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306章 特殊的寻仇
    “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你先别走!”眼瞅着苗英就要离开,赵玉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苗组长,说点儿正经的吧,我保证不耍流氓了行不?”

    “正经的?你嘴里什么时候能有正经的?”虽然苗英如此说话,可是被赵玉攥住了手,她却并未挣扎。

    “咱们都是干刑侦的,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赵玉坦然说道,“说说吧,你今天为什么那么反常?”

    “反常?”苗英疑惑。

    “呵呵,别跟我说,你跟那个雷彬没什么关系,我可是神探啊!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赵玉的话一下切中了要点,苗英的脸色一下变得复杂难堪。

    “苗组长!”赵玉抚摸地苗英的芊芊玉手,劝道,“压抑着不好,有时候,还是说出来就痛快了!喏,说说吧……”

    “唉!真是瞒不过你!”苗英无奈说道,“今天看到雷彬,我只想快点离开,不想跟他纠缠的!可是……两边发生了冲突,我又不能走,真是多亏了你!”

    言罢,苗英又叹了口气,这才意味深长地回忆道:“那个时候,我也就十三四岁吧!雷彬是我们一块儿学跆拳道的大师哥,他比我大4岁!不可否认,他长得太帅了,我们这些学跆拳道的女孩子,全都迷上了他,而我……我也不例外……

    “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阴影吧!因为迷恋的关系,每当跟他对打,全都心不在焉的。所以,我的战绩里面,才会留下了这9场败绩!我一直搞不懂,是我真的打不过他,还是因为暗恋他的缘故!”

    “嗯……”赵玉忍不住问,“那后来呢?”

    “后来?”苗英说道,“后来就留下阴影了呗!刚才见到他,忍不住就会想起小时候的青涩!其实,倒是真的很想跟他打一场的,但就是杂念太多!顾虑太多!”

    “靠!”赵玉忍不住说,“我……我还以为你们……怎么着了呢!闹了半天,就因为打架的事啊?”

    “当然了,这还不够重要吗?一个练武的强者,出现这种心理掣肘,是很不应该的!很丢人的!”苗英说完,忽然琢磨过味儿来,忙问,“赵玉,你以为我们有什么?你思想也太污了吧?”

    “我……我也没说什么啊?”赵玉笑道,“放心,我心胸宽广,是不会在乎你的过去的!我只在乎你的身体、金钱还有你的辉腾车!要是咱俩搞了对象,给我开开行不?”

    “唉!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苗英嗔怪道,“你就是一个流氓的脑袋,想不出别的来了也!”

    “行了,”赵玉嘿嘿笑道,依然死皮赖脸地拉着苗英的玉手,“不管有什么阴影,我都给你摆平了!你得怎么感谢我呢?”

    “感谢?”苗英摇头说道,“要真是感谢的话,还是快点儿把这个案子破了吧!要不然,今年极有可能会出现新的受害人!如果人们知道,有这么一个杀人恶魔存在,实在是影响太大了!于公于私,我们都得尽力而为!”

    “嗯!”一提到案子,赵玉这才放开了苗英的手,正经说道,“既然这样,咱们得跟失踪科密切联系,让他们时时关注着,最近有没有人无故失踪?”

    “我已经通知了,赵玉!”苗英亦是严肃地问道,“关于这件案子,我一直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你不如也说说吧……”

    “呵呵……我的想法真的这么重要吗?”

    “废话!前面容阳分局的案子,哪一个不是你破的?”苗英没好气地说,“我说过,我不喜欢你这个人,但是欣赏你的能力!”

    “那好,咱们回家滚床单去吧!滚完了我就告诉你!”赵玉顽劣地说了一句,可是话说完后,一看苗英又捏住了自己的耳朵,急忙更正,“开玩笑,开玩笑!我说,我这就说……

    “咳咳……是这样的!”赵玉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我现在最琢磨不透的,还是凶手的杀人目的!他为什么要把人活活饿死?为什么呢?正所谓快意恩仇,如果是正常寻仇的话,根本没人会使用这种方法的!”

    苗英认真地听着,以前的每一次,赵玉总能找到一些与众不同的观点。

    “要想把一个人活活饿死,然后再把尸体用真空包装,再存进银行,”赵玉说道,“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凶手必须很有耐心才行!他得需要一个不被人打扰的作案地点,而且,保险柜一存就是十年,这个凶手,也必然是个非常有钱的主儿!

    “一个有钱,有时间的人,又有一种把人饿死的怪癖!”赵玉问道,“你觉得,这种说法可以成立吗?”

    “我们查过卷宗,”苗英说道,“至少在秦山,还从没出现过,故意把人饿死的案例!”

    “是啊!为什么要把人饿死呢?”赵玉猜测道,“会不会,凶手是一个特别珍惜食物的人?看不惯别人浪费食物,所以才要饿死他们?”

    “这一点我考虑过了!”苗英说道,“龚秀珍夫妇是清洁工,这俩人日子过得清贫,平日里特别节俭,不可能去浪费食物的!”

    “也是!”赵玉说道,“那样的话,死者应该都是一些肥的流油的人才对!如果怪癖行不通……那就只剩下寻仇这一条路了!”

    “寻仇?”苗英问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没有人会用这种方法寻仇?”

    “对!的确不像是普通的寻仇,但是……不排除是一起特殊的寻仇啊!”赵玉琢磨着说。

    “特殊的寻仇?”苗英不解。

    “对!”赵玉猜测,“比如,凶手之前曾遭受过非法囚禁,差点儿饿死!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法去报复仇人?”

    “可是,”苗英摇头,“咱们没有找到6名受害人的共同点,他们互相根本不认识啊!”

    “人贩子!”赵玉忽然说道,“人贩子呢?要是这6名被害人都是人贩子,一起参与过贩卖凶手,不给他饭吃,现在凶手反过来报仇了?”

    “拜托!”苗英摇头,“立案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查底的,要是嫌疑人参与过非法活动,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就拿佟云来说,她被凶手杀死的时候,只有23岁。凶手如果被人贩卖,必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才对,而那时候,佟云还是小孩儿呢!”

    “那就是,凶手的儿子被人贩子贩卖,儿子被这些人饿死了!所以才会反过来报仇!”赵玉又猜。

    “我说了,死者不是人贩子!龚秀珍夫妇都是老实巴交的清洁工,他们怎么可能是人贩子?”苗英反对,“咱们再琢磨琢磨,是不是,还有别的可能?我觉得,你的想法,或许已经很接近事实真相了!如果凶手不是随机杀人,那咱们就有找出他的可能!”

    “对!再想想……再想想……”

    赵玉同样有这种感觉,谁知,就在他用心琢磨的时候,忽然从窗边吹过一阵冷风,赵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喷嚏过后,奇遇系统应声启动,选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