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76章 什么健身房?
    李贝妮还告诉赵玉,说市里派来的调查组,主要负责侦破银行存尸案,至于银行抢劫案,却不是他们主要目标。

    所以,那位副队长告诉苗英,现在只需要容阳重案组去调查银行抢劫案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交给他们就好。

    据悉,这支临时组建的特别调查小组,并不是完全来自市局的人马,而是由秦山各分局的抽调来的精英探员组成。

    前些日子,因为侦破棉岭案的事情,容阳重案组大出风头,对于这些人来讲,自然是有些羡慕嫉妒恨。

    所以,这一次能被市里选进特别调查小组,前来侦破银行存尸案,他们每个人都憋足了一口气,想要好好表现表现,一来为自己的单位争光,二来也想杀一杀容阳重案组的锐气!

    因此,李贝妮说得一点儿都不假,一旦这些人抢在容阳分局前面把案子破了,那容阳重案组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挂掉电话之后,赵玉本想给廖景贤打个电话质问一下的。可是转念一想,却是忽然理解了这些上级领导们的意思。

    因为,现在的容阳分局,可不像侦破棉岭案时那么阵容齐整了,分局正处一个青黄不接的困难时候。

    局长是副局长来代理的,重案组队长也是由组长来代理的。一把手引咎辞职,原队长被人开了脑瓢,a组的队长亦是因伤休假。

    正是考虑到这种种因素,市级领导才会临时组织出这么一个特别调查小组来的。

    也许,领导们本心里都是好意,想要替容阳分局分担一些压力。然而事与愿违,他们这样做,只能增添容阳分局的压力而已。

    至于那些特别调查小组的精英探员们,他们自然也不会这么想,在他们看来,容阳重案组这样一支阵容残缺、方寸大乱的队伍,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一定可以抢在容阳分局前头,把存尸案破掉!

    想通了这个道理,赵玉非但一片淡然,而且隐隐地升起了一股兴奋。

    他最喜欢的,就是有压力的案子,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所以,这支特别小组的成立,反而刺激到了赵玉的神经,让他破案的决心更加坚定!

    也正因为这样,他并没有选择回警局去跟那些特别小组的人扯皮斗狠,而是和梁欢一起,继续调查那个可能存在的地下黑庄!

    不过,对于黑庄这种性质的犯罪,赵玉处理起来,却比普通警探们要趁手得多。他毕竟以前接触过这些东西,熟悉里面的大部分流程。

    赵玉知道,要想调查这种高级的黑庄,最好的办法并不是调查黑庄本身,而是从黑庄的上下两条线查起。

    一条线,就是去找那些高级一些的盗贼与劫匪,这些人知道从哪里销赃,自然可以从他们嘴里找到黑庄的老巢。

    另一条线,则是从当地一些喜欢收藏的大款和富二代公子哥们查起,这些人都是黑庄销售赃物的主要对象,找到他们,同样也可以打听到黑庄的详情。

    只不过,这些人一般都会讲义气,宁可自己坐牢也不会老实交代的,唯有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法”才行。而赵玉穿越前的本职工作,就是对那些不肯老实交代的人,使用这些“手法”!

    因此,他去调查这件事情,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主意打定之后,赵玉便让梁欢留在银行继续调取监控视频,寻找保险柜的线索。而自己则打算去找一些江湖中人,扫听一下大致的情报。

    赵玉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那个已经被关押进大牢的洪志涛。这个自称为洪爷的家伙,曾经在茶海街猖狂一时,对于这种黑庄的内幕,势必会知道一些!

    而且,这家伙现在身陷囚牢,自然比较好审问。再者说,实在不行,赵玉这里还有一个隐形测谎仪呢!给他用一下,不怕他不老实交代!

    于是,赵玉打定主意,便驱车朝监狱方向开去,并且准备打电话联系监狱方面,申请提审犯人。

    谁知,他刚刚拿起手机,手机却率先响了。

    赵玉一看,竟然是小黄毛周洋打过来的。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赵玉也想过让小黄毛等人帮忙扫听一下,可后来一想,这哥几个穷得叮当响,黑庄这么高级的事,自然接触不到。

    可没想到,小黄毛竟然给他来电话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最新消息?

    “喂!大哥啊,”电话里,周洋的声音相当兴奋,“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不是说想要投资吗?我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买卖,您放心,绝对是你想要的那种大买卖啊!”

    前面一听有好消息,赵玉还以为跟破案有关呢,心脏都跟着加快了几分!可后面听到是做买卖的事后,立刻凉了半截回去。

    “这事还真是太巧了!”周洋则兴致勃勃地介绍道,“秃头的盟兄弟藏巴,在一家健身房给人打杂,你猜怎么着,今天忽然传出消息,健身房要低价转让!大哥啊,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我听说,开健身房的老赚钱了!”

    健身房!?

    怎么又忽然冒出健身房来了?

    赵玉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案子,自然没兴趣谈什么买卖,便直接对周洋敷衍道:“那这样吧,我现在正忙着,回头再说吧!”

    “哎?不行啊大哥!你得听我说,”小黄毛急急地说道,“是这样的,人家老板的意思,是想要今天就出手。听说,他可能在债务方面出了点儿问题,急等用钱!要不然,这种好事是绝对不可能轮到咱们头上的啊!”

    “什么?今天?”赵玉撅嘴骂道,“靠,我现在还什么都还不知道呢!哪有这么着急的买卖?”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大哥!”小黄毛极力撺掇道,“这买卖绝对值,就是咱不自己干,你回头一倒手,至少翻一番!华北商厦知道吗?秦山最繁华的商业大厦啊,华北商厦5楼,大半个5楼全都是!你猜,他才要多少转让费?250万才!那些健身器材什么的,全都不要了!怎么样,这活儿干的过吧?”

    “奶奶熊!”赵玉骂道,“250万,还二百五呢你!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看着吧,要不是商厦的合同到期了,就是这里面有什么纠纷,绝对不可能这么便宜!”

    赵玉虽然对健身行业接触不多,但是对于华北商厦却是十分了解,华北商厦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那里面卖的东西全都比外面贵上一倍,到华北商厦消费的人,全都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因此,在这种繁华地带开的健身房,那绝对都是最顶级的配置,区区250万就能转让出手,简直就跟天上掉馅饼一般。

    “大哥,机会难得,”小黄毛说道,“现在有不少摸着信的投资者,都已经往华北商厦赶去了!咱们现在能不能排的上号,还两说着呢!怎么样,您能过去一趟吗?至少也要过去看一看才好嘛!”

    在张嘴的那一刻,赵玉本想决绝小黄毛的。

    可是,刹那间,他忽然想到了自己今天开出的“艮兑”卦来。也是啊!难道说,今天真的有场财运在等着我?如果我去了华北商厦,就能再发一次大财?

    既然这样……

    “好吧!你们在华北门口等着我,我这就到!”说完之后,赵玉急忙调转车头,朝华北商厦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