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96章 纯纯的活神探
    月朗星稀,初夏无风。

    又是一个夜幕降临的时刻,容阳分局派来凌云市押送罪犯的警车,正在高速公路上急速行驶着。

    五名银行抢劫犯,都被关押在最中央的押送车内,前后则有数辆警车护驾。

    其中,位于车队的最后一辆警车,是一辆大众途观。

    此刻,满脸胡子的大飞负责开车,兰博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而赵玉和苗英,则已经在后座上睡着了!

    忙碌了几天几夜,二人已经是精疲力尽,再也苦捱不住,全都在后座上睡得呼天抢地。

    “大飞哥,”兰博不甘寂寞地对大飞说道,“怎么着,你听说了整个银行大劫案的经过了吗?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咳!我能有什么感觉?”大飞一面认真开车,一面憨憨地回道,“案子破了自然好了!不过,那些歹徒也真够厉害的!那计划真是太完美了!”

    “啧啧……”兰博咂嘴,“不过,我觉得吧,他们还不算厉害,他们的计划也并不完美!”

    “哦?何以见得?”大飞稍感意外。

    “哼哼,要是换做我是歹徒的话,保准比他们厉害!”兰博信誓旦旦地说,“你发现了没有?其实,他们本可以抢更多的东西出来的,根本没必要只抢什么邮票!”

    “哦?是吗?”大飞回忆着说,“我记得,罪犯们说抢太多东西目标太大,不好逃跑啊!”

    “话是这么说,”兰博笑道,“但是只要调整一下计划,还是可以实现的!”

    “哦?怎么实现?”

    “其实,歹徒们前半段的计划都挺棒的,但唯独最后的逃跑计划欠缺考虑!”兰博认真地说道,“要换做是我,我就提前在胡同里面准备两辆三轮车,一辆伪装成快递,把抢来的财物全都放到快递箱里!另一辆则伪装成营运三轮车,搞得密不透风,用来装人!这样一来,岂不就可以满载而归了?而且,还不会被摄像头捕捉到,连乔装改扮都省了!”

    “厉害厉害!”大飞微微点头。

    “这还不算,我还有b计划呢!”兰博得意地说,“车旁边不是有厕所吗?干脆把抢劫来的赃物全都丢进化粪池,等过几天,再搞一辆大粪车,把大粪连同赃物一起吸走!这样一来,案子还怎么破?你说怎么破?”

    “老天!”大飞不由得看了兰博一眼,已然是目瞪口呆,“兰博啊,你魔障了吧?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这种主意也想得出来?这也……太脏了吧?”

    “呵呵,说说而已!”兰博笑道,“其实,我的意思是,要不是那个方毅因为脑子受了刺激,或许这件案子会做得更加完美!更加难破!”

    “行了,这就够不容易的了!”大飞郑重说道,“其实,那个方毅也挺可怜的!他为了一个游戏机而换掉了父亲的邮票,的确是干了一件错事。可是,这件错事,却不应该毁掉他的一生啊!”

    “哦?”兰博有些意外。

    “虽然酿成了严重后果,”大飞认真地说,“但知错就改,洗心革面的话,应该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什么?什么意思?”兰博有些不好理解。

    “其实……”大飞感慨而道,“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方毅的父亲,可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儿子,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的啊?哪个做父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好好地活着?

    “方毅被自己的执念所禁锢了,完全失去了自我。其实,如果当时能有人疏导一下的话,他是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为了那套小小的邮票,方毅把一辈子都押了进去,根本不值得!实在是一种可悲……”

    “哦……”兰博若有所悟,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大飞,“大飞哥,你的话好深奥啊?你学过心理学?”

    “这就是犯罪心理学,咱们都学过的!”大飞认真地说,“我们或许以为,那个无良的邮票贩子,才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对不对?正是这个人的恶毒行为,才促成了方毅一生的悲哀?”

    “是!”兰博点头。

    “但是,从意识形态学和犯罪心理学上讲,还是我们对于心理认知的一种缺失,造成了今天的恶果。”大飞一丝不苟地说,“你想过没有?其实,他父亲的死,终究还是一场意外!可是,不管是方毅的亲人,还是方毅自己,却全都把罪责归咎在了他的头上,无法原谅!

    “从此,方毅便把自己禁锢了起来,认为如果想要解脱,就必须找回那些邮票!要不然,他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意义!

    “其实,如果他能得到有效的心理疏导,或是能够得到亲人们的理解和关心,他是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兰博,”大飞语重心长地说,“每桩罪案背后,都有一公升的眼泪!我们身为警务人员,不光有责任抓捕罪犯,同样有义务解析犯罪的成因,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犯罪发生!”

    “一公升的眼泪?”兰博回忆道,“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哦……我想起来了,是金队长说过的吧?”

    “嗯!”大飞点了点头。

    “嗯……的确!你说得很有道理!”兰博点头,“忽然间,有种神圣的感觉了还!呵呵呵……”

    说着话,兰博伸了个懒腰,却忽然看到了后座上的情景,急忙提醒大飞注意:“哎?大飞……快看,这俩人的姿势……”

    大飞回头一看,但见赵玉和苗英已经在后座上睡得昏天暗地,更有意思的是,俩人睡着睡着,脑袋竟然凑到了一块儿,构成了一个非正规的三角支撑。

    大飞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兰博则笑着说:“苗组长和玉哥真是太牛了,这俩是纯纯的活神探啊!到凌云查案,竟然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把案子破了!这功力……太逆天了!”

    “是啊!有点儿邪门了都,”大飞小声说道,“我刚才还听到有人议论呢,说这种事简直前无古人,五个敢抢银行的罪犯,他们两个,居然一口气全都给捉到了,真是没法形容!”

    “嘿嘿嘿……管他呢!”兰博指着后面的赵玉、苗英说道,“以后啊,只要有这俩活神探在,咱们什么案子破不了?光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就够了!哎……你看你看,又变形了……”

    大飞再度回头,发现赵玉二人睡着睡着,竟然纠缠在了一起,赵玉躺在了苗英的腿上,苗英则歪倒在赵玉的后背,二人叠在了一起。

    “我咔……”兰博咽了口唾沫,极为小心地说道,“大飞哥,要是我给他俩拍张照片,你说回头会怎么样?”

    “嗯……我觉得,你会死得很惨!”大飞很认真地回答。

    “好,那就算了吧!唉!”兰博将双手枕到头后,又说,“大飞,你说,既然咱们已经把银行抢劫案破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全力以赴地破解银行存尸案了?”

    “那是自然!”大飞憨厚地笑道,“这一次,可以专心致志地查一件案子了!看着吧,咱们肯定能抢在那什么专案组的前头,把案子破了!”

    “就是,就是!咱们有一对活神探呢!”兰博附和道,“什么专家?什么精英?让他们全都见鬼去吧!”

    谁知,兰博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上面传来了一条官方消息。结果,当兰博看完信息之后,脸色忽然变了,变得极为凝重。

    “怎么了?什么事?”大飞注意到了兰博的变化,忙问。

    “最新消息!”兰博略显为难地说道,“特别调查小组,刚刚又找到了一具真空尸体!?”

    “啊?”

    惊诧之下,大飞方向盘没有握稳,车子发生了剧烈的摇晃。

    结果,赵玉咕咚一声从车座上甩了下来。然而,极度疲劳的他却仍然未醒,而是趴在苗英的脚下继续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