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75章 竞争对手
    当梁欢把赵玉所说的情况报告给苗英的时候,却意外听到电话中传来一通杂乱的叫嚷声,似乎苗英那边发生了什么骚乱似的。

    “咦?怎么了,苗组长,你那边怎么这么吵?”梁欢疑惑地问了一句,“你在哪儿呢?”

    赵玉听到梁欢如此发问,亦是大为好奇,连忙冲梁欢打了个手势,梁欢立刻领悟,便把手机的免提打开了。

    “没……没事……”电话中传来苗英仓促的回答,电话里可以明显地听到,她身边有着激昂高亢的叫骂声,而且还能听出,叫骂声中有张耀辉和彭欣等探员的声音。

    “我在警局呢!你们怎么样,是不是有新发现?”苗英在嘈杂的声音中回问了一句。

    “喂,苗组长,没事吧?怎么了这是?”赵玉赶紧抢过话头问了一句。

    “没事,没事,警队这边出了点儿小状况,”苗英似乎来到了一个稍微清净的地方,问道,“赵玉,梁欢,怎么样?有收获吗?”

    听到苗英如此发问,赵玉只好把他和梁欢的发现说了出来。苗英听后自然是异常重视,连忙告诉他俩,要他们留在银行继续寻找线索,务必要把这个收购赃物的团伙找出来!

    本来,赵玉还想再跟她说些什么的,可是电话里的苗英似乎非常着急,刚刚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啧啧……”赵玉不禁眉头紧皱说道,“不知道,是不是警局那边又查出什么新东西来了!听上去怎么还骂骂咧咧的?”

    “不会是苗组长又跟谁打起来了吧?我刚才好像还听到栾局长的声音了!”梁欢说道,“小赵,既然这样,那咱俩就接着查吧!咱们去调取一下监控记录,看看都有谁最近动过那三个柜子?”

    “嗯!”赵玉点头,可心里却还在想着苗英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对了!”梁欢忽然想起刚才从手机上调取的开柜记录,忙打开手机界面,指着某图片说道,“这就是那三个柜子的开柜记录了!呦!你看,这三个柜子开的可够频繁的!最近几个月内动过十多次呢!”

    “那当然了!”赵玉说道,“这么大的一个黑庄,买卖自然火爆了!”他指着桌子上的众多财物说道,“这个行当可是太赚钱了!他们最后的出手价,一般比收购价要高出10倍往上!最疯狂的时候,他们甚至还会搞地下拍卖会呢!竞拍价一点儿不输正规拍卖会!”

    “哇……厉害!”梁欢由衷地感叹道,“小赵啊,我干收藏这一行也算有年头了,可从来没想到还有地下拍卖会这一说!你太厉害了,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呢?”

    废话……赵玉在心里说道,老子以前可是没少参与过销赃勾当,不过,每一次都是以打手的身份出现的,主要是负责维持秩序而已。

    “哦……我好像又有点儿顿悟了!”梁欢又说,“抢劫银行的歹徒,八成是跟这个黑庄有仇!抢银行,就是为了把这个非法的组织揭露出来,让咱们扳倒他们!”

    “呵呵……”赵玉摇头笑了,拍着梁欢的肩膀说道,“老梁啊,没想到,你身为重案组探员,思想竟然这么天真!太可爱了你!”

    “什么……什么意思?不是吗?”梁欢意外。

    “在江湖上,这叫做新陈代谢!”赵玉解释道,“你看着吧!肯定是有另一伙人想要介入秦山的黑庄,接手这个一本万利的大生意!所以,他们不惜对银行下手,为的就是把原来的黑庄挤垮,然后,他们就可以建立一个更大的黑庄市场了!”

    “哇塞!这些人,可真够狠的!”梁欢叹道,“既然这么说,那么……如果咱们能找到黑庄的竞争对手,找到那些想要接手黑庄生意的人,就能把银行大劫案侦破了?”

    “理论是这个理论!不过……这些人经营了这么多年,并不是那么好查的!”赵玉保守地说道。

    “那还等什么?走吧!”梁欢满脸兴奋地说,“最近的一次开箱是在一个星期之前,监控上肯定会有记录的,先看看是谁开过这个箱子吧!”

    赵玉点了点头,这才和梁欢一起走出了略显阴暗的保险箱库。

    谁知,他们刚刚回到银行大厅,赵玉的电话就响了。电话是李贝妮打来的,接听之后,手机里立即传来李贝妮局促不安的声音:

    “师兄啊,跟你透露个最新消息,局里现在乱了套了都!”

    “什么?”虽然赵玉刚才从苗英的电话里听出了些不对劲的味道,可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严重,忙问,“怎么了贝妮?快说!”

    “局里的乱套主要来自于好几个方面,你听着啊,我捋一下跟你说,”李贝妮沉了两秒,说道,“首先,唐兆龙局长又递上去辞职信了,这次他可是说什么也不干了!他说自己能力有限,无法应付如此棘手的任务,甘愿回童阳县退居二线去!

    “据说,市里的大领导们本来是不同意的,但唐兆龙心意已决,已经彻底撂挑子不干了!最后,我听上面传下话来,现在咱们容阳分局的大小事务,全都交由栾局长代为处理了!”

    “这应该是好消息啊?”赵玉笑道,“栾局长是老刑侦出身,而且资历深厚,德高望重,由她来主持工作,自然是件好事啊?”

    “话虽如此,但是咱们这么大的一个分局,大局长位置频频易手,实在是对于人心稳定没什么好处啊!搞得人心惶惶的!”李贝妮轻叹一声,忙说,“哦,对了!再说第二件事吧,这件事也不能算是坏事,却也不是什么好事!喏,上级的调令下来了,刘长虎已经调离容阳分局了!”

    “哦?刘长虎走了?”赵玉心里琢磨道,刘长虎一走,那么……苗英是不是马上就要扶正了?而自己是不是有望当个小组长了呢?

    “不是调走,是高升了!”李贝妮说道,“刘长虎调到市局做经侦支队的支队长去了!”

    “我靠,厉害啊!”赵玉叹道,“经侦支队可是个好地方,这家伙后台够硬的啊?不过,他官再大,却也是管经侦去了,跟咱们干刑侦的没有关系!”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毕竟当了大官,希望他以后不要常常惦记你吧……啧啧……”

    “惦记我干什么?”赵玉提醒道,“给他脑袋开瓢的又不是我,还是让苗组长小心点儿吧!”

    “哦,对了,提起苗英姐来,还有一件大事要跟你说呢!”李贝妮赶紧说道,“今天早上,市里忽然来了一大拨人,这些人由市刑侦支队的一位副队长带队,说是来帮助咱们调查银行存尸案的!”

    “哦?”赵玉一听,顿时警觉。

    “这些人挺横了,”李贝妮说道,“来了以后就要求苗组长把b组办公室让出来,并且要把所有的办案资源与他们共享。你想想,咱们的人能干吗?所以就起了点儿小冲突!”

    哦……赵玉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苗英的电话里会如此嘈杂了。

    “可是,这些人是带着市局洪局长的任命书来的,”李贝妮说,“连栾局长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唉!谁还看不明白?这些人说是上级派来帮咱们一起办案,其实就是领导们嫌咱们案子进展太慢,这是给咱们施加压力来了!

    “师兄啊,要是咱们能把案子破了还好!”李贝妮不无担心地说,“可万一要被这帮人抢先把案子破了,那么咱们容阳重案组可就要丢人丢大发了!”