    难道……非要等到凶手再次出手,警方才有可能取得进展吗?

    要万一凶手已经知道银行尸体已经暴露,再也不出手了呢?而且,再出手的话,必然会有新的被害人出现!

    总不能,拿一条人命去捉拿凶手吧?

    “段大成,67岁,清洁工;唐灵灵,33岁,批鞋批发商……

    “……”

    赵玉一遍又一遍地看着那些被害人的详细资料,和剁手案时的感觉一样,他总觉得,某个重要的线索,似乎就隐藏在这些信息里面,可是不好找出来似的!

    那么……这个重要线索,真的存在吗?

    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天亮方停。

    而赵玉也整整苦思冥想了一个晚上,虽然还没有理出什么思绪,但是赵玉越来越觉得,银行存尸案就是凶手在寻仇,而并非什么随机杀人!

    因为,通过尸检报告上的法医描述,那些受害人在被饿死的过程中是非常痛苦的。他们的肌肉萎缩,内脏衰竭,头发与指甲脱落,而且一个个面孔狰狞,应该是在漫长的死亡过程中,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惧!

    和剁手案的情况有些类似,赵玉隐约觉得,存尸案的凶手,似乎是想要那些被害人赎罪!

    那么……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怨呢?

    蓦然间,赵玉忽然想到一个自己以前思考过的问题,他一直有种感觉,觉得存尸案中死了那么多人,可被害人家属那边的反应,却显得有些冷清!

    难道……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