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07章 我的亲娘!
    让赵玉意外的是,奇遇系统开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巽离”卦,巽风离火,一个代表着亲情,一个代表着友情!

    不会吧?

    赵玉满心以为,至少能开出个“艮”卦,或是“坎”卦来,要么在办案上有所如破,要么在苗英身上能更进一步。

    然而,这两个卦全都没有开出,不禁有些失望。

    看来,自己对于案子还是没有拼尽全力,还需更加努力才行。

    苗英毕竟还有公务在身,跟赵玉又聊了一会儿案情,便要起身回警局继续调查去了。

    医生自然要求赵玉住院观察,苗英亦是劝他在医院养养伤,但是赵玉哪里是在医院待得下的主儿?

    伤口处理完之后,便跟着苗英一起离开了。

    本来,赵玉想要跟苗英一起回警局的,但是苗英却执意要他回家休息。她说,银行存尸案并非普通案子,需要他们有充足的精力才能全力以赴。所以,作为a、b两个组长,必须得轮班休息,时刻保持精力。

    赵玉这才被苗英说服,回家休息。

    由于卦文中没有开出“坎”卦,赵玉也不好找借口把苗英哄到自己家里去!再者说,就现在情况而言,苗英也根本不可能跟他上楼。

    回家之后,已经快半夜两点了都,可赵玉仍然睡意全无,回想这一天的奇遇经历,可是真够他折腾的!

    101%的完成度,外加一件能够增加力量的一级道具,再外加和苗英的一段激吻,这一天,也可谓收获颇丰。

    可是,赵玉却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琢磨了半天他才想明白,缺少的东西不是别的,其实就是破案的线索!

    到底缺了什么东西?

    为什么,这件银行存尸案,会越查越困难呢?

    隐约中,赵玉多了一层思考,他总是有种感觉,觉得这一次银行存尸案的影响程度,好像没有想象中那样激烈似的。

    其实,按道理说,这件案子已经出现了6名死者,而且还都是死于一种残酷的手段。这案子的程度和性质,已经超越了棉岭大案!

    可是,跟棉岭案时的轰动情况截然相反,法医验尸房外一直冷冷清清的,并没有看到多少死者家属。

    虽然警方对外界封锁了消息,可是死者的家属还是有义务通知的,可不知为什么,前来认领尸体的家属并不多。

    除了上一次发现龚秀珍的尸体时,来了那么多亲属之外,其他死者的亲属却来得并不多,而且都是不声不响的。

    不知道,是警方有意为之,怕引起喧闹,还是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总而言之,这件案子,总是给赵玉一种古怪且不安定的感觉,好像有很多地方,全都不合逻辑。

    真不知道,这件诡异的银行存尸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琢磨完案情,赵玉又开始思考他和苗英的关系。今天,他终于看到了苗英也有脆弱的一面,可正是因为看到了她的脆弱面,才让他感觉苗英更加完美。

    正所谓人无完人,作为一个武功高手,自然也有她的烦恼和困惑。

    尤其是今天苗英出其不意地亲了自己一下之后,赵玉更是心痒难耐,充满希冀。

    虽然,二人的关系尚不清晰,可是通过医院的激情一吻之后,赵玉却越发觉得,他把苗英抱进被窝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赵玉是真心喜欢苗英的,在苗英的身上,他仿佛又找到了那种砰然心动的感觉。不管是苗英的野性泼辣,还是对待生活工作的认真,甚至连她的烦恼羁绊,也全都让赵玉如痴如醉,不能自拔,正如他今天所唱的那样:

    “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为你牵肠挂肚……”

    ……

    “咚咚咚……

    “咚咚咚……”

    一大早,赵玉的防盗门,被人有节奏地敲响。

    “谁呀这是!”赵玉迷迷糊糊地下床,嘴里不停嘟囔,“这一大早的,不让人睡觉了?”

    然而,就在赵玉往门镜里看过去之后,却不由得像被闪电击中一般,顿时愣住了。

    原来,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娘!!!

    赵玉的老家在秦山某县的小镇上,距离市区有100公里的样子,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娘,竟然会一大早找上门来!

    关于自己的父母,赵玉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处理?

    所以,长期以来,他一直以应付和推诿为主,要么借口工作忙,要么借口培训学习,始终没有和这个世界里的亲人们见上一面,连端午节也没有回家。

    “咣咣咣……”

    老太太兀自砸着门,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赵玉的娘亲今年已经60有余,由于经常干些重活累活,已然是一位标准的老太太。这么大老远的跑来,赵玉自然不敢不给她开门。

    可是……开门之后,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呢?

    别看赵玉平日里那么嚣张狂妄,可是面对门外的亲娘,却第一次毛了手脚。

    老太太正敲着,谁知对面的防盗门却先开了,身穿睡衣的花花一面刷着牙,一面冲赵玉母亲说道:“喂,别敲了行不行?大妈啊,你找谁啊?”

    “赵……赵玉!我找赵玉,他是个警察!”老太太眉头紧锁地问了一句。

    赵玉一听,知道不能再犹豫下去了,赶紧打开了门。

    谁知,门一打开,他却率先听到了一声狗叫:

    “汪……汪……汪……”但见一头将近一米多高的大狼狗,呼呼地从花花身后钻出,然后便围着赵玉转起了圈。

    “大……大亨?”赵玉先是看了看狗,然后又看了看老太太,张嘴喊道,“妈!你怎么来了?”

    “我的天,住楼房还让养狗啊?这可是怎么说的!”老太太吓了一跳,转身看了看衣衫单薄的花花,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赵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哦……原来是伯母,伯母好!”花花连忙放下牙刷打招呼,然后对赵玉说道,“赵警官啊,大亨的腿已经好了,暂时不要乱动就好,再养几天就彻底恢复了!”

    “哦……太好了!谢谢你了!嗯,妈……”赵玉赶紧指了指花花,介绍道,“这是我邻居……嗯……”

    谁知,老太太根本不理花花,直接迈步走进了赵玉房中。大亨不知道老太太是谁,立刻围着老太太又转悠起来。

    “一边呆着去!”老太太一声震喝,大亨吓得一缩狗头,赶紧躲到了赵玉身后。

    “嗯……”赵玉已经看出,母亲大人是带着气来的,只好跟花花耸了耸肩膀,然后关上了房门。

    “我告诉你啊!”门刚一关好,老太太便没好气地指着花花的方向说道,“这个女的不行,你可别胡乱勾搭!这女人面相发轻,眼角有狐狸纹,应该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妈!”赵玉喊完之后,感觉特别别扭。前世的他,由于长时间地与父母疏远,早已忘却了这个称呼。

    “哼!”老太太怒目瞪了大亨一眼,责怪道,“我的好儿子,看到狗比看到妈还亲,你说你……”

    老太太一面埋怨着,一面抬起头开看向了赵玉,蓦然间,老太太一下子窜了起来,哇呀地大叫一声:

    “哎呀!儿子啊!你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