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86章 玩火自焚的中指
    “咳咳咳……咳咳咳……咳……”

    看到赵玉一面开车,一面作死般的咳嗽,苗英顿时把眉毛挑到了头顶:“赵玉,你不会抽烟,就别抽了呗?要不要紧啊你?你可开着车呢!高速啊!”

    “咳咳……”赵玉又咳嗽两声,这才把烟头从烟灰缸捻灭。

    “啧……”苗英连连咂嘴,“真是搞不懂你这个神经病!”

    “舒服……”赵玉则冲苗英呲了呲牙,一股烟气顺着他的牙缝飘出,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赵玉之所以呲牙喊舒服,乃是因为他刚才咳嗽的时候,又开出了一个“艮坎”卦来!突然得到这么一个卦,他自然是心花怒放!

    一来,他已经连续开出“艮”卦,那说不定,今天就能取得银行大劫案的重大突破;二来他现在有机会和苗英一起出差,是不是……咯咯咯……

    看到赵玉发出杀猪般的奸笑,苗英更是一脸无奈,摇头哀叹道:“唉!混蛋癌晚期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

    兴奋之下,赵玉猛踩油门,车子便像离弦之箭一般,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起来。

    由于出发匆忙,他们开的乃是办案侦查用的捷达轿车,并没有开苗英那辆辉腾。

    车上,苗英一直在反复观看着客运车站捕捉到的嫌犯视频,她的眉头也一直没有舒展开的意思。

    “怎么了,苗组长,你好像在担心什么?”赵玉边开车边问了一句。

    “呼!”苗英先是长长地呼了口气,这才怅然回答道,“没错,我在担心,咱们是不是又走错路了?”

    “走错路?”赵玉看了看外面,“从秦山到凌云只有一条路,怎么会走错呢?”

    “不是你的路,而是……案子!”苗英摩挲着手机说道,“赵玉,要万一,这个化了妆的老人,并不是劫匪……怎么办?”

    “什么?不是吗?”

    “如果,这个老人只是一个普通居民,头套和化妆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年轻一点儿,回凌云也不过是回老家呢?”苗英踌躇着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说?”赵玉忙问。

    “因为,视频上看,这个人的表情特别放松,一点儿没有什么紧张的样子,这可不像是刚刚抢劫过银行的人呐!”苗英说出了自己的推测,“还有,劫匪们的水平那么高,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如果他把伪装摘掉,再来坐车,那我们不就找不到线索了吗?所以,我担心咱们的调查方向错了!”

    “这可不一定!”赵玉劝慰道,“让我跟你说吧,如果是一个正常的人,想要坐车回老家的话,可能连个包儿都不带吗?虽然只有3个小时的车程,但这也算是出远门啊?你看看那些往来车站的乘客,有哪个是空着手的?”

    赵玉这么一说,苗英的眉头拧得更紧了,由于连日来的超负荷劳作,她已然身心疲惫,思维锈钝。

    “那也解释不清……”她捏着额头说道,“难道……歹徒里面有被胁迫的?这是故意留下线索,要我们去解救他?”

    “你呀!”赵玉看到苗英疲惫的样子,再度劝道,“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到了凌云那边再说!”

    “嗯……”虽然苗英嘴上答应,但眉头却依然紧锁……

    两个半小时之后,车子快要下高速了。苗英仰面躺在副驾驶座位上,早已经睡着多时。

    由于连日来的繁重工作,苗英的英姿飒爽已然变成了满身疲惫。此刻,她的头发再不像之前那样清爽飒立,而是显得有些打蔫,皮肤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光鲜靓丽,略显暗淡。

    然而,这一切看在赵玉眼中,却更加真实,更加动心。人世间的美丽有很多种,在赵玉看来,此刻苗英为了查案而精疲力尽,憔悴焦虑的样子,却恰恰是最美丽的那一种!

    一个正值大好年华的女子,却把青春奉献在了终结罪恶的岗位上,这才是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女人,这才是他心目中最美丽的女人!

    由于发际的散开,苗英那被蘑菇头掩藏的耳朵也露出了微微的半圆,赵玉可以看到她那圆润饱满的耳垂。

    而看到苗英的耳垂上空空如也后,赵玉这才想起,早在他最初结识苗英的时候,她耳朵上是打着耳钉的!可惜在那场警校培训的龙虎大战之中,被他一巴掌把耳钉掀飞了!当时,苗英的耳朵甚至都流了血……

    唉!

    回想往日的种种,赵玉也不禁大发感慨,心里还隐隐有些愧疚,当时不该对苗英下那么狠的重手!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当初他不下重手的话,肯定会被苗英打残废的!

    嗯……

    看着苗英的耳垂,赵玉忽然生出一股冲动,他心里想,我要是买一副耳钉送给苗英的话,她会不会接受呢?

    赵玉正想着他和苗英的事情,车子却已经开到了收费站,因为车子上安装了etc,他直接从专用车道开下了高速公路。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凌云市的长途客运站,要到那里去调取曾经载过嫌疑犯的客车视频。

    不料,凌云市的外环线正在修路中,原本宽阔的双向四车道,已经缩减成了两车道,道路两旁都是蓝色的施工护栏。

    更有意思的是,赵玉正在开车前行,前方却忽然冒出了两辆汽车来。而且,这两辆汽车不但开得特别慢,而且还并排着行驶!

    如此一来,赵玉的去路便被这两辆汽车堵住。

    “奶奶个熊!”赵玉忿忿地骂了一句,然后便猛按喇叭,连打灯光,催促前面的车辆让路。

    谁知,赵玉越是按喇叭,两辆车堵得就越匀实,根本没有给赵玉让路的意思。

    赵玉仔细看了看,两辆汽车一辆是别克,一辆是迈腾,这两辆车明显在微微摇晃,似乎开车的人已经醉了酒!

    “靠!”

    赵玉再度狂按喇叭催促,却把正在熟睡的苗英惹火了,苗英闭着眼睛骂道:“别按了!别按了!烦死了!没看见我睡觉了嘛……”

    “嗯……”赵玉也不想吵到苗英的休息,急忙松开喇叭,小声嘟囔道,“麻痹的,竟然挡老子的路!”

    “哼!”谁知,苗英竟然像说梦话似的接了句下茬,“挡路的,撞他!撞死他!”

    “嗯……”

    听到苗英的话,赵玉冷汗都下来了,连忙扭头观瞧,却发现苗英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居然还在梦乡之中。

    哦……原来说梦话呢这是!

    赵玉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心里说话,这苗英不愧外号苗人凤,连说梦话都这么狠!

    撞……我要是真的撞了……

    嗯……

    嗯!?

    谁知,当赵玉再次将目光转向前方的时候,却猛地发现,别克车的后车厢里面,居然有个光膀子的男人在隔着玻璃嘲笑着他!更可气的是,迈腾车的车窗里,竟然还伸出了一个竖着中指的女人手臂!

    那女人嘴里叼着烟,胳膊上绣着玫瑰花,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物。

    “我咔!”赵玉的火气腾得被点燃了,这还了得?我赵天霸矗立江湖这么多年,除了苗英,还从没有人敢跟我竖中指,这……这这这……还了得?

    “喂,苗组长,”赵玉冲睡梦中的苗英说道,“太气人了,前面的车不但不让路,而且还给咱俩竖中指呢!怎么办?”

    “哼!”谁知,苗英竟然又闭着眼搭了下茬,“开枪,打他们!!”

    说着话,苗英竟然还拍了拍别在腰间的手枪。

    “嗯……”

    赵玉先是一愣,自然知道苗英是在说梦话,可是,眼瞅着手枪就在眼前,赵玉的坏心眼却忽然冒出。

    好!

    苗组长,这可是你下的命令,那可就不要怪我赵玉手黑了!嘿嘿……

    说时迟那时快,赵玉伸手拔出了苗英的配枪,然后将手枪伸出窗外,冲着前面的车子就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