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83章 改头换面
    “什么?”梁欢和另一名专家大为惊诧,忙问,“什么错版?我怎么没听说过?”

    赵玉也是抻直了脖子,不明所以。

    “广播体操是普通邮票,”老专家说,“原计划本来就是51年发行的。但是,邮政局印出了1万多套之后,却发现邮票的内容出现了错误,所以根本没有向外界发行,便匆匆收回销毁了!调整之后,这才由52年重新印刷发行的!

    “不过,虽然当年收回的速度很快,但是根据传说,还是有那么一两套流传了出来,至于怎样流出来的就不得而知了,连我师父都是听人传说的,平生并未得见!”

    “哇,这么传奇?”梁欢看着屏幕说,“老贾,那既然谁也没见过,你又怎么知道的呢?到底哪儿印错了?”

    老专家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从手机上调出了网络资料,给梁欢二人看了之后才说:“喏!看出哪里不对来了没?”

    “哦……”另一位专家眼尖,立刻说道,“51年的这个练广播体操的女子,更性感一些,穿得也比较少!而且,邮票的颜色也不一样!”

    “对!”老专家说,“其实邮票本身没有错误,而是邮政局的领导们认为有伤风化而已,所以才紧急召回的!”

    “孤本,错版?哎呀!”梁欢瞪大眼睛,“老贾,那这张邮票岂不价值连城了?你觉得能值多少钱?”

    “呵呵……”老贾笑着回答道,“这个可不太好说,虽然是新票,但毕竟是普通邮票,可又是普通邮票中的极品!所以,我估摸着,按照现在的市场来看的话,起拍价应该能到400万左右!但是,这种东西也很难说,要是有看对眼的,没准儿一千万也有人乐意出!”

    400万?

    赵玉估摸了一下,他以前听说过一种极为珍稀的错版邮票,叫做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市场价也不过几百万而已!既然这几张小小的邮票能达到这个价格,已经够厉害了吧?

    可是?

    400万,值得5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抢银行吗?

    此后,梁欢和二位专家又把其余的邮票一一鉴定,虽然其中也有不少价值不菲的邮票,但总体来说,没有再能比得上广播体操那一套的。

    最后,专家老贾做了一个大致的估算,整本集邮册的价值,约在600万元左右,等于除去广播体操那一套,其它邮票也就只有区区200万元的价值而已。

    如此一来,事情无疑变得更加蹊跷了!

    歹徒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和保险柜中的其他财物比较起来,虽然邮票的体积更小,可性价比却根本不是最高的!

    难道,歹徒们都是发烧友,就是为了抢这么几张邮票?

    或者,这些邮票中还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很快,苗英也知道了鉴定结果,她的感觉也和赵玉一样,十分不解。二人赶紧联系李萌琪那边,问李萌琪知不知道错版邮票的事情?

    没想到,李萌琪还真不知道有错版邮票这回事,她说她当初找鉴定师鉴定的时候,那位鉴定师根本没有发现这套广播体操是错版的。

    李萌琪还说,几年前的确有人想要收购过这套邮票,但一来出价不高,二来她也不想卖!她反正不差钱,便想着把集邮册多囤积几年再出手。

    苗英赶紧问她,还记不记得是谁想要跟她收购的?李萌琪则说,看上这套邮票的可不止一个两个,而且这里面大多都有中间人,她根本不知道买家是谁。

    苗英则叫她仔细回想一下,一定要把买家找出来,银行抢劫犯很可能就在这些买家之中。

    李萌琪自然不敢违抗,当场答应。不过,显然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此时此刻,赵玉想起自己脑中还有一个叫做隐形检定仪的东西,要是能用这东西给集邮册做个鉴定的话,说不定能找到新的发现。

    然而,他们现在根本没有集邮册的实物,只是对着图片的话,检定仪就无法起什么作用了。

    唉,这下可好!他们本以为能够确定保险柜中少了什么,就能找到调查方向,可现在看来,还是未能如愿。

    事到如今,他们唯有监控探头上捕捉到的那些嫌疑人,还能继续调查下去!

    由于当时警方使用了警犬追踪,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银行歹徒应该就在那些摄像头捕捉的视频之中。可是,由于歹徒们已经乔装改扮,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取得太大进展。

    通过进一步的排查摸索,当初被摄像头捕捉到的16个嫌疑人,如今只剩下了9个,这9个人,至今仍未排除嫌疑。所以,抢了银行的劫匪,有极大的可能就隐藏在这9人之中!

    苗英知道,这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重要线索,必须更加认真仔细的对待才行。因此,她早已经从各部门调来了人像辨认方面的专家,开始反复观察这些视频,以图查到线索。

    这一下,赵玉也终于明白,为何捕捉视频的探员们,连买菜大妈也不放过了!5个歹徒只拿着一本集邮册,很可能大部分都是两手空空的,如果扮成买菜大妈,肯定看不出来。

    而且,苗英还猜测,歹徒们会不会已经把邮票从集邮册中取出,只拿着邮票逃走?邮票那么小,装在口袋里面的话,谁又能知道?

    由于现在b组办公室已经被市局的特别调查小组霸占了,两组的探员全都挤在a组办公室内办公。虽然空调开着,却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憋闷。

    这时,张景峰忽然从门口进入,对苗英说道:“苗组长,又排除了两个!”

    说着,张景峰把一份资料递到苗英手中,原来,张景峰通过失踪科的比对,又查明了两名嫌疑人的身份。现在,只剩下了最后7名嫌疑人,而这7名嫌疑人,无一例外地全是男人。

    7选5,随着比例的增大,分析专家们的目标亦是愈发准确。很快,他们就从其中一个嫌疑人的视频中发现了问题。

    那是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穿着一身特别普通的衣服,很像是一个去准备接孙子放学的老爷爷。

    然而,专家门认为,如果他真是一个住在当地,准备接孙子放学的老人,那么就不应该找不到他的信息。

    所以,此人大有嫌疑。

    而且,通过慢镜头播放,专家们又发现在他耳朵边的脸颊上,有一种不自然的闪光。某专家觉得,那很可能是某种胶水的痕迹,这个人的脸颊上肯定贴了什么东西。

    很快,又一位专家发现,老人的头发在微风下的摆动也有问题,他极有可能是戴了假头套!

    这一下,视频中这位老人的嫌疑越来越大。

    难道……这个人,就是劫匪之一?

    虽然视频中查到了线索,可是对于苗英等人的调查来说,却是更加困难。

    因为,如果嫌疑人真的使用假头套或面具之类的东西改变了容貌,那么警方就更不容易查到他们的真实身份了。

    而且,当嫌疑人从视频中消失之后,一旦他们改头换面,改回了原来的面目,那就更加无从查起!

    这可如何是好?

    “同志们!”苗英权衡了一番之后,只好无奈地对探员们说道,“只能使用老办法了!赶紧通知治安处,派人去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等地去实地搜查吧!就算有不到百分之十的希望,我们也必须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