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99章 天理昭昭
    天气越来越炎热,a组办公室的空调已经开到了最大,可是探员们仍然额头冒汗,心头有火。

    此时此刻,探员们全都围在数面白板跟前,全神贯注地分析着银行存尸案的案情。

    早在王圣尧打赌之前,赵玉也在担心,王圣尧他们是不是早已经找到了破案线索,所以才会口出狂言,信誓旦旦地与苗英打赌?

    可惜的是,赵玉现在没有窃听器之类的道具,所以,他只好铤而走险,趁乱到特别小组的办公室捣鼓了一通。

    结果,当他找到对方的侦查资料一看,发现他们除了新发现的尸体之外,并没有锁定任何嫌疑人。赵玉这才放下心来,撺掇苗英答应了王圣尧的赌约。

    不过,饶是如此,重案组的探员们亦是非常担心,担心最后赢不了对方,反而会被人家羞辱。

    所以,刚刚回到办公室,大家来不及好好品味一下破获了银行大劫案的喜悦,便立刻竖起白板,粘贴资料,进入到了新一轮的工作状态之中。

    根据赵玉窃取来的资料显示,第6名受害者是在秦山银行解放路分行的保险柜中发现的。

    该银行中,还发现过第3名受害者佟云的尸体。

    王圣尧等人还真不是吃素的,他们并不是通过警犬,或是什么先进仪器,而是根据凶手惯用的存柜方式查找到的。

    他们发现,凶手储存每个保险柜都是有规律的,他总是一口气预交十年的存储金,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在保险柜业务中,就算是出手阔绰的富豪们,也很少有人这样交费。所以,他们通过交费记录,很快就把目标锁定了!

    此后,他们又在秦山所有的有保险柜业务的银行中查找了一遍,再没有发现可疑保险柜。

    尸检之后,法医们已经证实,第6名死者与其他受害人的情况一致,也是由于饥饿致死的。

    比对结果也已经出来,死者名叫张洪然,男,今年38岁,乃是一位货车司机。于两年前,在出车途中失踪。车子已经找回,但是人不见了!

    尸检报告上同样指出,该男子死亡于两年之前。

    至此,整个凶手的作案时间段趋于清晰,从7年前的段大成开始,再到最后的张洪然,凶手每年都以同样的手法残杀一人,并且将尸体真空保存进银行保险箱中。

    如果照这种规律推断,那么今年的话,凶手有很大可能会再次出手!

    虽然凶手选择出手的时间没有固定,但此时已经过了6月份,如果不尽快把真凶捉拿归案的话,说不定会有新的被害人出现!

    “我们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死者之间的共同点,除了那对夫妻,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交集!”苗英说道,“所以,凶手随机挑选受害对象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只能从死者失踪的情况,以及银行捕捉到的镜头上展开调查!”

    “的确!”彭欣说道,“我听前辈们说过,刑警们最怵头的案子,就是那种随机杀人案!凶手跟死者没有利害关系,就无法按照常规方法展开调查!”

    “是啊!”小刘说道,“从凶手的办案手法上看,这个人谨慎冷静,心思缜密,留下的破绽很少很少!寻找起来,的确是非常困难!”

    “苗组长!”张景峰说道,“我跟失踪科的人像专家们谈过了,他们说,视频资料上的凶手穿得太严实,无法像银行大劫案那样还原真凶面貌!视频这条线不太好走!”

    “我也查看过凶手的穿着打扮了!”小刘说,“他穿的衣服非常普通,都是大众款,不好寻找!”

    “那……盛放尸体的拉杆行李箱呢?”苗英又问。

    “这个是我查的!”梁欢立刻回答,“行李箱款式不一,没有名牌。我已经把所有行李箱的照片发放下去了!各派出所的民警们,会去各大商场,或是批发市场比对的!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嗯……”苗英皱着眉头,忽然惯性般的把眼睛瞄准了赵玉,说道,“赵玉,赌约是你应下的,你可别告诉我,你连个思路都没有?”

    “有!”赵玉正儿八经地说道,“我的思路就是,咱们派俩人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一旦他们找到凶手,我就去跟他们打架,拖住他们,然后由你们前去抓捕凶手,给他们来个截胡!怎么样?”

    我倒……

    现场的探员们差点儿栽倒……

    “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苗英气恼地说,“我这样跟你说吧,如果咱们输了,我就把王圣尧的三拳算在你的头上!”

    “别别别……”赵玉连忙摆手,说,“我觉得吧,在某些方面看,凶手其实也挺随性的,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心思缜密,所以,破绽应该有的!咱们再仔细找找看!”

    “比如呢?”苗英问。

    “比如……”赵玉指着白板说,“6具尸体,一具藏在了铜川银行;两具藏在了解放路分行;剩下的,则全都藏在了玉华路银行!这个嘛……没有任何规律,看上去,就像是凶手随即选择似的!大家想一想,要是他把6具尸体,分别存到6个银行,是不是暴露的机会会更小一些呢?”

    “不是这样的!”李贝妮忽然插嘴道,“师兄,正好相反!我仔细地分析过,凶手并不是不想把尸体分别存放,而是因为在秦山能够附和存储条件的银行并不多!你看……

    李贝妮指着白板分析:“抛开铜川银行的那一具外,剩下的尸体全都存在了秦山银行的保险库内!这说明,凶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诸多的银行里面,唯有秦山银行的保险库储存制度最为松懈,最为有机可乘!

    “拿铜川银行来说,他们的制度明显要比秦山银行严格,登记必须得实名认证,而且他们的摄像头也是保存时间最长的!凶手只从那里存了一次尸体,以后便再也不敢去存了!

    “此外,像大江银行之类,他们的保险柜管理更加严苛,存储物品的时候,都要经过x光检验!凶手是绝对不敢去那里存放尸体的!”

    “哦……”听完李贝妮的分析,赵玉若有所悟,看来,凶手并不是不想分存尸体,只是达不到条件而已!

    “这一次,秦山银行是吃不了也得兜着走了!”刘学山叹道,“正是因为他们在保险柜方面的漏洞,才让犯罪分子有机可乘!不但杀人凶手可以借此处理尸体,还能让地下黑庄当成安全仓库!银行方面难辞其咎!”

    “你说的对,银行高层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漏洞!”李贝妮拿着一份资料说道,“但是,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好赚钱嘛!数据显示,秦山银行的保险柜业务,是诸多银行里最赚钱的!年盈利可达数百万之多!这可是一笔价值不菲的收入呢!”

    “要我说,这事儿,咱们还得感谢感谢那些银行劫匪呢!”大飞不无感慨地说,“要不是他们误打误撞地撬开了保险柜,不知道猴年马月,那些尸体才能重见天日呢!几十年之后再发现的话,那就更没办法破了!”

    “对啊,这就是天理昭昭!”苗英说道,“人终要为他所犯下的罪恶负责!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应该尽快抓住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还受害人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